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天地交泰(一更,求推荐收藏)

    曲风抱着林盈坐在沙发上,一边把玩着一对**,一边想着在潘家看到的情形,柳黛儿和潘岳突然回京,一定有着别的目的,而潘家和柳家眉来眼去看似是一般的来往,里面却是深藏猫腻,否则两人绝不会秘密而回。

    “现在还不是我回去的时候,三年前因为这种虚妄之说引起了首长的发难,可我在大牢三年,柳黛儿便研制出了这种药水,是巧合还是别有阴谋?以柳黛儿的脾气不该如此的,难道。。。”

    想到此处,曲风身上散发出一股杀气,冰冷的气息让林盈不禁向怀中缩了缩,“如果真是这样,柳家和潘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的怒火还不是你们两家能承受的,哪怕你柳家是八大家族之一!”

    转眼马上一点了,曲风收回思绪,抱着林盈进入了自己的卧室,盖好被子后这才拿着金针走进了林薇的卧室,却发现林薇根本没有睡,正抱着平板看着什么,耳朵上还带着耳机。

    曲风走近一看,顿时愣住了,大手盖住了屏幕,“为什么看这种东西?”

    “先学学!”林薇的脸一下子红了,一晚上看了好几部苍老师拍摄的电影,总算知道怎么取悦男人了,却不料被曲风撞个正着。

    “以后我教你!”曲风坏笑了声,拿掉了平板,帮林薇脱掉了衣服,依次施针,接下来便是揉摸爱抚,直到林薇再次排毒而出。

    抱着林薇走进了浴室清洗了一遍之后,林薇阻止了曲风抱她出去,声若蚊蝇,“我也帮你搓搓背吧。”

    “这。。。你不方便!”

    “我可以的,我坐着可以帮你搓!”林薇拉着曲风的大手,娇羞道。

    “可。。。”

    “真怕被我看了吃亏吗?”林薇弱弱地说了一句,伸手将曲风的短裤褪了下来,“啊~~你的。。。”

    “怎么了?”

    “比电影里面的丑多了。”林荫伸出小手握住了青筋暴露,宛如虬龙一般的巨物,用力握了握,“脱衣服,我帮你搓背。”

    曲风脱掉了汗衫,一屁股坐在了浴室地板上,背对着林薇,林薇拿着淋浴头浇在了后背上,一点点温柔地清洗,“你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是不是第一次去我们家时就可怜我们了?”

    “不是,我是见盈盈长得漂亮,想泡她的。”

    “骗人!”林薇双手环抱住了曲风的虎背,小脸贴在了后背之上,柔声说道:“可怜我们的人很多,但都有这样那样的要求,盈盈都拒绝了,有时我真想一死了之,却怕盈盈受不了,她很苦,没想到你会出现,给了我们无限希望,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你了,不是因为你的可怜,而是爱上了你这个人,你宠辱不惊,细心体贴,有着霸道和无尽的温柔。。。”

    “我有你说的这么好吗?”曲风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很*的哦。”

    “那你会抛弃你拥有过的女人吗?如果这个女人不变心的话!”

    “哦,那倒不会!”曲风转过身握住了两只丰满,“我会好好对待我的女人的。”

    “我能看得出来。”林薇微微一笑,小嘴一嘟,缓缓闭上了眼睛。

    这种暗示曲风哪能不知道是什么,抱起林薇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低头印在了小嘴之上,这种行为比单纯地爱抚真实的多,林薇的小手抓住了虬龙,*着,许久之后,两人才分开。

    “嫌脏吗?”

    “怎么会!”曲风知道林薇说的什么,笑着说道。

    “那就抱我上床,我想成为女人!”林薇娇喘着,拉着曲风的大手放在了敏感地带,“有知觉了,麻痒的难受,你大师兄说的天地交泰不就是让你要了我嘛?”

    曲风抱起林薇,并没有赶回卧室,而是将她放在了浴室中洗手台上,将两条腿架在肩膀上,双手搂住她,对准洞口便缓缓刺了进去。

    “疼吗?”

    林薇摇了摇头,幸福一笑:“傻瓜,我是体内有知觉,不包括那层膜,只有进去之后才感觉的到,我怕疼,所以在它还没有知觉前给了你,省得以后疼哭了。”

    “嗯,那我进去了?”曲风顶在了那层阻碍上,柔声说道。

    “我要!”林薇柔媚出声,令人**之声刺激着曲风,曲风腰部一挺,便直刺而入,几丝鲜血透过结合处流了出来,滴在了洗漱台上。

    “好充实啊!”林薇娇呼出声,“好烫,我也要给你!”

    随着林薇的一声娇呼,曲风突然感到一股清凉之气顺着虬龙的独眼进入到了体内,沿着自己的经脉游走全身,不禁吃惊地看着林薇。

    “愣什么啊?快点动啊,你越动吸收的越多!”林薇伸手勾住了曲风的脖子,“青城山的老道士在我们刚出生时就说过我们体质特殊,碰到真龙之身才能物尽其用,而真龙之身便是能同时让我们姐妹动心的男人,所以你大师兄说天地交泰时我们才没感到惊讶,你真以为我们姐妹俩一点也不知道吗?”

    “那你怎么这么着急?”曲风一边剧烈的冲刺一边问道。

    “等你给盈盈开苞时你就知道了。”林薇柔柔一笑。

    丝丝清凉之气悉数进入曲风的体内,突然正在运动的曲风体内传出了咔嚓声响,堵在任督二脉的壁障竟然破裂了,发出了裂帛之声。

    “这么厉害!”曲风愕然。

    “嗯,我厉害吧?”林薇娇笑得如同一个小女孩,“我以为我们姐妹俩不会遇到真龙之身了,却没想到几近绝望之时遇到了你,再晚几天,我就可能自杀了。”

    “啊~”曲风惊呼了一声,感到了一丝后怕,托住林薇的翘臀回到了卧室,扑在林薇身上开始了最原始的索取。

    “啪~”壁障破裂,曲风的气势也随之一变,变得更强了,佛魔功壁障的破裂,带动的是欢喜禅诀的提升,感受着更加的*,林薇尖叫连连,“你是怪物!”

    说到这里,林薇尖叫道:“出来了!”说着双手一推曲风的小腹,虬龙便退出了体内,一股腥臭便从*流了出来,尚未尽兴的曲风也不敢耽搁,抓起床头柜上的金针,出手如电便扎在了林薇的娇躯之上。

    这次的量比以前几次要多得多,到了最后,曲风干脆将床单和席梦思垫子全部扔到了院中,让雨水冲刷那些污渍,他自己则抱着林薇进入了自己的卧室,此时林盈早就醒了,看着那根狰狞的虬龙,脸上现出一股惧色。

    “姐姐,我怕,这是人的东西吗?”林盈哀呼出声,“你帮他弄完吧,我以后再说。”

    “他以后会更大!”林薇没有多说,只说了这么一句。

    “你就不会小点嘛?”林盈怒视着曲风嗔道。

    “再小现在也不要你。”曲风抱住了林盈,“伤还没好呢,等痊愈了再说。”

    “可。。。可我忍不住了。”林盈羞涩说道:“姐姐叫得那么大声。”

    “那也得等!”曲风呵斥道。

    “可我想要他!”林盈说着一把抓住了虬龙,牵扯着到了自己嘴边,小口一张便含了进去。

    “别咬啊,小妖精,你。。你无师自通啊!”不多时,曲风便兴奋地嚎叫连连,加上林薇也加入进来,双飞之乐让他一泄如注。

    “牲口!”林盈吐出了虬龙,恨声骂道:“这么多,只有牲口才有这么多,差点呛死我!”

    曲风无言以对,只好讪讪笑了几下,却没想到林盈见虬龙软了一点,便单腿翻到了曲风身上,抓着虬龙就往自己的*塞,但是软软地混不受力,根本无法撑开两片唇瓣,脸上旋即现出了苦相:“死东西这么坏,小了还进不去,大了不敢吃,我怎么这么命苦!”

    曲风被林盈言语刺激得翻身下了床,抱着林盈坐在了床边,低头便吻在了光滑无毛的小腹下面,饮着涓涓春水,待两片唇瓣自主微微开启后,便将硕大的龙头慢慢刺入了唇瓣间,林盈立马呼痛阻止曲风进入,直到此时,曲风才知道为什么林薇那么着急了。

    原来两姐妹的玉门都属于紧小的那种,虽然不是名器,但内中却独具一格,不是名器胜似名器,加上两女都是极阴之体,很是敏感,而曲风的虬龙是头大身子稍稍细点,也是极品,只要龙头进去就好说了。

    一点点挤到了壁障之处,曲风不敢动了,俯身*了胸前的丰满,极尽挑逗之能事,尽管酥痒难耐,可林盈还是支撑着曲风的小腹不让他前进,痛并快乐着,是林盈此时的真实写照。

    “死东西,破东西,坏东西,我和你拼了!”林盈左右摇摆着脑袋,如瀑长发愈发的凌乱,尖叫了几声之后,突然翘臀一挺,虬龙便刺破了壁障,剧烈的撕裂之痛让林盈痛呼一声便晕了过去,额头上不多时便现出了汗珠。

    林薇怜惜地帮林盈擦去了额头上的汗珠,“那个老道士说过,我们的破瓜之痛比生孩子还要痛上几倍,你的东西又这么大,盈盈根本受不了的。”

    曲风点了点头,看着从缝隙中流出来的处子之血,一动不动,不断地在林盈身上亲吻着,揉摸着,直到林盈痛哭出声,这才柔声问道:“要不要停下来?”

    “屁话,你都进去了,停个屁啊。”林盈嗔骂了一句,“破东西长那么大干什么?和你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林盈的眼角还残留着泪珠,骂了几句后突然破泣为笑,“不过以后他就是宝贝了,一定会爽死的,奥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