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言出必践(二更)

    姐妹俩一晚之间同时被破瓜,体内蕴藏的极阴之气一举将曲风的佛魔功推到了第二重巅峰,实力虽然更强了,但麻烦也随之而来,没有欢喜禅诀的调节,佛魔二气必会失衡,曲风随时都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但是二女特殊的体质硬硬将其遏制住了,而曲风此时却是一天也离不开二女的压制了,这也是他的大师兄要他亲自出马、天地交泰的原因所在。

    本来按照曲风的计划,是先不动二女的,却没想到自己根本没忍住,二女的内媚根本不是能轻易抵挡得住的,而在破瓜的当晚,林盈受到了元阳之精的滋润后,伤处便出现了麻痒,愈合速度最起码增加了十倍,到了第二天早晨,已经能轻微触地了。

    吃过早饭后,曲风照样帮两人做好所有的事情,便要出门。

    “你做什么去?”林盈娇声问道:“昨晚也算是新婚之夜了,你就不能陪着我们?还要出去泡妞?”

    “什么泡妞啊,我是去办事,昨天不是说了嘛,我得把那个姓许的揍一顿,让他肚子里没有任何东西,替薇薇出气的,你们在家呆一会,我去去就回!”

    “你还真去啊?”林薇惊道。

    “当然了,我得女人受了欺负,我要十倍找回来的。”曲风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便走了出去。

    待曲风出门后,林盈轻声问道:“姐姐,你昨晚舒服吗?”

    “嗯,要不怎么会那么大声?”林薇娇羞道:“有了知觉就是好,虽然现在还不能动,但总能带给他一些欢乐了。”

    “姐姐,我真的爱上他了,才三天,真的不可思议!”林盈叫道。

    “看出来了,你昨晚那样子都像是以身饲虎了,小时候那么怕疼昨晚上却那么主动,我都感到惊讶。”

    “姐姐也爱他对吗?”林盈笑了笑,“他不嫌弃我们俩,希望他的其他女人能和他一样。”

    “你真的以为他是酒吧老板?”林薇愣愣问道。

    “难道不是?”

    “傻妹妹,一个普通的酒吧老板会有那么老的师兄吗?这别墅和那辆车乌尼莫克越野车加起来足有上亿,岂是普通人能拥有的?”

    “姐姐,你是说他还有特殊身份?”

    “肯定的,他就是我们一直等待的真命天子,你现在没事了就先修炼吧,我身体痊愈了再说,极阴已破,否极泰来,我们姐妹俩终于看见曙光了。”

    “嗯。”林盈点了点头,也笑了。

    曲风开车出了别墅,直奔林盈以前的公司,关于地址他早就问清楚了,对于那个许总对林薇的侮辱之事,曲风说什么都不会释怀的,一开始他的确可怜姐妹俩,清贫却又相依为命,视对方如生命,他感动过,只想帮帮姐妹俩,谁也没想到自己的善举竟然让他抱得美人归,还助他提升了一大截实力,既然是自己的女人了,也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将车停在公司门口,曲风来到公司接待前台,“我找一下许总,有点事情,你能帮我叫一下吗?或者我自己上去找他!”

    “对不起先生,许总还没到。”前台接待正说着,突然一指门外说道:“许总来了。”

    曲风转身一看,那个姓许的正走进大厅,坏坏一笑,便迎着走了上去,“许总你好啊,我来兑现我的诺言了。”

    姓许的吓得倒退了几步,指着曲风惊恐地叫道:“你别乱来啊,这是公司,是潘家下属的公司,你敢在这里闹事一定不会有好结果的。”

    “哦?是吗?”曲风嘿嘿一笑,“没看出来,潘家对你这么重视啊?潘家可是首都的豪门啊,那么有钱怎么没给你这个副总一栋别墅住啊?”

    “你到底想干什么?”姓许的尖声叫道。

    “我说过了啊。”曲风按着十指啪啪直响,又晃了晃脑袋,脆响连连,“但愿你早上吃饭了,否则只能将你苦胆水都揍出来了。”

    姓许的闻言立即尖叫道:“保安!保安!”

    “就算是公安来了也不能让你逃脱!”曲风淡淡笑着,在别人眼里是人畜无害的,但在姓许的眼里却是恶魔般的狞笑。

    一边喊着保安一边退到了大厅的一角,惊恐地看着曲风,哆嗦着说道:“你别胡来,就算潘家你不放在眼里,但柳家你不会不知道吧?柳家在这里是有股份的,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柳家一怒,定会迁怒于你,到时你的房子和车子一定会被拿走,变成一无所有的穷光蛋的。”

    “呵呵,是吗?我真的很害怕啊!”曲风微微一笑,突然出手了,一拳击在了姓许的肚子上,姓许的一弯腰,早上吃的早餐便吐在了大厅的地板上。

    “好了,早上这一顿就到此为止了,中午我再来,如果你害怕,可以翘班的。”曲风不屑一笑,便走出了大厅,留下了一众目瞪口呆之人。

    “这人有点意思,也许能从他口中得到一些内情!”一边驾车一边想着,计划逐渐在脑海中定型,而昨晚上自己的假设似乎越来越真了,想到最后,曲风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驶进小区,赫然看到别墅门口停着一辆路虎,看了看车牌,曲风不由骂道:“这家伙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开车进了别墅后,一道人影快速从客厅内跑了出来,跟着起亚车一直跑到了车库,见曲风从车上下来,直接就来了一个熊抱,大叫道:“老大,我想死你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曲风诧异地看着眼前之人,指了指客厅,“屋里说!”

    “魏叔告诉我的。”

    “屁话,他知道我在首都可不知道我住这里,给我说实话!”曲风敲了一下脑袋:“昨晚上在门口查看的是不是你小子?”

    “我靠~~你都发现我了也不让我进门,什么人啊?”来人跳脚喊道:“你也太腹黑了吧?”

    走进客厅,曲风一指姐妹俩说道:“这是你嫂子!”

    “嫂子好!”来人叫道。

    “他是我以前的一个小弟,叫刑利。”曲风向二女介绍了一遍,接着问道:“你媳妇呢?”

    “马上就来!”刑利笑道:“我去过你的酒吧了,昨晚你那经理报警了,所以我就知道你住在这里了。”

    “哦,怪不得呢。”曲风淡淡问道:“怎么回事?”

    “有几个捣乱的,都是些地痞流氓,我给关起来了。”

    “你主管刑侦,这是治安的事情,你就不怕越权?”

    “我媳妇不是治安处的吗?”

    “哦,中午在这里吃饭吧,你去买菜!”曲风淡淡说了一句,“我在这里的消息不许泄露出去,否则我把你嘴给你缝住!”

    “明白!”刑利应了一声跑出了客厅。

    “曲风,他是刑家之人?”林薇开口问道。

    “是的,怎么了?”

    “你怎么会认识豪门大少?还是个刑警支队长!”林盈很是惊异。

    “你认识他?”

    “我听那个姓许的说过,他曾经吹说他和刑支队长很熟,说的应该就是这个人。”

    “呵呵,还真巧,这下省的我来回跑了。”

    “什么意思啊?”

    “有人替我去揍那个姓许的了。”

    “啊~~”姐妹俩同时惊呼。

    “啊什么啊?不信?”曲风坏笑着,看到姐妹俩齐齐摇头时便说道:“咱们打赌吧,我要是应了你们今天晚上不许睡觉,嘿嘿~~”曲风的笑容很yd!

    “你要是输了呢?”姐妹俩脸色同时涌出一片酡红,问道。

    “我不会输的,真要是输了,认你们处置!”

    “好,我和你赌了。”林盈食髓知味,突然嗲声叫道:“孩他爹,我们进房吧。”

    “进房干嘛?”

    “上床。”

    “上床干嘛?”

    “我咬死你!”林盈恨恨吼道。

    三人谈笑间,一道身影走进了别墅,是名穿着警服的女警,一进客厅看到曲风之后双眼霎时变得通红,抱住了迎上前来的曲风,哽咽道:“弟弟,这些年你受委屈了。”

    “李澜姐,来坐!”曲风拉着女警坐在了沙发上,笑道:“你可别告诉老爷子我在这里啊,否则我又不得清闲了。”

    “你想休息多久?”李澜诧异问道。

    “姐,老话重提,我在暗处盯着呢,一旦回去,说不准三年前的那一幕还得重演,所以我还是呆在暗处为好!”曲风并没有回避林家姐妹,“姐,我给你介绍,这是你弟媳妇!”

    “两个都是?!”李澜看了几眼,笑道:“这对姐妹花也只有你能泡到手了,换个人还真没这份能力!”

    说话间,刑利大包小包的走进了客厅,吃的喝的,用的玩的一大堆,李澜帮他收拾好,几人有说有笑,相谈甚欢,在听完曲风的安排后,刑利拍着胸脯说道:“老大放心,别说把他的隔夜饭打出来了,就算是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也不是什么难事,敢冲撞嫂子,没废了他就算是好的了。”

    “你知道我的脾气,言出必践,我要是知道你糊弄我,那你就给我在床上躺三个月!”曲风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刑利幽怨地说道:“要不让我老婆去?那家伙是个色鬼,还趋炎附势,要不是潘家的关系,我才懒得理他呢。”

    “柳家和潘家怎么搅和在一起了?”曲风突然转移了话题,看着刑利和李澜说道:“你俩帮我秘密打探一下,我想知道柳家二小姐柳婉婉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