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酒吧里的命案(二更)

    第二天一早,曲风便给魏明峰去了电话,告知了柳黛儿和潘岳的行踪,最后说道:“这很有可能是个圈套,你要严密注意倭国来往的船只,血蚺对核原料很是敏感,我怀疑倭国大地震造成的核泄漏让血蚺感知到了,柳黛儿和潘岳去东海的目的便是交易那种药液!”

    “不会吧?如果是这样,你怎么解释柳黛儿和你的关系?”魏明峰迟疑问道,“还有那枪击案!”

    “欲盖弥彰!只能这么解释!”曲风淡淡说道:“也许柳黛儿也只是一枚棋子而已,总之在事情真相没有查清之前,你那里万不可疏忽,同时通知海军相关部门,注意异常动向,我现在不方便出面,怎么编你看着办!”

    “好吧。”魏明峰只好答应了下来,于私,曲风是他的师叔,于公,曲风是他的上司,这两方面他都不能违抗。

    挂断电话后,看着趴在自己腿上吞吐的林薇柔声说道:“走了,去晒太阳了。”

    “我吃了再去!”林薇吐出来说了一句,加快了节奏,并让曲风握住了自己的胸部增加他的快感,吃饱了之后这才舔着嘴唇让曲风推着自己到了院中。

    三人上午便坐在客厅里聊天,午饭后,为林薇施针完毕后,曲风为林薇换上了一套泳衣,推着她来到了后院的游泳池边,又抱着林盈放在了躺椅上,自己则抱着林薇下水了,开始教林薇游泳。

    水中运动也是恢复一种手段,在水中泡了两个小时,筋疲力尽的林薇才被曲风抱上了岸,晒着日光浴,从未享受过这种生活的林薇感受如同梦中,感激着曲风的细心,感受着曲风那点点滴滴的爱,再一次哭了。

    心意相通的林盈也哭了,以曲风的财势和长相,完全可以去找比自己更优秀的女人,根本不用伺候一个残废,可曲风不但做了,而且事无巨细都是亲力亲为,尤其是一天最少三次的清除秽物,换个人早就烦了,可曲风却是却来却细心,尤其是关系进一步发展后,更是疼爱有加,无微不至,任谁也会感动流泪的。

    “好好的,怎么又哭了?”曲风笑着抱起了林薇,又揽住了林盈。

    “老公,有你就是幸福!”林盈哭着说道。

    “废话,我不是每次都让你叫的最欢吗?看你那样就知道你很幸福了。”曲风调笑道。

    “坏蛋~”林盈破泣为笑,啐了一口。

    “进屋了。”说着背起了林盈,推着林薇进入了客厅。

    进入客厅后,林盈突然从曲风背上跳到了地上,哈哈大笑着坐到了沙发上。

    “你小心点。”曲风怒斥了一句。

    “没事了啊。”林盈站起蹦了几下,“一点也不疼了。”

    “那也得小心,伤筋动骨一百天呢,你才四天!”

    “好吧,那你就再受累几天吧。”林盈幸福一笑,坐到了沙发上。

    就在这时,曲风的手机响了,曲风拿起电话一看,是酒吧经理打来的,便接通了电话,“老板,你终于接电话了,酒吧出事了,这件事得你亲自处理了。”

    “什么事,慢慢说。”

    “酒吧里发生了命案,下午两点多时,艺术学院的一名老师来酒吧喝酒,被一个地痞流氓调戏了,这名老师便用酒瓶子砸了地痞一下,结果地痞就突然死了。”

    “哦,和我们无关啊,让警察带走那老师不就完了吗?”曲风淡淡说道。

    “可那地痞的老大非要我们赔偿,叫了一百多人赖在酒吧里不走,现在根本无法营业了。”

    “让他们在那里呆着吧,我晚点过去。”

    “是,老板。”

    曲风挂断了电话,冷笑了几下,拍拍无聊吞吐着虬龙玩耍的林盈说道:“今天早点吃晚饭,吃完我去酒吧一趟。”

    “嗯!”二女脆声应了一声。

    曲风很快做好了晚饭,三人吃完后,林盈抢着收拾碗筷,“我都好了,以后这些活我来做,你一个大男人老是下厨房不是那么回事!”

    “我现在有时间伺候你们就多伺候一些,等我忙起来你们就得伺候我了。”曲风在林盈脸上亲了一下,收拾好碗筷走进了厨房,收拾妥当之后,这才走进了卧室,换上了运动长裤,顺手将另一把金枪交给了林盈,“强闯这里的,直接开枪!”

    “嗯!”林盈演示了几遍步骤后,脆声答应了。

    曲风这才出了客厅,开车直奔酒吧,停好车后,他赫然发现酒吧门口停着一辆异常熟悉的宝马跑车,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叹了一声,便进入到了酒吧。

    “给我来杯伏特加!”曲风坐在了吧台上,对吧台里面的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还没说话,曲风的肩膀便被一只手按住了,“这里今天不营业,你去别家吧,否则你只能爬着出去了。”

    曲风佯装怕怕的样子扭过了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彪形大汉问道:“大哥,为什么啊?”

    “你哪来的这么多废话,让你走你就走,再不走就留下吧!”大汉怒喝道。

    “留下做什么?”曲风弱弱地问道:“你请客吗?”

    “找死!”大汉一瞪眼,挥拳便向曲风脸上击去,下一刻,便响起了一声哀嚎。

    只是哀嚎的不是曲风而是那个大汉,他的手腕已经被曲风生生拿住折断了,半跪在地上不住的痛呼,这一变化让其他人齐齐变了脸色,十几个人便向这边围了上来,手里拿着酒瓶、刀子和木棒。

    “小子,没想到你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混哪条道的?”为首一人厉声喝道。

    “酒道!”曲风淡淡说着,冲着服务员招了招手,经理见状,亲自为曲风倒了一杯伏特加,曲风端着伏特加抿了一口,看着为首的大汉说道:“来这里就是喝酒的,你问我混哪条道是多此一举。”

    “我们阴鬼帮在这里办事,还请给个薄面,事成之后,我们帮主定会亲自登门谢罪!”就在这时,一名干瘦的四眼田鸡分开众人走到前面抱拳说道:“还请这位兄弟放了我这名小弟!”

    “哦,原来你们是帮派啊?我还以为是聚会呢。”曲风笑了笑,松开了大汉,当即便有两个人上前扶着大汉退了下去,“你们为什么要在这里捣乱啊?”

    “不能说是捣乱,我们来这里主要是因为我们的一名帮派成员只是和一个客人开了几句玩笑话就被砸死了,这酒吧应该负有连带赔偿责任,所以我们来这里为那名死去的兄弟讨还一点公道!”

    “听起来没什么不可。”曲风点点头,“但为什么不让我在此喝酒呢?”

    “这。。。”四眼男子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沉吟了一会方才说道:“我这些兄弟脾气暴躁,我怕起了冲突不小心打扰了你喝酒的雅兴!”

    “连带赔偿责任不过十几二十万罢了,难道这酒吧赔不起吗?你们也用不着如此兴师动众嘛。”曲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让经理满上了一杯。

    “阁下是不想离开了?”

    “正是!”

    “那我只能告诉阁下,刀枪无眼,一旦伤了阁下,那我只能说声得罪了!”

    “哈哈,哈哈。。。”曲风闻言发出了几声狂笑,旋即冷声喝道:“我混了九九八十一条道,你这个四眼田鸡还是第一个敢威胁我的人。”说到这里,曲风突然伸手一抓,便揪住四眼男子到了跟前,摘下了他的眼镜骂道:“不长眼的东西,竟敢威胁老子,瞎了你的狗眼!”

    随着话音,曲风抬起一脚便将四眼男踹了出去,四眼男子当即口喷鲜血。

    “给我宰了他!”四眼男子指着曲风怒叫道。

    “你们死的人还不够多,竟然在公共场合叫嚣,那我就再让你们多死几个!”曲风眼神一冷,看着围向自己的十多名提刀男子,怒哼了一声,右脚一抬,军刺便被握在了手中,紧接着闪电般刺出!

    十几个提刀之人还未来得及近身,便纷纷捂着心口倒地而亡,除了脸上的惊骇之色外,心口的伤痕竟然很小,还没有一般的螺丝刀捅的伤口大!

    随着砍刀落地之声,酒吧里的静的落针可闻!

    又是十几条命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