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香艳满屋(二更,求推荐收藏)

    此时林薇开口说道:“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哦,我叫曲风。”

    “这名字真不错,人如其名,听你这名字就知道没好心眼,正经的风气没有,都是歪风邪气!”林盈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我的名字是国曲的曲,国风的风!”曲风辩解道。

    “没看出来!”林盈将头扭到一边不理他了。

    曲风讪讪站起,说道:“现在我帮你们收拾一下,明天开始施针,所以你们必须给我腾个卧室出来,否则一旦不能按时来到,效果不明显。”

    “什么!”林盈尖叫道:“你还想住在我家?”

    “不住这里我怎么为林薇治病啊?再说了你也需要照顾。”曲风幽怨地说道:“谁让我撞了你碰到了,我总不能撒手不管吧,唉~~心肠好的人就这样悲催~”

    “也对,我应该让你的大奔换成自行车的。”林盈坏坏一笑说道。

    “你狠~”曲风从牙缝中挤出了两个字。

    “咯咯~”姐妹俩同时娇笑出声,犹如两朵盛开的兰花,清纯不可方物,容貌虽然及不上魏然和柳黛儿,但身上所特有的柔媚也不是两女所能比的,姐妹俩的柔媚是天生的,比起那些刻意做作出来的多了一分自然,让人不自然地就陶醉在其中。

    “你看你睡哪吧,我家就这么大,除了卧室,你只能睡沙发了。”林盈指了指一室一厅的房子说道。

    “睡沙发啊?”曲风反问了一句,脸上现出一股为难之色,“我喜欢裸睡,要是被你俩看到了我岂不是很吃亏?”

    “去死!”曲风的无耻就连林薇也忍不住了,姐妹俩齐齐喝骂出声。

    “你怎么这么无耻啊?我们和你很熟吗?你好意思调戏起来没完?”林盈怒喝道。

    “呃~~”曲风闻言一怔,神色忽然变得严肃无比,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以后绝对不调戏你们了,等你们的病好了,就算我撞伤你的赔偿了。”

    说完之后,曲风上前抱起了林薇走进了卧室,接着又抱着林盈走进了卧室,找出两女的睡衣放在床上,然后一言不发便走出了卧室,并且将房门带上了。

    第二天一早,曲风早早做好了早餐,待二女吃完之后,这才收拾好碗筷,又抱着二女去了厕所,安排好一切便出去了,直到中午才赶了回来,接着做午饭,吃完午饭后,帮二女简单收拾了一下,将几件衣物放进了一个旅行箱内便出去了。

    自始至终,曲风没有说一句话,直到林盈问起,曲风才说了两个字,“搬家!”

    还是原来的小区,只是住宅楼换成了带小院的别墅,有花有草,从客厅到院中没有任何阻碍,林薇完全可以自己摇着轮椅到小院中晒太阳,两女张大了嘴巴,惊异地看着曲风,而曲风也未解释什么,将林薇安排在了一楼,林盈安排在了二楼。

    林盈看着一言不发的曲风,心里突然涌出一丝歉疚,几次欲要道歉,却发现无论如何自己都开不了口,哪怕是曲风帮着自己姐妹二人,可一想到曲风那色色的眼神和调戏之语,就打消了道歉的念头。

    “想小便时就排在这里面,我回来后再收拾!”曲风将两个便盆分别放在了两人身前,便转身出了别墅,骑着林盈的电动车去了酒吧。

    酒吧里热闹非常,生意相当火爆,当曲风表明身份后,一名经理模样的人带着曲风来到了办公室,将一把钥匙递给了曲风,曲风拿出大师兄给他的那把钥匙走到了保险柜前,保险柜打开之后,经理这才确认了曲风的身份,将酒吧的经营情况说了一遍。

    “以后这里就交给你负责了,如果遇到欲要收购酒吧之人,不管是何人,记住,是任何人,都要向我汇报,哪怕是个叫花子或者烂酒鬼。”

    “是,老板。”经理躬身答道。

    “这两天的收入当做见面礼发给普通员工,接下来的收入是你和各位领班的,你自己拿三成。”曲风接着说道。

    “这。。。”经理犹豫了,“老板,我们需要每月进货的,如果都分了怕周转不灵,我们一个月的周转资金最少也要五十万,包括电费水费和工资。”

    “这样啊,那就留下基本周转资金,连发两个月,数额你看着办,到时给我看看明细就行。”

    “谢谢老板!”经理感激说道。

    “都上点心就行。”曲风说完之后便离开了座位,“我们去外面喝一杯去。”

    酒吧因为挨着艺术学院,生意相当火爆,曲风看着店内的情景,猜到自己的大师兄用三百万盘下了这个酒吧一定使用了非常手段,十有**是被他忽悠吓走的,对于自己的这个大师兄,曲风再熟悉不过了,实力虽然不如自小修炼佛魔功和欢喜禅诀的自己,但说到奇门遁甲、风水相术,自己是拍马也赶不上的,能和大师兄相伯仲的也就是医术了。

    酒吧一点关张,曲风十二点便回到了别墅,打扫了一遍之后,这才抱着林盈走进了浴室,为她洗澡,然后便抱到了二楼卧室,盖好被子后才下到楼来,抱着林薇走进了浴室。

    “你今天怎么了?被盈盈刺激到了?一句话也不说!”林薇虽然也是娇羞异常,但在洗澡时还是问了出来。

    “没什么,你妹妹说得对,我做这些是应该做的,谁让我把她撞伤了呢,本就不该挟恩调戏。”曲风为林薇打上了沐浴露,全身抹了一遍,在触及到大腿边缘时,林薇突然颤抖了几下,“有知觉了?”

    “嗯,一点点,你到底怎么做到的?”林薇娇羞问道。

    “点穴法!”曲风没有隐瞒,“一会就开了,你还会回到以前的老样子,所以我才决定从今天开始为你施针。”

    “你不是普通人。”林薇自从瘫痪一来第一次感觉到了*划过的清凉,俏面更加红了,只好转移了话题。

    “是也不是!”曲风淡淡说了一句,帮林薇冲洗干净,裹上浴巾抱出了浴室,然后自己才走进了浴室,简单冲洗了一下,便抱着林薇走进了卧室,除去林薇身上的浴巾,“有些动作我是迫不得已,还请见谅!”

    说完之后,曲风从军刺鞘的边缘摸出了一个小包,打开后,里面放着几十根金针,每一根长短不一,将这些金针悉数拔出握在了左手中,清喝一声,右手出手如电,没有丝毫间歇,便将金针悉数刺入了林薇体内,胸部、*全部都有。

    “得罪了!”曲风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轻声说了一句,伸手拿过一卷卫生纸直接从中心处用军刺划开,然后将厚厚一摞卫生纸垫在了林薇的翘臀下面,然后用右手大拇指按在了桃源之处的那颗嫣红之上,缓缓揉搓着。

    林薇羞得早已拉过一个枕头将头捂住了,一丝丝麻痒涌上心头,直觉体内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咬,让她有一股急于发泄的感觉,从未有此感觉的她渐渐迷离了,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柔媚之魅力也不由尽展而现,声声娇呼中带着一股让人**的韵律,饶是曲风早已修炼得古井不波,竟然也被声声娇呼引得起了反应。

    突然,林薇的叫声越来越亢奋,身体陡然变得僵直,足有半分钟,身体才软了下来,娇喘的她正欲开口,突然闻到了一股腥臭味,急忙掀开枕头想要查看,却被曲风按住了肩膀,紧接着便感到身上的金针被拔掉了。

    看着曲风将身下的卫生纸拿走再次回来之后,林薇小声问道:“能问你个问题吗?”

    “问吧。”

    “我刚才的样子是不是女人的漏点?”

    “是!”曲风答道:“前期我只能通过这种方法让你的血液流通起来,将体内淤积的毒素从那里排出来,渐渐让你恢复知觉,这个过程很漫长,一天三次,最少要持续三个月,所以这段时间我还要为你调理身体,不管食物好吃还是难吃,你必须吃掉,能做到吗?”

    “能!”林薇重重点了点头,“你抱着我俩上下楼都不出汗,为我施针却出汗了,真的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了,谁让我碰上你们了呢。”曲风抱起了林薇,“我再为你冲洗一下去,一会可能会碰到敏感部位,你别打我就行。”

    “你。。。你还是装哑巴吧。”林薇娇羞啐了一句,在曲风的肩膀上轻轻咬了一口。

    里里外外清洗了一遍,曲风才将林薇放到了床上,“早点睡吧,早上带你去看日出,清晨的阳气对你的治疗也有不小的好处!”

    “嗯。”林薇冲着曲风甜甜一笑,很乖巧地闭上了双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