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龙脉现世(一更)

    两天后,章鱼四人去了酒吧坐镇,嗜血八人守卫别墅,别墅三层被封闭,八人就住在三层,至于怎么上下就是八人的事情了,总之不管楼下怎么闹腾,八人听不到就是,至此,曲风心才稍安了一些。

    戴柔也在这两天恢复了过来,请了一周的假,安心呆在了别墅中,每天看着曲风忙进忙出伺候林薇,她心中不期然升起了一股醋意,认为林薇是在装可怜,以博得曲风的宠爱,可是当她看到曲风对于自己的要求也一律满足之后,这股醋意又消失于无形,又开始吃林盈的醋,认为林盈是以身体争宠,可是看到曲风每晚都搂着二女入睡后,醋意又没了,到了此时,她也想清楚了,自己吃醋的原因不是别的,就是自己还没成为曲风的女人。

    她一直等着曲风的主动,却发现曲风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色狼,无奈之下,只好自己主动,就在她挖空心思想到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时,曲风却突然离开了别墅。

    曲风是连夜离开的,刚为林薇施针完毕,连后续事情都是林盈做的,当戴柔看到了那散发着浓浓腥臭味的卫生纸后才知道曲风这几天究竟在为林薇做什么,她的心被深深震撼了!

    四合院中,曲风启动了乌尼莫克,他的大师兄说道:“小师弟,震动是从箭扣长城方向出现的,据我估计,应该是长城下面的龙脉出现了变化,你沿着坍塌的城墙走,应该会有发现。”

    “我明白了,大师兄!”曲风点了点头,启动了车子,驶出四合院后,便朝首都郊外驶去,时速达到了二百六十迈,夜里巡逻的警车追了一段后便颓然放弃,车子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拐上绕城高速,时速赫然骤升到三百,一个小时后,曲风便到了箭扣长城城墙之下,箭扣长城山势险峻,没有任何人工修饰的痕迹,充分体现了古长城的惊、险、奇、特、绝,这里山峦连绵,车辆根本无法通行,曲风将车子停在小镇的酒店停车场内,开了一个房间,自己却从窗户跃出,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这里。

    沿着古城墙走了一公里左右,一股潮湿的发霉气味刺鼻而入,曲风走到另一侧边缘向下一看,惊然发现在城墙的下方出现了一个两米见方的塌方洞口,潮湿之气正是从这里面发出的。

    纵身跃下城墙,仔细观察了洞口一会,曲风便闪身跃下,足足下降了五米左右,才落到实地之上,仔细观察着身体四周,曲风发现这是一条密道,密道通向哪里缺不清楚,密道两边刻画着晋代风格的石刻和石雕,但是雕刻手法却又像南北朝时期的,总之有些混乱,曲风甚至还发现了唐朝吴道子的名画石刻,当真是匪夷所思。

    沿着通道一路前行,曲风心中的疑窦越来越多,石刻的笔画越来越粗糙,有的甚至还没完成便转移到下一幅石刻,而且布局愈发混乱,走了百十米之后,石刻忽又变得清晰条理,而这一幅石刻竟然是制作青花瓷的完整工艺图。

    “我擦,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出现这种石刻?这竟然是唐青花的制作工艺,这年代差的也太远了吧?难道是哪个古代大能穿越了?”曲风毫无头绪地猜测着。

    再次前进了几十米之后,前方突然出现了亮光,曲风心中一动,疾奔而至,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样,在通道的尽头,有两颗珠子闪闪发光。

    “龙珠!”曲风脱口而出,低头沉思了一会,遂自语道:“是了,这一定是唐代安禄山之变时修炼的密道,目的就是挖掘这里的的龙脉,也许正是挖掘了这里的龙脉,才使在这里称帝的安禄山兵败被杀!难道是郭子仪的手笔?”

    曲风盯着两颗龙珠看了一会,这才转头看向了周围,周围空空如也,没有丝毫人来的迹象,越发肯定自己的推测,“为什么这两颗龙珠还在?当时没有被取走呢?这可是好东西啊!”

    曲风围着两颗悬浮在虚空中的龙珠转了几圈,并没有发现可疑迹象,这才一拍脑门自骂道:“我真是被这龙珠惊糊涂了,龙珠形成最少也要几万年,看着龙珠的形态也就成型一千多年,估计安禄山被灭之时,龙珠还未成型呢!”

    说到这里,曲风一跃而起,伸手便抓向了两颗龙珠,触手之下,龙珠似乎是有灵性一般,急速缩小,紧接着便透过指缝钻进了曲风的双目之中!

    短暂的失明之后,曲风再次睁开了双眼,周围的景物变得更加清晰,甚至能看清颗颗尘沙,低头看着脚下,却发现自己未穿鞋,惊悸出声,曲风一摸自己的双脚,鞋子依旧在脚。

    “我靠!透视眼?”曲风惊呼了一声,旋即变得兴奋无比,“如此一来,那些美女在我面前岂不是都是一丝不挂地任我观赏?”

    兴奋了一会,曲风又愁了,“我总不能人人都看啊,要是看到朋友的老婆岂不是罪过,要是按照我的心意看就好了。”

    说话间,曲风竟然再次看到了自己脚上的鞋子,反复试验了几次后,一蹦三尺高,“火眼金睛啊,哈哈,我快赶上孙悟空了,真他吗的过瘾,老子因为龙脉之事被关了三年,现在总算得到补偿了!”

    兴奋地正欲向回赶,走出几步便又停下了,“不对,有龙珠必会有龙筋,龙珠如此神奇,那龙筋肯定也不是凡物,既然出现在长城之下,我总不能让人毁了长城在这里建墓地吧?对,龙筋必须找到!”

    心意开启,透视眼又出现了,就像随身带了一个显微镜,曲风一点点查看着,终于,他发现了一个拇指粗细的圆形小洞,掏出军刺,便在小洞上挖掘了一会,不多时便看到一截晶莹剔透的白色棍状物,捏住一端拉了出来。

    “如意金箍棒?!”曲风愕然自语道:“真让我做孙猴子吗?”

    可是把玩了一会,长达两米的白色棍子也没变小,不由气馁停止了把玩,抗在肩上便向回赶,临走时还未忘记把自己制造出来的痕迹全部抹掉。

    曲风离开没五分钟,两条粗如儿臂的血色蚯蚓便钻出了地面,四只小眼睛对着虚空看了看,又钻回了地下,消失了踪影。

    如果这一幕被曲风看到,一定会认出这两条蚯蚓便是血蚺,专门吸收龙脉中的龙气进化为伪龙,从而达到寿命极限,如果机缘得来,便会化身为龙!

    虽然只是传说,但龙脉一说却并非全是空穴来风,曲风的际遇便说明了一切,尤其是那两颗龙珠和被他抗在肩膀上的龙筋!

    看了看离着头顶接近六米的洞口,曲风骂道:“忘了栓根绳子,这么高我怎么上去呢?三四米还行,五六米不是我的轻功能达到的。”

    说着便欲放下龙筋拿手机,却发现龙筋的弹力十足,“哈哈,有办法了!”

    曲风将龙筋浅浅插进了土中,解下鞋带拴在龙筋一端,然后轻轻跃起,在龙筋顶端一踏,身形便拔起,双手搬住洞口边缘便翻身上去,龙筋也随之带出了洞口,收起龙筋,身影刚消失在洞口边缘,那两条血蚺便再次出现了,依旧迷茫消失在地面之下。

    “这龙筋如何处置为好呢?以血蚺的神奇,肯定会找到成型的龙珠和龙筋,地面坍塌就是龙珠和龙筋现世之时,我一旦将龙筋搁置,血蚺便会寻踪而至,如果是认为饲养的话,那就太可怕了,有一段龙筋便能感应到其他龙脉所致,如此一来,我哪还有工夫对付敌人,就是前来骚扰之人也让我疲于应付了。”

    沉思了一会,曲风决然说道:“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我就试试精血行不行,如果不行我就放到昆仑山去,我就不信未进化到伪龙的血蚺敢跑到昆仑山的龙脉中去!龙脉之祖,震也震死这些小爬虫了!”说完之后,曲风真的用军刺在手指上戳了一下,将鲜血滴在了龙筋之上!

    奇迹发生了,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出现在脑海中,曲风学着神话电视剧中的台词喝道:“收!”

    龙筋倏然也钻到了他的体内,化为一尺多长的纹身附在了右小臂之上,心意一至,龙筋便从小臂中伸出,这一下,连曲风都被吓着了。

    “艹,我是不是玄幻小说看多了?出现幻觉了?这样也行?”但事实就在眼前,不由得他不信,足足过了十分钟,上空传来的直升机的轰鸣声才将他惊醒,兔起鹘落消失在密林之中。

    他的身影堪堪消失,直升机便到了洞口上方,几道绳索坠落而下,紧接着几道身影便顺着绳索落到了洞内的通道中,几人刚松开绳索打开手中的强光手电,忽然轰隆之声突兀地响起,洞口便开始坍塌,几个人还未来得及爬出洞口,便被山上滚落的大石砸在了洞内,通道连续坍塌,沿着长城城墙蜿蜒而行,几百米的距离让古城墙变得更加险峻了。

    直升机盘旋了一会,便再次飞走了。

    曲风看着飞走的直升飞机,再看了一眼坍塌的洞口,“幸亏跑得快,否则老子也被埋在里面了。”说完之后,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飞快地朝着镇上奔去,回到小旅馆,装作有急事般退掉了房间开车回到了市区。

    将情况和自己的大师兄说了一遍,大师兄只是笑而不语,直到曲风走时才说道:“造化机缘,却之逆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