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伪灵眼(二更)

    回到别墅后,曲风想起了自己的透视眼,坏笑连连,打开房门径直走向了林薇姐妹的卧室,向着床上看去,兴奋地一下子便跳了起来,只见被窝里躺着两个一丝不挂的大美人,纤毫毕露,唇瓣边缘还挂着一颗晶莹的水珠!

    “强,真是太强了,居然能看的这么清楚,哈哈,以后可以大饱眼福了,不管大姑娘小媳妇,还是、萝莉、御姐、熟妇我想看就看,也不用管什么冬天夏天了,在我面前都是摆设!”

    兴奋地退出了卧室,匆匆冲洗一遍后,兀自兴奋地睡不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悠然抽着烟,忽听一阵房门轻启声,扭头一看,便看到戴柔打开了房门,看到曲风在,便轻轻欢呼了一声,从二楼跑了下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戴柔劈腿坐在了曲风的腿上勾住了他的脖子,笑着问道。

    “刚回来,洗了个澡抽根烟!”曲风笑着说道,“你这件睡裙真性感~~穿你身上真好看。。好看~~好看~~”

    曲风说着,脸色慢慢变了,像傻了一般,喃喃自语,“好看。。。好看~~好看尼玛个头啊~”急急地按灭了烟头,不顾脸色大变兀自挂在他身上的戴柔,抱着她便冲进了林家姐妹的卧室。

    林家姐妹被惊醒,看着曲风抱着戴柔冲进来,相视一笑,以为曲风又要胡闹呢,便准备逢迎,却不料曲风上前就向两人身上摸去!

    “我艹,你俩竟然不盖被子也不穿衣服睡觉,这。。。”曲风大吼了一声,紧接着“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尼玛啊,我以为我真能透视了呢,结果你丫的骗我,我的美女啊,我的萝莉啊~~”

    “老公,你怎么了?”林薇轻声问道。

    “没什么,老公我受刺激了。”说完之后,六神无主地拖着戴柔走出了卧室。

    “你到底怎么了?”戴柔瞧出了不对劲,抱着曲风柔声问道。

    曲风看了看她,伸手便往睡裙内摸,却被一只小手打掉了,茫然看了一眼戴柔,失魂落魄地又往裙下摸,捏住了一片肉臀,俯身去拿桌上的香烟。

    余光掠过自己的脚面,依旧是光脚,怔怔地点燃香烟,突然惊恐地大叫了一声,慌不迭地将戴柔往沙发上一放,急速冲出了客厅,对着屋顶大喊道:“嗜血!”

    嗜血闻声从窗户便探出了半个身子,出声问道:“老大,什么事?”

    “尼玛,大半夜值夜也不穿衣服,小心感冒!”曲风怒骂了一声便进了客厅。

    嗜血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扭头对与自己一起值夜的狂人和哈勃问道:“老大怎么了?我明明穿着衣服呢,难道我没穿衣服吗?”

    等曲风回到客厅中后,林薇和林盈也穿上睡裙来到了客厅,看着一脸悲愤之色的曲风,谁也不敢开口发问。

    “都看着我干什么啊?”曲风仰头长叹一声,靠在了沙发背上,悲吼道:“老天爷,你玩我啊,你怎么不直接玩死我啊?亏我还兴奋了一路,结果只能看男人不能看女人,你这是诚心恶心死我啊!”

    “老公,到底怎么了啊?”林薇此时才敢开口发问。

    “老婆,来,让我抱抱,安慰一下我这受伤的心灵吧。”曲风抱过林薇搂在了怀中,戴柔见状便欲发飙,却看到曲风的大手伸进了睡裙内,而林薇没有丝毫的反抗,遂若有所思地眨了几下眼睛。

    “到底怎么了?”林薇追问了一句。

    “唉~~我为你施针之后不是出去了嘛,因为我接到了大师兄的电话,便跑到箭扣长城那里去了,结果在那里找到了一对龙珠,那龙珠是好东西,融进了我的体内,就像是做梦一般,最后我发现我能透视,你不知道我那个兴奋劲啊,急急回来试验,看到你俩躺在床上一丝不挂,我以为是真的呢。”

    说到这里,曲风突然伸手在林薇翘臀上拍了一下,“晚上睡觉不盖被子也不穿衣服,着凉了怎么办?”

    “是你自己心术不正,一定是想着到大街上看其他美女的身体吧?”林盈坏笑着揭穿了曲风的内心想法。

    “是又怎么了?我现在还是能透视!”曲风很是怪异地说道。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一直对曲风刚才的举动惊奇无比的戴柔突然哈哈大笑,捂着肚子蜷缩在沙发上笑个不停,上气不接下气。

    “笑,你使劲笑,小心把你的胸笑爆了!”曲风没好气地说道。

    林盈惊讶之余,扶着戴柔问道:“姐姐先别笑,你知道就说呗!”

    戴柔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曲风喷笑说道:“他。。。他。。只能。。。不行,我先笑一会再说,哈哈,哈哈~~”

    曲风的脸都黑了,戴柔依旧笑个不停,旋即怒哼了一声,抱着林薇进卧室去了。

    他离开后,戴柔才渐渐止住了笑声,扶着林盈的肩膀笑道:“他那透视眼只能看到男人不穿衣服,哈哈~~对女人无效~~”

    林盈先是怔了一下,旋即也忍不住了,也趴在沙发上大笑出声,没一会,卧室中也传出了林薇的大笑声,曲风黑着脸又抱着林薇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拍打着翘臀,神态愤恨无比。

    “老公,我不笑了,我安慰你一下!”林薇止住了笑声,在曲风脸上亲了一下,让曲风把自己放在了轮椅上,自己则是到了曲风身前,俯下身子脱掉了短裤,张开小嘴*了虬龙。

    “你们。。。”戴柔尖叫一声,如兔子一般从沙发上蹦起,逃也似的跑到了楼上,死死地关上了房门,摸着发烫的俏脸,恨声骂道:“狗男女,也太不地道了,守着我还那么肆无忌惮。”恨恨地倒在了床上,又喃喃自语,“他的那东西看着好恐怖~”

    自顾自臆想了一会,想到曲风先前的囧状,再次大笑出声。

    林盈笑了一会,起身将客厅的灯关上了,只留下了墙角的黄色小灯,自己则是爬到了沙发上,骑在了曲风脖子上,双腿放在了沙发靠背上,“老公,我也要!”

    “不管,谁让你笑我来着!”曲风伸出手捏住了两只**,大嘴却歪到了一边。

    “我错了还不行嘛,我现在不笑了啊。”林盈娇声说着,两只小手扳过曲风的脑袋,美轮美奂的桃源便堵在了大嘴之上。

    交完公粮,天色已经大亮,被曲风大力冲击后的姐妹俩睡着了,曲风起身去准备早餐,就算姐妹俩不吃,楼上还有个人要吃的,自己也得吃,忙了一晚上真有些饿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曲风一边准备早餐一边沉思着,“只看男不能看女,难道这是一条母龙脉形成的龙珠?难道龙脉也分公母吗?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不能看女的呢?”

    想着想着,曲风恨恨将手中的东西摔在了地上,破口大骂,“老子又不搞基,干嘛让我看男人的身体啊?我自己看自己的就行,我靠~”

    郁闷地做好了早餐,曲风上楼去叫戴柔起床吃早餐,一扭房锁,竟然没锁门,也没在意,便推开了房门,入眼之处,戴柔一丝不挂躺在床上,不由奇道:“这女人怎么也喜欢这口!”

    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床边准备为戴柔盖上被子,入手之处,却发现戴柔身上竟然有被子,惊异之下,便伸手进了被中,顺手摸了上去。

    被摸的戴柔迷糊中感到一只大手在自己身上游走,时不时划过自己的一些敏感部位,不由轻声呻吟出声,在两只**被握住之后,她突然惊醒了,条件反射般踹了出去,尖声叫道:“非礼啊~”

    “非礼你个头!”曲风抱住她吻住了那张小嘴,让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听到是曲风的声音,戴柔硬硬将声音咽了回去,热吻了一阵后,伸手便给了曲风一个耳光,“臭流氓,敢趁我熟睡时摸我!”

    曲风挨了一下,不怒反笑,坏坏地看着戴柔,“好美的玉门,就是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

    “你。。。”戴柔脸色突然变了,一只手又朝曲风脸上抽去,嗔骂道:“曲风,你太过分了,竟然趁我睡熟了偷看我!你想看我就让你看个够!”

    戴柔发飙了,一掀被子便从床上站了起来,脱下睡衣扔到了曲风身上,接着一条内内也扔到了曲风脸上,一把抓住曲风的脖子按到了自己双腿之间,“要你看,你不是想看嘛,姑奶奶让你看个够!”

    小腹下方有着一小撮柔软微黄的体毛,整齐有序地覆在玉门上方,除此之外,一丝杂毛也没有,嫣红的凸起时隐时露,娇嫩的粉红唇瓣静静关闭着,如同春茶的嫩芽一般,细长却又有着优美的弧度。

    “好美!”曲风情不自禁地赞了一声,伸出舌尖在上面舔了一下,戴柔如触电般颤抖着,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呻吟声,随着曲风的一次次*,她双眼迷离,春水泛滥,最后双腿一软便倒在了床上。

    “色狼,看够没有!”戴柔媚声阵阵,娇羞问道。

    “没够,好美的玉门,看一辈子都不会看够的。”曲风一边大肆啃吃着,一边轻声说道。

    “不行了。”戴柔尖叫一声,双腿死死夹住了曲风的脑袋,整个娇躯绷紧僵直,好一会才软了下来,粗喘了几下,伸脚将曲风踹了出去,“大色狼!”

    踹出之后,戴柔旋即坐起,惊异地看着曲风,惊声问道:“你刚才能看到穿着衣服的我?”

    “嘿嘿,我摸你只是想证明一下,没想到竟然一亲芳泽,真是意外之喜啊,哈哈~”

    “你。。。”戴柔娇羞一片,想起自己刚才的彪悍,竟然一时痴了,回味着刚才的美妙感受,也忘记了问为什么了,双腿微微分开,羞声说道:“我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