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十大名器(二更,求推荐收藏)

    “老姐的豆腐都想吃?!”女军医一把揪住了曲风的耳朵,“三年不见,变得越来越油嘴滑舌了。”说着便揪着曲风的耳朵向住院部后面的宿舍楼走去。

    “老姐,松开啊,都快被你揪掉了。”曲风哀叫道,伸出咸猪手趁着路上没人在饱满得胸部摸了一把,被袭胸的女军医尖叫一声,松开了曲风。

    “讨厌,这么大了还没正行!”

    “嘿嘿~”曲风嬉笑着搂住了女军医的柳腰,抓了两把之后才坏坏说道:“老姐,这么多年还没被开垦啊?这小柳腰曾经迷死过多少俊男铁汉啊,还有这对馒头,啧啧~~”

    “唉~~你就没个正行!”女军医打开了宿舍门,两室一厅,布置的颇为温馨,房间内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几盆鲜花正在盛开着,香气便由此而来。

    脱掉白大褂,女军医的身材便显露了出来,正如曲风说得那样,胸部饱满而又坚挺,盈盈一握的柳腰,配上白皙的皮肤和迷死人不偿命的容颜,加上那成熟的韵味,的确能引无数男人为之疯狂。

    “老姐,年龄越大越有韵味了,给我瞧瞧!”曲风嬉笑着,拉过女军医的衣服领子向里面看了一眼,舔了舔嘴唇,“又大了不少啊,谁给摸得?”

    “滚~~”女军医拍了一下曲风的咸猪手,拉着他坐在了红色沙发上,“一见面就吃老姐的豆腐,怎么不问问老姐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呢?”

    “老姐,你还真是健忘,我之前虽然在大牢里,但我的一切待遇都没失去,你觉得没我的点头,你能到这里来吗?”曲风撇嘴说道:“东海市气候宜人,紧挨大海,把你调到这里来就是为了不让你受那些纨绔大少们的纠缠,没我镇着,你的麻烦肯定很多。”

    “就知道你对老姐最好了。”女军医娇笑出声,站起来说道:“中午想吃什么?老姐给你做!”

    “吃奶!”

    “又来了!”女军医娇嗔地白了曲风一眼,便扭着柳腰走进了厨房。

    曲风起身从冰箱中拿出了一罐凉茶走到了厨房门口倚在门框上幽幽说道:“我这两天挨了三枪,真是背到家了。”

    “什么?!”女军医手中的菜掉在了地上,急急奔到曲风身边,拉过他迅速将其脱光,只留下了一条内裤,看着背上的三处枪眼,美眸滑出了几滴珠泪,怜惜地摸了几下,这才擦了擦眼睛,为其穿上了衣服,“怎么回事?”

    “柳家丫头来了,为了保护她。”曲风淡淡说着。

    “不是老姐说你了,柳家和潘家如今眉来眼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你们十多年没见面了,真的还相信现在的柳家千金还是你那个儿时的未婚妻吗?”

    “我是帮魏明峰。。。”

    “少来,我就不信你现在还是处男!”女军医怒斥道:“你真是太儿戏了,明明有然然在,你非要去招惹那个柳家小姐,吃饱了撑的!”

    “我应该先来找你的。”曲风大笑道。

    “老姐年老色衰,早已引不起你的兴趣了。”苏烟说着继续手中的活计,“中午给你做海肠子吃,我算计着你这几天就该来了,所以早就准备好了,韭菜炒海肠,壮阳补肾。”

    “就知道老姐最疼我了。”曲风放下手中的凉茶,上前从后面搂住了苏烟的柳腰,下巴放在了苏烟的肩膀之上,“时间过得好快,转眼就十年了,我们刚认识时你还是一个刚从军医大学毕业的学生呢,锐气未脱,现在都成老处女了。”

    “小滑头。”苏烟挥手敲了一下曲风的脑袋,轻笑道:“老姐一直在给你注意你说的那十大名器呢,快点去泡啊,等你的修为提升了,别忘把老姐也收了,老姐现在没人要了,只能赖上你这个小滑头了。”

    “那你还不让我吃奶?”

    “一边玩去,以前让你吃得少啊?没你还不会这么大呢。”苏烟笑骂道:“从小就色,第一次见面就敢掀我衣服喊我飞机场,当时恨死你了。”

    “嘿嘿,你那时不知道我是谁吧?”曲风在苏烟的耳垂上亲了一口,笑道:“你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是你的顶头上司吧?”

    “人小鬼大!”苏烟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之中,手上的动作也慢慢停止了仰头和曲风脸贴脸柔声说道:“老以为你会趁机占有我的,却不料这一等便是十年。”

    “在我不能让你青春永驻之前我是不会动你的,现在能让你一直保持着二十四五岁的容颜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一旦你体内的极阴之气被我破掉,那就得不偿失了,老姐,再忍几年好不好?”

    “嗯,老姐等你。”苏烟扭头在曲风脸上亲了一口,旋即说道:“以后不准调戏我了啊,现在老姐正是虎狼之年,小心我忍不住!”

    “老姐的是一枝独秀,只要我得到一半名器,我就能吃你了,到时任你恣意索要。”曲风嬉笑着将手伸进了裙内。

    “出去!”苏烟呵斥了一句,将曲风推出了厨房,“都说我忍不住了,还使坏!”

    曲风摸了摸鼻子,悻悻回到了客厅,大声说道:“老姐,你和然然说过咱俩的事没有啊?”

    “没,这事你自己说好点。”苏烟在厨房中忙碌着,“你准备怎么对待然然啊?登记还是暗藏?”

    “你觉得呢?”

    “登记好点,毕竟然然对你一往情深,你不可负了她,然然可比那个柳家千金好多了。”说到这里,苏烟提着菜刀走出了厨房,正色问道:“你的身世到底和曲家有没有关系?”

    “怎么这么问?”曲风愕然问道。

    “我在来之前,听同事说起过,曲家在二十多年前丢失了一个婴孩,当时曲老爷子的长子和媳妇在回首都的途中突然接到了紧急命令,便将孩子放在了一户农家门前,赶回了前线,只是地点在云海省,和你所描述的地方有出入。”

    “每年被遗弃的孩子多了。”曲风不以为意地说道:“我是九零后,曲家的历史我也知道,时间上就不对,**年战争就结束了。”

    “哦。”苏烟又回到了厨房,摇头苦笑了一下,接着又忙碌了起来。

    饭菜上桌,苏烟拿出了一瓶红酒,曲风接过来一看,笑道:“老姐还真是怀旧,这瓶酒还是我八年前送你的那瓶。”

    “没舍得喝,你送老姐的东西虽然不少,但只有这两瓶酒最有意义,所以一直珍藏着,现在我们再次重逢,理当庆祝,所以只好忍痛拿出来了。”

    曲风笑了笑,打开了红酒,为苏烟倒上,自己则是倒满了一杯,和苏烟一碰便一饮而尽,气的苏烟起身拿来了一瓶伏特加,嗔道:“还是这个适合你,别糟蹋我的红酒了。”

    “老姐,过几天我准备回首都了。”曲风喝了一杯伏特加,说出了自己的计划,“我总觉的柳黛儿这事后面没这么简单,本来想着在东海悠闲几年,但是现在看来就算我不主动回去,早晚也得被召回去,毕竟那些狼崽子不好驾驭。”

    “这么快,我以为你要寻找十大名器呢。”苏烟愕然说道。

    “这也是问题,我已经和柳黛儿有了关系,体内平衡已经被打破了。”

    “就知道是这样!”苏烟点了一下曲风的额头,“自从这两个刺客一进来,我看伤势就知道是你做的,以你小色狼的本质,肯定不会放过柳黛儿的,现在伤心了才想起跑到老姐这里来寻求安慰!”

    “嘿嘿,谁让你最疼我呢!”曲风抱住苏烟的柳腰坐到了自己的腿上,再次伸手摸进了裙内,苏烟樱唇轻启,这次没有拒绝,享受着曲风的爱抚,轻吟出声。

    许久之后,苏烟强忍着**回到了座位,幽幽说道:“你回首都老姐不拦你,但你必须听从老姐的话,不要把然然带在身边,等她到了年龄再说。首都艺术学院的一名叫戴柔的音乐老师也是名器,你可以去泡她。”

    “啊~~”曲风诧异问道:“你怎么知道啊?”

    “戴柔二十六岁,毕业后留校任教,我来东海前给她做过检查,还是处子之身,时隔一年,我想应该还没出现意外,否则也不会保留这么久了。”苏烟正色说道,“如果你觉得有异状,老姐就算做个黄脸婆也去找你,不准你胡闹,知道不知道?”

    “嗯。”曲风重重点了点头,起身上前吻住了嘴角还残留着一滴红酒的樱唇,热吻了一阵,抱起玉人走向了卧室。

    “啊~这么大了!”苏烟惊呼一声,“比三年前整整大了一圈,难道你的实力又提升了?”

    “嗯,这三年修炼到巅峰了。”

    “好想要了它。”苏烟媚眼如丝,张开小嘴*了,技术一如几年前的精湛,不多时便将一口鲜奶咽进了肚内。

    “老姐的技术还是那么精湛!”

    “被你无耻索要了七八年,不精湛岂不是太笨了?”苏烟将一只丰满塞进了曲风嘴中,拉起曲风的一只大手按在了另一只丰满之上,娇呼道:“一千多天没被吸过了,久违的熟悉感,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