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希望(一更)

    姐妹俩正聊着,一股臭味突然从林薇身下散发出来,林盈见状就要挣扎着帮她去换,正掀起裙子,曲风便打开了房门走了进来。

    姐妹俩同时愣了,林盈都没顾上帮林薇盖住羞处,惊声问道:“你没钥匙怎么进来的?”

    曲风手中提着一大包东西,肩上扛着两袋米,瞟了一眼林薇的*,这才笑着说道:“这种锁难不住我,我的副业是贼!”说着便拎着东西走进了厨房,将米放下后回到了客厅,看着行动不便的林盈说道:“我来吧,把我当流氓就行!”

    说完之后,将林盈抱回了沙发上坐好,抱起林薇便走进了卫生间,不多时,卫生间便传来了水声,急的林盈从沙发上站起,单腿蹦向了卫生间,“混蛋,流氓,你在对我姐姐做什么?”

    就在这时,卫生间的门打开了,曲风抱着裹着浴巾的林薇走了出来,轻轻放在了沙发上,这才再次走到了卫生间门口,嘻笑道:“怎么?你也要洗澡上厕所吗?”

    “你。。。你无耻,我和你拼了!”林盈尖叫着抓向了曲风,却被曲风一把抱住了,放到了沙发上,从买回的东西中翻出了几卷卫生纸,将轮椅擦拭干净,推着进了卫生间,不多时,洗衣机的搅动声便响了起来。

    忙碌了一阵,曲风推着轮椅走出了卫生间,直接折叠起来放到了一边,看着林盈说道:“我现在帮你洗澡上厕所,你们在家等我一会,我带你们去看个老中医,林薇的病能治好,只是时间太长了,需要慢慢调理。”

    “真的?!”林薇和林盈惊声问道,再也没有其他话能让她们如此兴奋和惊讶了。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我先帮你洗澡上厕所,然后再走,一个就是你就憋着!”曲风没有回答两女的问题,而是看着林盈说道。

    “第一个!”林盈俏脸羞如红布,声若蚊蝇。

    曲风坏坏一笑,站起身来,问道:“内衣裤在哪?”

    “你。。。”林盈怒色上脸,怒吼道。

    “难道你要学林薇?”曲风调笑道。

    “你真无耻,混蛋王八蛋,我认识你还没三个小时呢,你就想把我们姐妹俩都看了,你还能再无耻点吗?”林盈破口大骂。

    “你姐妹俩国色天香,在男人眼里是不可多得的尤物,我能忍住已经很不错了,至于无耻嘛,当然能再无耻点了,难道你想试试?”

    “在卧室的床头柜中。”林薇此时笑着说道。

    “哦。”曲风应了一声,转身走进了卧室,不多时便拿着两套内衣走了出来,先是为林薇穿上,只是胸罩笨手笨脚地好半天都没戴好,气的林盈大骂道:“滚一边去!”自己动手为林薇戴好了。

    “该你了!”曲风坏坏一笑,抱着林盈走进了卫生间,当他强行帮林盈脱去衣裙后,旋即愣住了,“你可真是极品,是不是你的毛都长你姐姐身上去了?”

    “啪~~”又是一声脆响,紧接着曲风感到胳膊一痛,林盈狠狠地咬在了他的胳膊上,不多时鲜血便流了出来。

    “喂~差不多就行了,不用把肉咬下来吧?”曲风笑着问道。

    “我咬死你!”林盈恶狠狠地看着曲风怒吼道:“我怎么这么倒霉,碰到你这个大色狼,臭流氓!”

    “这是我们的缘分!”曲风笑着用水冲掉了自己胳膊上的血迹,接着便将林盈放在了凳子上,将她的双腿分开,免得受伤的腿沾上水,帮她冲洗了一遍后这才帮她擦干抱出了卫生间,为她穿上了内衣裤,只是胳膊上冒出的鲜血沾在了内内上一点。

    “好了,你俩还有什么需要?要是没有我先离开一会。”曲风笑着将一罐可乐递给了林薇,为她打开,“尽管喝,我买的冰镇的,我想这些年你都没好好喝过水,我保证你不会失禁。”

    “真的?”

    “我不会骗你的。”曲风笑了笑,“只不过你的病情需要长时间调理,离不开人,不如你俩以身相许作为我帮你治病的报酬吧!”

    “滚~”林盈怒吼一声,“臭流氓,滚~”

    “嘿嘿,我这就走!”曲风坏坏一笑,起身离开了,走的时候还没忘关好房门。

    半个小时后,曲风回来了,为林薇穿上了衣服,抱起了她,接着蹲在了林盈身前说道:“大小姐,走吧,我可抱不了两个人,更不可能把你自己留在家里。”

    “去死!”林盈小声骂了一句,还是乖乖地趴到了曲风背上,搂住了他的脖子。

    “看医生要用钱,我包里有刚发的工资!”林盈临出门时说道。

    “不用!”曲风笑道:“那医生我熟!”

    “这是你的车?”林家姐妹看着楼前停着的乌尼莫克惊声问道,“乌尼莫克啊,这是什么型号啊,根本没见过。”

    “我一个土包子怎么知道这些,是我借朋友的。”曲风抱着两姐妹坐好,驾车向四合院驶去。

    十多分钟后,车子开进了四合院,曲风抱着两姐妹进了屋内,自己的大师兄早已在座,先是将一副膏药敷在了林盈膝盖上,然后才为林薇诊脉,眉头越皱越紧,最后诧异地看向了曲风。

    “怎么样?”曲风出声问道。

    “和你的猜测一样。”

    “果然如此。”曲风说了一句,接着问向了林薇,“你俩到底是哪一天的生人?可知道自己的出生时辰?”

    “阴厉七月十五,子时!”林薇轻声说道。

    曲风和大师兄对视了一眼,曲风说道:“大师兄,先解决她的生活自理问题,行动问题慢慢调理。”

    “嗯,要想治好她只能你亲自出马了。”

    “知道,先这样吧,等我有时间了再去蜀中为她除去病根!”曲风点了点头,让林家姐妹一头雾水。

    大师兄递给曲风一张脉络穴位图,说道:“二十八个穴道一天三次,子丑之间,午未之间和天地交泰之时!”

    “知道了!”曲风点了点头。

    大师兄仔细了端详了林家姐妹一会,这才笑道:“小师弟艳福不浅啊,这两个娃娃媚骨内敛,正是蜀中灵气孕育的美人胚子,虽然不是上上之选,但也算是上品了。”

    “为老不尊!”曲风骂了一句,先是将林薇抱进了车内,然后抱着林盈出了房门,发动车子离开了四合院。

    回到林家之后,曲风这才说道:“林盈你向你单位请假吧,你的伤最少也要七天方才能好,至于林薇,我只能说声得罪了,为你施针我必须要将你脱光!”

    “现在又装君子了?”林盈没好气地啐道:“在卫生间时怎么不装君子?上上下下都被你看遍了,现在竟然说这种话,伪君子!”

    “呃~”曲风无言以对,林薇掩口娇笑不已,两姐妹虽然长相一模一样,但性格相差却很大,林薇的性子很是温和,而林盈却是彪悍的很,这与她从小就护着林薇有很大的关系。

    “三个月,林薇就该能行走了,只是其中有很多不便,我必须把话说在前面,省得你们又骂我流氓,我先前是为了照顾你们,不算是流氓,以后是为了治病也不能算是流氓,所以呢,你们可以叫我色狼,但不能叫我流氓,因为我只是用眼看没实际行动的!”

    “你还一套一套的,那么我问你什么才能叫流氓?”林盈怒斥道。

    “流氓流氓当然是流了才能氓了,你们都没流,我也没流,怎么能叫我流氓呢?”曲风很无耻地说道。

    “你。。。”林盈拿起一个靠背便狠狠砸向了曲风,曲风坏笑着接过,放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