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你们不配(四更)

    戴柔的车停在了不远处的路边,下车前,曲风扔给了王一鸣一沓现金,“给你媳妇孩子买点礼物。”说完之后便下车坐进了戴柔的宝马车内。

    “先去买点礼物吧,我总不能空着手去吧?”曲风笑着说道。

    “好~~算你有心!”戴柔呵呵一笑,驾车向超市奔去。

    大包小包出了超市,驱车到了市中心的一处豪华小区,对此曲风并不感到奇怪,戴柔开的起宝马就证明她的家境殷实,至于父母是做什么的,他没问。

    他不问不代表戴柔不奇怪,“你根本没问过我家的情况,是不是引不起你的兴趣,不如你威风?”

    “不是。”曲风笑道:“你家境殷实,能留在学校任教,说明你有着很高的音乐天赋,也不缺钱,成就也很高,所以必是从小就受到了启蒙教育,你父母不是艺术家也是和艺术有关的行业,而艺术家一般都很清高,把自己弄得像是清教徒一般,我即便是问,你也会告诉我一些你父母的忌讳和脾性,我不问不代表我笨,我最大的优点就是见风使陀!”

    “我去~~”戴柔啐了一口,“见风使陀什么时候成优点了?”

    “这不明摆着嘛,逆风使舵累死你也到不了彼岸!”曲风哈哈大笑着提起了车内的礼物。

    戴柔若有所思,看着朝前走的曲风,柔柔一声,便追了上去。

    戴柔的家是一复式楼房,接近二百六十平,价值千万以上,一进门便能看到一幅写着疾风劲草的横幅,笔走龙蛇,力透纸背,大家风范十足,无形中有着一股霸气散发而出。

    布艺沙发小巧却又尽显时尚,显然出自戴柔的购买意愿,客厅内的装饰也走得简流,简约时尚,处处流露着一股艺术气息,家中一尘不染,大理石地面上铺着厚厚的毛绒地毯,一双双精致的布艺拖鞋放在门边。

    “爸妈我回来了!”看到客厅没人,戴柔大声喊了一声,并帮曲风换上了拖鞋。

    房门开启之声,传出了一曲优美之声,戴柔看着走过来的一名五十左右的风韵中年妇女问道:“妈,这是曲风,曲风,这是我妈!”

    “伯母好!”曲风礼貌打了声招呼,提着东西走进了客厅,戴母脸上的不愉之色并没有逃过他的眼镜。

    “妈,谁在弹琴?”戴柔拉着曲风坐在了沙发上,伸手拿起果盘中的一个蜜桔拨开递给了曲风。

    话音未落,从琴房中走出来两个人,一老一少,老的五十多点,少的三十不到,打扮合体,白色衬衣、白色西裤,白色皮带,手腕上戴着一块价值不菲的金表。

    老的应该是戴柔的父亲,他并没有询问曲风的身份,也没和曲风打招呼,直接说道:“柔柔,你回来的正好,这位是陈少杰,是名空军飞行员,上校,今天来我们家和你见见。”

    “你好~”,陈少杰也直接将曲风忽略了,朝戴柔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前段时间训练任务重,所以今天才来看看你!”

    “哦,请坐吧。”戴柔并没有伸手,淡淡说了一句便坐回了沙发,脸色也沉了下来。

    “这位是。。。”陈少杰很大度地笑了笑,并不以为意,看到戴柔的第一眼便十分满意,并没有立即落座,而是指了指曲风。

    “曲风!”曲风站起身来伸手自我介绍,“你好!”

    “你好!”陈少杰看了看穿着一身运动装的曲风,也没有伸手,笑了笑坐下了。

    而曲风却没有落座,冲着戴父喊道:“伯父,你好!”

    “坐吧。”戴父没多说话,示意曲风坐下,坐到了单人沙发上,皱眉看着戴柔问道:“柔柔,这是怎么回事?”

    “爸,他是我找的男朋友,至于这位陈先生陈上校我没感觉,更没兴趣!”戴柔开门见山。

    “什么!”戴母尖声斥道:“柔柔,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没和我们商量呢?你还有没有家教了?”

    “我找男朋友是我自己的事,关你和爸什么事啊?”戴柔顶嘴说着,脸色一脸愠怒之色,显然对父母安排的这一幕很是反感。

    “我不同意!”戴父怒道:“柔柔,你是我的女儿,我们为你安排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我和你妈对少杰知根知底,可这位朋友是什么来路你知道吗?”

    戴父戴母显然也没将曲风放在眼里,曲风穿的太寒酸了,身上的运动服根本不是什么名牌货,倒像是地摊货,第一次来家里就穿戴就如此随意,显然家教不行,尽管买的东西不少,但是加起来也没两千块钱,都是吃的,根本不值钱,再说了,谁出钱买的还两说呢。

    陈少杰也趁机问向了曲风,“不知曲先生在哪高就?”

    “哦,我刚出狱,还没找到正经工作!”曲风很老实地答道。

    “什么!”戴父闻言拍案而起,指着戴柔怒道:“柔柔,你太不像话了,竟然带着个罪犯来我们家,我们家家世清白,怎么能和罪犯有来往呢?”

    说着一指陈少杰说道:“少杰家世显赫,仅有三十岁就是飞行团的副团长了,前途不可限量,这才是你的良配!”

    紧接着便向曲风下了逐客令,“曲先生,对不起,我们家不欢迎你,请你离开我家!”

    曲风爽朗一笑,站起身来,看着戴父说道:“我这次来只是陪着柔儿回来向你们报声平安的,并不是专程上门看你们的,既然你们不欢迎我,我离开便是,只是像你这种自恃清高的艺术家,眼睛和心中全是权势和铜臭味,修养也没见得高得了哪里去!”

    说完之后,冲着陈少杰点头一笑,便朝门口走去。

    戴父戴母气的浑身打哆嗦,指着曲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倒是陈少杰站起来沉声喝道:“曲风,你必须向二老道歉!”

    “哦,陈兄说得对。”曲风穿好鞋看着戴父戴母说道:“对不起了,我说话可能以偏概全了,失言之处还请原谅。”说到这里,曲风一指客厅正墙上挂着那幅字说道:“不知道你们从何处得来的,取下来吧,这四个字不适合你们!”

    转身打开了房门便走了出去,出门后便骂道:“尼玛的,是哪个王八蛋把我的字送给这对夫妇的?晦气!”

    “你们太过分了!”戴柔突然怒吼出声,“曲风怎么说也是我的朋友,不但帮过我还救过我的命,你们只因他无权无势便恶言相向,这就是你们艺术家的涵养吗?我看你们比他还没教养!”

    “啪~”戴父气的给了戴柔一巴掌,“你。。。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捂着被打得脸蛋,戴柔发疯一般吼道:“你们凭什么管我的事?我两岁你们就把我交给爷爷奶奶出国了,爷爷奶奶养了我十八年从来没打过我一下,你凭什么打我?就凭你给了我生命吗?我是有娘生没娘养的野孩子,不是你眼中的大家闺秀,更不是小家碧玉,我长这么大没靠过你们,我被狗追的满街跑的时候你们在哪?我被同学嘲笑时你们在哪?爷爷奶奶去世时你们在哪?到底是谁没有教养?一回国就四处巴结权贵,拿着我当交易筹码,从今天起,我和你们断绝关系!”

    陈少杰愣住了,戴父戴母也呆住了,戴柔擦着泪水,起身欲走,看着拦住自己的陈少杰说道:“对不起,让你白跑一趟了,我知道你们陈家是豪门,但我修养不够,不知礼仪,配不上你的家世,而且我已经是曲风的女人了,请你让开!”

    “戴柔,你冷静点!”陈少杰厉声喝道:“他们毕竟是你的父母,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戴柔冷声反问,瞪着陈少杰冷声问道:“你凭什么管我家的事?就因为你是豪门大少吗?你只是一个上校而已,还是副团长,在一品大员多如牛毛的首都你算得上老几,你别*我说粗话,让开!”

    “嫁给我能让你步入上流社会,父母也会欣慰!”

    “以我的条件勾引你父辈都足够了,我要想进入上流社会,给你当后妈比嫁给你要快得多!”戴柔的彪悍真的不是普通女子能比的,一把推开陈少杰的胳膊,穿上鞋走出了家。

    哭着跑到楼下,发现曲风正在靠墙抽着烟,遂疾步本来过去,一把抱住了曲风,“我以为你走了呢。”

    “你要了我的初吻,我还得让你负责呢,怎能这么就走了呢?那岂不是便宜你了?”曲风刮着她的小鼻子笑道。

    “讨厌~”戴柔破泣为笑,看了看那辆宝马跑车,从包里拿出钥匙扔进了驾驶座上,“这是他们给我买的,我不稀罕,现在还给他们!”

    “呵呵,我们走回去?”

    “我不,我要你背我!”戴柔娇嗔了一句,一下子跳到了曲风身上,一夹双腿,“驾驾,马儿马儿快点跑!”

    “好唻,现在我背着你跑,过几年让你背着我儿子跑!”曲风大笑着高吼着,背着戴柔便朝小区外跑去,丝毫不顾路人的惊奇目光。

    一对小情侣看到这一幕后,女的也跳上了男友的背,“快跑,你现在背着我跑,我以后也背着你儿子跑!”

    曲风背着戴柔离开小区之后,一辆挂着军牌的奥迪a8驶进了小区,从车上下来一名身穿上将军服的将军和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两人脸色凝重,在后面车上下来的警卫保护下走进了居民楼。

    戴父戴母和陈少杰正在郁闷,房门被敲响了,陈少杰去开门,打开房门后看到上将后脸色一呆,旋即敬礼,大声吼道:“首长好!”

    “军人?”

    “报告首长,空军xx师xx飞行团副团长陈少杰!”

    “不错,年少有为,稍息吧。”将军说完便看向了身后的中年人。

    中年人一露面,戴父戴母便惊呼道:“陈副市长!”

    “老朋友啊,我送你的那幅字今天我得收回去了。”说着指了指写着疾风劲草的横幅说道。

    “为什么?”戴家夫妇愣住了。

    “首长说了,你们不配拥有他的字!”上将沉声喝道,向后一挥手,便有一名黑衬衣黑领带黑裤子黑皮鞋带着黑墨镜的年轻人走到横幅前,轻轻一跃便横幅取在了手中,回到了上将身边。

    上将将字拿在了手中,一言不发便转身离开了,陈副市长搓着手说道:“老朋友啊,我们两家的事就算了,我先回去了。”说完看了一眼陈少杰,骂道:“陈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玩意!还他吗的副团长,要不是你老子,你连连长都当不上,回家给我领二十辊的家法!”

    “是,大伯!”陈少杰顿时就蔫了,到现在他都不知道错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