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刀枪无眼的下场(三更)

    曲风面不改色,冲着经理喊道:“给我拿两瓶伏特加来,度数最高的那种!”

    经理被曲风喝醒,递过来两瓶伏特加。

    “你敢跑我便先砍掉你的双腿,再挖掉你的眼珠子!”曲风冷冷说了一句,正欲跑出的四眼男子止住了脚步。

    “刀枪无眼,我怕你的小弟伤到我,还不滚过来护着我点!”曲风又是一声怒喝,四眼男子哆嗦着走到了曲风身前。

    “想死想活?”曲风看着他寒声问道。

    “想。。。活。”看着寒光闪闪的军刺,四眼男子颤抖着说道。

    “想活可以,把这两瓶伏特加喝干了就带着你的手下滚,否则,你们就都留在这里!”

    “啊~~”四眼男子傻眼了,接着便泪奔了,“大哥,你行行好,这是伏特加啊,我平时一杯就会醉,你却让我喝两瓶,你还不如杀了我呢。”

    “这么说你是想死了?那我就成全你!”曲风说着便提起了放在吧台上的军刺。

    “我想活!”四眼男子急忙说道,扑通一下给曲风跪下了,“我喝”

    “识时务者为俊杰!”曲风淡淡笑道:“这间酒吧的老板连我都不敢招惹,你们这些混蛋玩意也敢来这里撒野,说说吧,是谁指使你们来的?”

    像是被提醒一般,四眼男子看着两瓶伏特加咽了口唾沫,急急说道:“是柳家,柳家二公子派我们来的,他想霸占这家酒吧,拆除后盖成高层别墅,用作潘柳两家联姻的新房!”

    “果然是这样!”曲风心中暗暗冷笑,紧接着问道:“那下午的命案是怎么回事?那个老师真杀了人了吗?”

    “是的,那个老师叫戴柔,下手极狠,用的是一个洋酒瓶子,一下砸在了百会穴上,我那名兄弟便死了!”

    “哦,警察和你们有关系?”

    “有。”

    曲风还欲再问,酒吧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走进来几名身穿黑色装扮的人,曲风冷冷一笑,遂说道:“几位先生,阴鬼帮在此办事,请速速离去,小心刀枪无眼伤了诸位!”

    “你算是什么东西?”为首的一名大汉不屑厉声喝道:“我黑沙帮看中这个宝地了,叫你们老板出来,要么卖给我们,要么关门大吉!”

    “这年头什么牛鬼蛇神都敢自称为帮派,把华夏内地当成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港岛了吗?”曲风嗤笑道。

    “放肆,不给你点厉害你不知道天高地厚!”为首大汉的口吻根本不像是混社会的,倒像是看家护院的保安。

    “回去告诉你家主子,这家酒吧的保护费我收了,以后也归我保护,不管是黑沙帮还是阴鬼帮都给老子消失,再不走,刀枪无眼,地上的人便是你们的下场!”曲风冷声喝道。

    “小子,你挺狂啊,竟敢在公共场合杀人,谁给你的胆子!”大汉怒喝一声,伸手便朝腰间摸去。

    “你敢携枪私斗,是谁给你的胆子呢?”曲风冷笑着问道。

    “我是帮警察抓人!”为首大汉怒吼道。

    “抓你吗个鬼啊!”曲风讥笑道:“帮派什么时候成了警察的手下了?难道现在的世道变了?”

    “你。。。”

    “你敢掏枪我就让你倒下,你可以试试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刀快,刀枪无眼,下场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起的,三思而行啊。”曲风淡淡笑了一下,拧开了一瓶伏特加,敲着桌子看着四眼男子,“继续,否则就把它喝光!”

    “我。。。”四眼男子看着几名黑衣大汉咽了几口唾沫,不敢说话,犹豫了很久,突然抓起伏特加,双眼一闭便向口中灌去。

    为首的黑衣人冷笑了一下,并不阻止,但放在腰间的手并没有放下。

    四眼男子喝完一瓶后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曲风踢了两脚,朝着那些阴鬼帮之人喝道:“还不快滚~等死呢?”

    众人如蒙大赦,抬起四眼男子急急如丧家之犬逃出了酒吧,酒吧内瞬间只剩下了曲风和几名黑衣大汉。

    曲风旁若无人地拧开了一瓶伏特加对嘴喝了几口,这才幽幽说道:“你敢拔枪就是死罪!”

    “你到底是谁?”为首的大汉厉喝道。

    “怎么?怕了?”曲风戏谑问道。

    “怕你个鬼!”一名大汉怒喝一声,掏出手枪对准了曲风,“你再敢说一句我毙了你!”

    曲风看都没看一眼,幽幽说道:“在我没有发怒之前,赶紧在老子面前消失,否则别怪我,刀枪无眼,你们越界了!”

    “艹,看你怎么怒!”拔枪的大汉说着便打开了保险,正欲扣动扳机,却见寒光一闪,自己持枪的右手便齐腕而断,足足过了三秒钟才惨嚎倒地!

    “你到底是谁?”为首大汉怒吼着,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枪,几名手下急忙按住了他的胳膊,一人抢走了他手中的枪。

    “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你们是谁?”曲风淡淡说道:“你们是虎,是狼,不是狗,古有虎狼之师,却没听说过走狗能做什么,回去好好想想吧。”

    说着对着经理一招手,做了一个点钱的手势,经理会意,立即送上了五万现金,曲风将五万现金向身后一扔,准确地落在了断腕之人身上,“带他去医院也许还能接上,只是从此之后他不能开枪了。”

    “我想知道你是谁!”为首大汉嘶吼着,并没有去拿地上的钱。

    “知道我是谁的代价是生命!”曲风冷声喝道:“如果是这样,你还想知道吗?”

    “想,就算死我也要死个明白!”为首大汉说着从同伴腰间拔出手枪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然后冷冷对着同伴说道:“你们几个带他去医院!”

    “队。。。老大,你不要冲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先回去再说!”手下急忙阻止着为首大汉的行为。

    “滚~~老子的话难道你们也不听了?”为首大汉怒吼着,照着每人身上踹了一脚,剩下之人含泪抬着断腕之人离开了酒吧。

    曲风淡淡一笑,对着经理说道:“拿瓶洋酒来,再拿一个杯子。”说完之后便走到了角落中的一个卡座上,大汉举着手枪坐在了曲风的对面。

    酒不多时便送来了,曲风打开酒,为大汉倒了一杯,自己举着伏特加酒瓶说道:“干了这杯我再告诉你。”

    大汉一怔,旋即一饮而尽。

    曲风微微一笑,轻轻吐出了两个字,“天狼!”

    “啊~”大汉一哆嗦,手指便扣动了扳机,只是他快寒光更快,未等他扣下扳机,手中的枪便变成了两半,人却毫发未伤。

    “瞧你这点出息,还学人家黑社会,你这么多年接受的训练都去哪里了?甘心为人鹰犬为祸社会?”曲风冷声怒斥道:“你们的工作是保卫而不是做走狗,尽丢军人的脸,给老子滚,老子不想看到你。”

    说到这里,曲风扔出了一沓现金扔给了大汉,“柳家你是回不去了,回去后等待你的也是军事法庭,去东海找公安局长魏明峰,就说我让你去的,他会为你安排好一切的,以你的身手不用我派人保护你吧?”

    “不用!”大汉向曲风敬了一个军礼,然后转身走出了酒吧。

    “把这些尸体处理掉。”曲风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直接扔垃圾堆,这些人是倭国人,让那些小鬼子哭去吧!”

    “老板,你怎么知道?”经理疑惑问道。

    “你看看他们的内裤,再看看他们的袜子就知道了。”曲风淡淡说了一声。

    经理去检查了一遍,正是倭国男人经常穿的尿片内裤和分趾袜子,最后恨声说道:“扔垃圾堆还有人给收尸呢,我连夜扔到野生动物园去!”

    “呵呵,好主意,去办吧。”曲风笑了笑,“那个老师被哪里的警察带走了?”

    “分局的刑警大队!”经理答道。

    “我知道了。”曲风点了点头,“等刑警支队的邢队长来了之后你再运尸体,否则你出不了市区,我去看看那个老师。”

    “是,老板!”

    “对了,你手里的枪不是摆设,下次再有人闹直接开枪射杀,多杀几个人就没人敢来闹事了。”曲风在出门前厉声说道:“你眼毒,好坏应该分得出来!”

    “我明白了,老板!”经理神色微微一凛,旋即明白了曲风的意思。

    曲风这才一边给刑利打电话一边走出了酒吧,驾车直奔分局刑警大队,他前脚刚走,刑利便到了,他也是为此事而来,看着地上的十几具尸体,对着经理说道:“尽管闹,哥给你兜着,别杀好人就行!”

    此话一出,经理和服务员都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