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直接回家(四更)

    曲风驾车到了分局刑警大队,此时整个分局灯火通明,辖区出现命案,而且涉及到了艺术学院,分局局长也不敢马虎,亲自坐镇审问,还没问两句,上头的电话便一个个打来了,意思很明显,要严惩凶手,整治酒吧,有的甚至直接提出了酒吧停业整顿的处理意见,让他苦恼不已,人家酒吧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够倒霉了,还让人家停业整顿,明显就是看上了人家的地方了嘛。

    正在苦恼之时,房门被敲响了,“进来!”没好气地吼了一句,房门打开之后,他看也没看,怒吼道:“又是谁打电话来了?就说我不在!”

    “好大的火气啊,吃枪药了?”曲风的声音响起。

    “啊~~”局长抬起了头,瞪大眼睛看着曲风,突然像是见了鬼似的,指着曲风惊恐地叫道:“你。。。你。。。”忽然身子一直,敬礼吼道:“首长好!”

    “去尼玛的首长,都哪辈子的事了!”曲风笑骂了一句,指着座位说道:“坐吧。”

    分局局长坐下后,这才问道:“首长,你怎么来了?”

    “你们抓了我的女人,我不来不行啊。”

    “什么~”分局局长双臂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一字一句地问道:“那个戴柔是你的女人?”

    “老子毛长全了,难道不能有女人吗?”曲风抬手拍了他的大檐帽边缘一下,“你以为我还是那个你叫的没毛首长?”

    “嘿嘿~”分局局长讪讪笑了笑,坐回了座位,忽然摘下帽子朝桌上一摔,恨声骂道:“麻痹的,都是什么什么人啊?不管有没有权力,凭着家族的势力和地位就向我施压,要我朝那个酒吧发难,他吗的还有没有正事啊?”

    “是柳家吧?”曲风淡淡笑着问道,伸手拿起了桌上的香烟,叼了一根在口中。

    “除了这个柳家还能有谁?”分局局长愤声说道,“现在越来越过分了,不就是一号首长的老首长嘛,也太嚣张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嘛,可以理解!”

    “首长,你。。。唉~~我真不想做这位子了。”

    “和老子讲条件是吧?”曲风拿起桌上的文件夹便拍在了分局局长的头上,“你大把年纪了还真好意思!”

    说着拿出一枚硬币大小的金牌扔给了分局局长,“拿去吧,瞧你这点出息!”

    “哈哈,哈哈~”分局局长拿着这枚小金牌突然放声大笑,比自己得了一个大元宝还高兴,在金牌上的狼头上猛亲了一口,有些得意忘形地挥手说道:“去吧去吧,去接你的老婆回家吧,我就不送了。”

    “三天后给我把天狼令送到酒吧去,酒吧老板是我!”曲风冷冷留下了一句话,便转身走了出去。

    “我的妈啊,我刚才是不是得意忘形了?”分局局长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看了看手中的金牌,又得意地笑了,三天足够做很多事了。

    “尼玛,你不带我去,你那些虾兵蟹将认得我?”曲风去而复返,开口就骂。

    “呃~~我忘了这茬了。”分局局长急忙收好天狼令,戴上帽子跑出了办公室。

    叫走了审讯室的警察,曲风挥手让众人离开了,自己缓步走进了审讯室,缓缓问道:“姓名!”

    “戴柔!”戴柔头也没抬,此时的她眼睛红肿,显然是哭过了,一点精神也没有,双眼显得很空洞,回答也是机械式的。

    “年龄”

    “二十六!”

    “身高!”

    “一米七七!”

    “职业!”

    “大学教师!”

    “三围!”

    “87。。。”

    戴柔一愣,从发呆中清醒过来,缓缓抬起了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曲风,足足愣了一分钟,突然放声大哭,带着手铐的手漫过曲风的脑袋搂住了他的脖子,“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咋了?一见钟情了?”曲风调侃着,伸手到了脖后,一用力便将手铐捏断了,拿过扔到了地上,紧接着军刺出手,戴柔脚上的脚铐也离身而去。

    “嗯,后悔没有以身相许。”戴柔哭泣道:“我不想死时还是个处女!”

    “这事好说,回家我就让你以身相许!”曲风大笑道。

    “回家?”戴柔愣了一下,此时才发觉自己身上的手铐和脚铐早已离体而去,瞪大眼睛看着曲风,“你。。。”

    “我是来救你的,那些警察都被我杀了,快点跟我回家吧。”曲风拉起戴柔的小手就要朝外走。

    “你疯了!”戴柔突然拉住了曲风,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你混蛋,你怎么能为了我做这种傻事!”

    曲风闻言就乐了,“逗你呢,现在你可以回家了。”

    戴柔揉了几下脑袋,这才清醒过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那间酒吧就是我的,你说我能不知道吗?”曲风笑了笑,拉着戴柔走出了审讯室。

    分局局长此时站在了门口,曲风缓步走到他身前,“知道怎么说吗?不用我教你吧?”

    “我是想问,我是先说还是先调人?”

    “我看你年龄越大越糊涂,不调人你怎么震慑人家啊?就凭你你脑袋上的大檐帽吗?”曲风怒喝了一声,最后说道:“我不在首都,怎么圆和我无关,如果我被骚扰,我就把你送到我呆了三年的地方去!”

    “艹,你都关三年,我去了还不得被关三十年!”分局局长丝毫没有了风度,怒骂了一声,转身便跑了。

    “他好像很怕你!”戴柔惊疑地看着跑远的分局局长对曲风说道。

    “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啊?”曲风微微笑了笑,接着正色说道:“我和他只是很熟而已,我对他说你是我的女人,所以才能救你出来,你这次可跑不了了,先说好啊,不准打脸,也不准打鼻子!”

    戴柔脸红了一下,突然娇呼了一声,曲风低头一看,才发现戴柔的鞋子没穿,小脚丫被石子咯了一下,呼痛出声。

    曲风横抱起戴柔走到了车旁,将她放到了副驾驶座上,开车离开了分局,直接回到了别墅之中。

    “你真把我带回家了啊?”戴柔看着还亮着灯的别墅客厅说道:“我这个样子怎么见伯父伯母啊?好丑的。”

    “我无父无母,家里的人是我的两个女人,你将是第三个,如果愿意呢我就带你进去,如果不愿意我就送你回住处,好吗?”

    “我呸!你还说和我是初吻呢,现在露馅了吧,家里都有两个女人了。”戴柔啐骂道:“你这个色狼,流氓,送我回家,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你这个大骗子,把我送回公安局也行,只要别在你这个恶心的家伙家里!”

    “好吧!”曲风苦笑了一下,便要倒车。

    “你真狠,真要送我走啊?”戴柔突然恨恨出声,又是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我晕死,女人心海底针,还真没处琢磨!”曲风苦笑摇了摇头,熄火下车,抱着戴柔走进了客厅。

    “啊~~姊妹花!”戴柔看着一模一样的林家姐妹,先是惊呼了一声,紧接着又咬了曲风一口,“我就说了你是专业级的流氓大色狼了,这么极品的姊妹花都被你骗到手了,你还骗我是初吻,真够无耻的,你的脸皮怎么那么厚呢?”

    林盈捂着小嘴笑了笑,开口问道:“这位姐姐就是下雨那天抽你的那个人吧?”

    “嗯。”曲风将戴柔放在了沙发上,“她对我还是很温柔的,下午酒吧里一个地痞调戏她,直接被她杀了,我刚从警察局把她弄出来,就直接带回家了。”

    “看来你那天是捡了条命回来的!”林薇也打趣笑道。

    “应该是,我先去给她洗个澡。”曲风看着娇羞不说话的戴柔,笑道:“你们三个也真是的,都得我为你们洗澡,我不想看都不行!”

    “无耻!”三女闻言齐齐喝骂出声。

    曲风笑着看了看林薇,柔声问道:“需要去厕所吗?”

    “嗯!”

    曲风弯腰抱起林薇走进了卫生间,让戴柔大吃一惊,惊声问道:“这是。。。”

    “我姐姐高位瘫痪,以前腰部以下没知觉,这几天遇到他才有所起色。”林盈轻声解释道。

    “那你呢?”

    “我是回家路上被他碰了一下,有些骨裂,我们就这么认识了,这些天他一直在照顾我们。”

    “他说你们是他的女人,是真的吗?”戴柔不确定地问道。

    “是真的,就在下雨那天晚上。”

    “一龙二凤?”

    “现在是一龙三凤了。”林盈突然促狭一笑,“你来了正好,我和姐姐正愁着伺候不了他呢。”

    “不是吧?他是人还是牲口?”

    “平时是人,一到床上就是牲口!”

    “不信,你俩四个洞还伺候不了他?打死我也不信!”

    “打不死就信了!”林盈嬉笑道,忽然看着戴柔说道:“姐姐,你好漂亮,和他真是般配!”

    “你们也不差,我见犹怜,谁见了都想一亲芳泽的。”

    两女说话间,曲风抱着林薇走出了卫生间,放在轮椅上后看着戴柔问道“你自己洗还是我帮你洗?”

    “我又不是残废!”戴柔脱口而出,当她看到曲风变了脸色时,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对林薇说道:“妹妹,我不是说你,我无心的,你被介意啊,姐姐嘴太快了!”

    “姐姐说笑了,我妹妹以前还这么说呢。”林薇很大度地原谅了戴柔,微微一笑,说道:“姐姐去洗洗吧,让老公给你做点饭吃,估计你晚饭都没心情吃。”

    “我去给你拿睡衣。”林盈从沙发上下来,朝着卧室走去,“老公买了好多新衣服,我和姐姐都没穿过的。”

    曲风的脸色此时才缓和了下来,在林薇扭了他一下后,才对戴柔说道:“你先去洗澡,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吃完好好睡一觉,明天就没事了。”

    “谢谢”戴柔点了点头。

    曲风走进了厨房,顺便为林薇姐妹做了一点宵夜,等戴柔从浴室出来也同时做好了,看着里面真空穿着半透明睡衣的戴柔,曲风幽幽说道:“这才是勾引的最高境界,比你俩*裸的诱惑境界高多了!”

    “欠抽!”三女齐齐喝骂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