第三十一章 魏然来了(二更)

    戴柔开着布加迪兴奋地驶进了院子,林盈迎了出来,看着布加迪丝毫没有稀奇之处,让戴柔有些失望,看着一脸平静的林盈问道:“盈盈,你知道这是什么车?”

    “布加迪呗。”林盈脆声答道。

    “怎么看你一点也不惊羡呢?以后我们就可以开着它到处跑了!”戴柔兴奋地叫道,欲要挑起林盈的兴趣。

    “和老公的座驾比起来,它什么都不是。”林盈微微一笑,淡淡说着,上前拉住了花芗,开口问道:“姐姐,这位妹妹不会是老公泡的美女吧?”

    “不是,她是售车的勤工俭学学生,受到经理的刁难,我和风就帮了她一下,以后我供她上学,她是我们学院的。”戴柔介绍道:“花芗,这是林盈姐。”

    “林盈姐好。”花芗甜甜叫道。

    “好漂亮的妹子,走,我们进屋!”林盈拉着花芗走进了客厅,曲风吹着口哨走到了门口,揽住戴柔的柳腰便要进屋。

    “老公,我想看看你的车是什么。”戴柔好奇说道,“盈盈说布加迪在你的车面前渣都不是。”

    “差不多吧,因为我的座驾是小型坦克!”曲风笑着说道,他说的并不虚,他那辆乌尼莫克光底盘就纯重二十吨,绝对算得上轻型坦克了。

    “我要见见!”戴柔撒娇说道。

    “乌尼莫克,是梅赛德斯的老板为我订制的,全球只有一辆,你有的是机会看到的。”曲风笑着搂着戴柔走进了客厅。

    刚走进客厅,一道人影便扑在了曲风的背上,曲风一愣,旋即笑道:“然然,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

    “没劲,还想给你个惊喜呢,一近身就被你觉出来了。”魏然从曲风背上下来,走向了沙发,“师祖说你身边有两个受伤的女孩,怕她们耽误你的正事,便让我过来照顾一下,没想到你还真能金屋藏娇,来了首都没十天,就泡了四个极品大美女了。”

    “说的理由真充分,我看是你听到消息后缠着跟来的吧?”曲风坐到了沙发上,看着魏然说道:“告诉你爸没有?”

    “说了!”

    “再说?”

    “讨厌!”魏然啐了一口,“谁让你那天走得那么急的,我追都追不上,好不容易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了,才跑来看看你的。”

    “还回去?”曲风惊愕问道。

    “嗯。”魏然点点头说道:“你交代的事情我得做啊。”

    “胡闹,你爸怎么让你去做?”曲风闻言脸色一变,怒斥道:“你就呆在这里别回去了,扯淡,那件事不是你能接触的。”

    说到这里,曲风突然在魏然脑门上轻拍了一下,斥道:“又不穿内裤!”

    “什么啊,我是来了这里后才脱掉的。”魏然张口答道,紧接着瞪着曲风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没穿?对了,师祖说了,你能透视!”

    这话一出,花芗突然惊呼一声,一下子抱住了酥胸,小脸变得通红,此时的她也知道在汽车展厅,戴柔和曲风的对话是什么意思了,所以才失态惊呼。

    魏然看了看花芗的囧状,问道:“这妹妹怎么回事?你没泡到手啊?在你这大色狼面前还这么娇羞?不像是你的风格啊,都带到家里了,还没泡到手!”

    “做饭去!”

    “不去,我刚来还没休息过来呢。”魏然倒在了沙发上,楚楚可怜地说道,“我做的饭你吃吗?”

    “唉~~你大老婆真不称职!”曲风哀呼了一声,站起身来,便向厨房走去,魏然此时突然从沙发上站起,跃上了曲风的后背,“大老婆去给你打下手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曲风笑着背着魏然走进了厨房,一进厨房,魏然便蹲下身子,将虬龙含进了小嘴中,所谓的打下手就是这样的?

    咽下一口鲜奶,魏然站起身,将小脸贴在曲风背上问道:“吃了几个了?”

    “两个!”

    “姊妹花?”

    “嗯。”

    “内媚之骨,也只有你能配得上她们,极品中的极品。”魏然柔声说着。

    “怎么了?又自怨自艾了?你也不跑不掉的。”曲风一边忙活一边说道。

    “我想做个普通人,不想成为什么高手,我都快忍到极限了。”魏然轻轻说道:“我真的有些羡慕那对姊妹花了。”

    “她俩可不是普通人,应该有青城派的传承,只是极阴之气不散无法修炼罢了。”曲风笑道。

    “和你说的那个女军医一样?”

    “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有一次憋得发疯,喝醉酒说的,那时我才大一,回来还是被那个女军医带回去的,我和她不就是这么认识的吗?”魏然娇笑着,“那时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的嘴能帮你解决呢?”

    “拜托,你那时才十七好不好?再说了我还是你的长辈呢!”

    “切~~小时候天天给你嘬你怎么不说?”

    “我那时借助你的阴柔之力调和体内的真气。”

    “哼~~我还要吃!”魏然说着再一次蹲在了地上。

    午饭后,曲风抱着林薇进屋施针了,魏然和林盈在旁看着,当魏然看到林薇体内流出的腥臭后,惊呼出声,“地阴血毒!”

    曲风笑了笑,抱着林薇进了浴室,林盈收拾完之后拉着魏然回到了客厅。

    “然然,什么是地阴血毒?”林盈比魏然大一岁,跟着曲风叫着问道。

    “你俩碰到他真是幸运!”魏然后怕地说道:“地阴血毒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物种的毒素,中毒者立毙,你姐妹俩因为是极阴之体,所以薇薇姐才能活了这么多年,即使这样,如果没有遇到他,薇薇姐也不会活过二十五岁,明年你们的阴历生日便是她丧命之时。”

    “啊~~”林盈惊呼了一声,也是感到了后怕,回想起自己和曲风认识的过程,还真是幸运,对魏然也起了好奇之心,“然然,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和他是同门。。。”

    “师兄妹?”戴柔插口问道。

    “不是。。。”魏然突然脸红了,嗫嚅了很久,才讪讪说道:“他是我小师叔祖!”

    “我晕~~”三女包括花芗齐齐惊呼出声,林盈愣了一会,突然娇笑道:“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我呸~~”魏然娇啐了一口,“绕你个头,我还得等一年呢,你们慢慢和她绕吧,我只能干看着了。”

    “然然,风到底是什么人?能告诉我们吗?”戴柔好奇问道:“我总觉得风是个大人物,还那么有钱,我想破脑袋也没想出来。”

    “他是我太师祖捡到的弃儿,尽得太师祖真传,也是下一任的昆仑派掌教,十三岁参军,就在首都,十四岁接管一个秘密部门,十七岁时已经是大人物了,总之,在首都,以他的身份,敢惹他的不超过三个人,包括我的师祖,也就是他的大师兄!”

    “啊~~这是为什么?”花芗惊呼道:“难道他是国家主席?”

    “呵呵,妹妹,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的好。”魏然笑了笑,看着抱着林薇从浴室出来的曲风,幽幽说道:“昆仑派几千年的积累,钱只是一个数字罢了,估计他都懒得看那些数字!”

    魏然说到这里,突然嘿嘿一笑,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了一沓现金,百元、五十元、二十、十元、五元和一元的都有,笑道:“这是一万八,是他摆摊三天所得,今天晚上我们去花了它,要让他知道,养老婆,而且是养这么多老婆,不赚钱是不行滴~”

    “我说他怎么一会大方的要命,一会吝啬得像个守财奴呢,没想到还摆过摊啊。”戴柔说起了买车之事,四女齐齐哄笑。

    魏然一来可就热闹了,四女一商量,便开车去了嚎叫酒吧。

    而曲风则留在家中陪着林薇,看到林薇有些失神,曲风笑着问道:“是不是也想去那种地方看看?”

    “有点好奇!”林薇微微笑了笑。

    “那我带你去!”曲风说完便推着林薇出了客厅,这才发现院内没车了,只好除了小区,打车到了酒吧。

    章鱼四人和经理见曲风来到,急忙起身迎接,曲风将林薇抱起,暴熊搬起了轮椅,“她们几个呢?”

    “在楼上豪包呢。”经理答道。

    “给我拿两瓶伏特加上来!”曲风淡淡说了一句,便抱着林薇上楼了,一进包间,暴熊便守在了包厢门口。

    四女在包厢里玩的正疯,下午客人较少,四女在尽情的跳舞,唱歌,来了一个小时,两瓶洋酒已经空了,看着林薇微微蹙眉。

    “让她们玩吧。”曲风笑了笑,抱着林薇坐在了沙发上,不多时一个女服务员便端着两瓶伏特加和一瓶拉斐走了进来。

    “好酒!”看着那瓶拉斐,曲风赞了一声,待服务员打开酒后,曲风递给她几张现钞,服务员急忙摆手说道:“老板,你给的已经够多了,我不能要!”

    “给你就拿着,天天熬夜,多买点滋补品,少买那些不实用的化妆品,另外告诉经理一声,每个女服务员每月增加五百块钱的营养费,男的三百,忙去吧。”

    “谢谢老板!”服务员鞠躬致谢,欢快得跑了出去,没多一会,一道整齐划一的声音便在一楼大厅响起,“谢谢老板!”

    声音将热舞中的四女惊醒,此时才看到曲风和林薇也来了,微醉的她们坐了过来,魏然叫道:“哇,好偏心啊,82年的拉斐,我们也要喝!”

    “这才是你的!”曲风将一瓶伏特加递给了魏然,“酒鬼就该喝这个!”

    “你敢要我就喝!”魏然彪悍地叫道。

    “一边玩去,这不是家里!”

    “就因为不是家里我才玩呢。”魏然很霸气地拧开了瓶盖,从曲风怀中抱起林薇放到了一边,一仰头,便将一口伏特加含进了口中,接着便褪下了曲风的裤子含了进去。

    “你。。。你这个小妖精,又来这招!!!”曲风尖声叫着,被烈酒一刺激,死死按住了魏然的脑袋向口中的最深处伸去,坚持了没两分钟,便哆嗦着一泄如注。

    魏然像是个得胜的将军一般,将鲜奶和烈酒一起咽进了肚内,撇嘴说道:“小样,治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