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耳光清脆(四更)

    “大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啊,还流氓流氓的骂,有意思吗?”曲风像是怨妇一般回过头说道:“像我这么帅的男人,很多女人都想流氓我呢,只是我不给她们机会!”

    说着很臭屁的甩了甩头发,只是寸毛没甩起来,讪讪笑了几下,“走了,去医院了。”

    “真的不行,家里还有人等着我做饭呢。”女孩使劲摇着头说道。

    “那好吧,看来我只能送你回家先把你的后顾之忧解决掉再说了。”曲风皱眉说道:“你等我会,我去安排一下。”

    “那你快点!”女孩点了点头,以为曲风是艺术学院的学生,却没想到曲风直接走到了十米外的酒吧叫出了一个服务员,叮嘱了几句后这才回到女孩身边。

    “你是那酒吧的服务员?”

    “嗯!”曲风点了点头,推过了电动车,扶着女孩坐好,自己则骑上了电动车,“你住在哪?”

    “碧香苑!”女孩指了指前面的一个路口,说道:“右拐直行,大约三公里的地方。”

    “知道了。”曲风应了一声,骑着电动车走了,不多时便到了碧香苑小区,“几号楼几单元几层?”

    “9号楼一单元八层,没电梯,看你怎么把我背上去!”女孩捂着小嘴笑着说道。

    “小意思!”曲风骑车来到了楼下将车挺好,嬉笑道:“男人在遇到两种情况时力气特别大,一种是贼劲,就是偷东西时,一种就是抱女人时。”

    “色狼!”女孩又骂了一句。

    曲风呵呵一笑,伸手将女孩横抱在怀中,提起她的挎包,便打开了单元的防盗门走了进去,一层层沿着楼梯拾级而上。

    “你体力真好!”女孩惊叹着,此时曲风已经抱着她来到了八楼。

    “那是当然,床上体力更好!”曲风盯着女孩的胸部舔舔嘴唇说道。

    “无耻!”女孩嗔骂了一句。

    “那边是?”看着四户的户型,曲风开口问道。

    “803”

    就在这时,一声尖叫声响起,女孩脸色大变,急急说道:“快点,我姐姐又逞强了。”

    “啊~”曲风闻言惊呼了一声,下一刻便到了803室,女孩慌不迭地打开了房门,一进门便说道:“快帮我去看看我姐姐,她肯定在厨房!”

    曲风将女孩放在沙发上后便冲向了厨房,一进厨房就发现一名和受伤女孩差不多大的女孩伏在地上,身旁一架轮椅歪倒在一边,脸朝下轻声啜泣着。

    曲风上前将她翻过身子,顿时愣住了,和之前的女孩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的漂亮,一样的精致,不由一呆,旋即抱起了她放在了轮椅上,推着她来到了客厅。

    女孩看到轮椅上的女孩旋即怒道:“姐姐,我都说了多少遍了啊,等我回来再做饭,你就是不听,你要是摔着或者烫着了我怎么办?”

    “盈盈,姐姐拖累你都好几年了,害得你连男朋友都找不到,姐姐只想做点事情能帮帮你,最起码让你有时间谈恋爱!”轮椅上的女孩叫道。

    “林薇,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我告诉你,我谈不谈恋爱和你无关,你给我好好的,爸妈走之前将你托付给我,我就得照顾你,如果你敢胡思乱想我能感应到,我绝对会跟在你身后的。”林盈同样是尖声叫道。

    “好了,别吵了,不就做顿饭吗,至于这样吗?看我的。”曲风制止了两人吵下去,走进了厨房。

    “盈盈,他是谁?是不是你男朋友?挺帅的!”林薇旋即笑道。

    “不是。”林盈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哦,可惜了。”林薇使劲捶了几下自己的腿,旋即潸然泪下,林盈单腿蹦到林薇身边,抱住了自己的姐姐。

    不多时,曲风便从厨房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两个菜,放在了茶几上,接着返回端回了两碗饭条,说道:“你家是要什么没什么,只好吃面条了。”

    “忘记买米了!”林盈悻悻说了一句。

    “一会我去买!”曲风说着忽然将头扭到了一边,因为林薇的睡裙内是真空的,轮椅下还垫着一块吸水性极强的毛毯。

    “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去!”林盈怒声骂道。

    曲风心里比黄连还苦,又不敢顶嘴,只好看着姐妹俩吃完,这才说道:“够吗?”

    “饱了!”林盈和林薇同时说了一句。

    “哦。”曲风收起了碗筷,端起碗正欲进厨房,突然停电了。

    “电费也欠了!”林盈叹了一声,对曲风说道:“茶几下有蜡烛,你帮我们点上吧。”

    “好!”曲风心里突然觉得不是滋味,如鲠在喉,跪在地板上摸到了一根蜡烛,一抬头便看到了林薇的一丛茂密的森林,他能夜间视物,姐妹俩却不能,也没注意曲风往哪看,只是曲风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突然冒出了一句:“毛好多啊!”

    林盈大致知道曲风的方位,听到曲风说出这句话后,一巴掌就抽了过去,恰巧曲风抬头,这一巴掌不偏不倚地抽在了曲风的脸上,清脆之极,紧接着三人都愣住了。

    “唉~抽的这么响做什么啊?我知道你们在哪里,撞不到你们的。”

    林盈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对不起!”

    “算了,为了你让你们看到的狼狈相,我就不点蜡烛了。”曲风笑着说了句,接着问道:“林薇怎么了?”

    “不知道,三岁那年摔了一跤便成高度瘫痪了,腰部以下没有任何知觉,大小便也失禁了,医生也找不出病因。”林薇小声说道。

    “哦。”曲风应了一声,抓住了林薇的手腕,林薇稍微抗拒了一下,便没说什么,她以为曲风是无意的,毕竟看不到。

    突然,林薇感到三根手指按在了自己的脉门上,心中一惊,旋即便松开了自己的手,平放在了轮椅扶把上,足足过了五分钟,曲风的手指头才离开。

    “你们的老家是蜀中吧?”曲风突然开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林盈不知道曲风做了什么,惊声问道。

    “猜的!”曲风呵呵一笑,转移了话题,“电费单号是多少?我先去帮你们交电费。”

    “这怎么好意思!”林盈拒绝了。

    “行了,刚才还骗我家里有个孩子,没想到竟然是个大孩子,心急火燎地往回赶。”曲风调侃道:“这会又这么客气了。”

    林盈只好说道:“电费单据在门口那个袋子最右边,单号我也不记得了,我包里有钱。”

    曲风笑了笑,起身站了起来,快速来到了门口,找到了单据,一系列的动作丝毫没有黑暗显得缓慢,“我先去了,一会就回来。”

    “你别忘拿钱!”林盈叫道。

    没有回答,曲风开门出去了,在家等候的林盈姐妹等了没十分钟电灯便再次亮了,林薇怪异地看着林盈说道:“盈盈,这个人不简单啊,他好像在黑暗中能看到东西。”

    “嗯,刚才他说毛很多就说的是你!”林盈恨声说道:“所以我才给了他一巴掌!”

    “你也是,我就是废人一个,看就看吧,你干嘛得罪他啊,他长得挺帅的,和你很般配,好好相处一下说不定能成呢。”林薇笑着说道,“不过你那一巴掌真够狠的,太清脆太响了,他能不急眼已经很难能可贵了。”

    “再好不要姐姐我也不要。”林盈固执地说道,突然脸红了,娇声骂道:“他就是个色狼,眼睛老是到处乱瞧,真想把他眼睛挖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