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刺客的身份(一更)

    东海市海军总医院,是专门的军区医院,不对市民开放,在一间特制病房中,两名刺客的眼睛被包了起来,手脚也被手铐铐在了床上,而且是分开关押,病房内还有两名全副武装的海军陆战队队员看守,门外亦有两名。

    曲风的身影出现在走廊之中,穿着汗衫短裤,脚上踢踏着一双拖鞋,啪啪的声音在幽静的走廊中显得尤为刺耳,但是病房外的四名战士却是目不斜视,能走进这里的绝不是普通人,当然也不是敌人,所以他们选择了平常对待!

    掏出那本给过魏明峰的证件递给了警戒的战士,两名战士神态肃穆,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向左向右一跨步,露出了身后的房门,一名战士为曲风打开病房门,曲风便走了进去,不多时,病房内的两名战士也走了出来,低声和战友说了一句,四名战士便离开了病房门口,在十米外站定,与此同时,还有隔壁病房门前的两名战士。

    曲风站在了床尾,看着丝毫不能动弹的刺客淡淡说道:“说说吧,隶属哪个部门或者部队!”

    没有回答,刺客的一只独眼怒视着曲风,残体之恨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哪怕明知道自己现在是砧板上的鱼肉。

    “你犯了一个错误,不该带着军用枪支来。”曲风没有厉声喝问,而是淡淡说道:“我只要从枪支的来源上侦查就能知道你们来自哪里,只是牵扯面太广,我不想把事情搞大。”

    “你到底是谁?为何在这里能进出自如?”刺客开口了。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即使我说了你也不知道,我只是个无名小卒罢了。”曲风淡淡说道:“其实你说不说都一样,我知道你们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哪怕明知道这命令是错的也不敢质疑,这一点我很钦佩。”

    “不用说这些好听的,溢美之词我们已经听得太多了,早就免疫了。”刺客冷冷说道。

    “这些我明白,所以没打谱*你说。”曲风淡淡说道:“我此次来只是要告诉你一句话,作为军人,你是国家的兵,职责是守卫国家,而不是某个人的私兵,为了别人的一己私欲当枪使!”

    “你怎么知道我是军人?”

    “我不但知道你是军人,而且还知道你不是专业的狙击手,你的目的只是来混淆视听,掩盖上司真实的行藏,初衷也不是要人命,只是没想到会赔上一只眼睛。”

    “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审问我?”

    “因为我敬你是条汉子,明知道是错还遵令前来,而且还准备好了事后自杀,既然视死如归,命都不要了,为何还要为了一只眼而恨我?再说了,你的眼也不一定会瞎。”

    “你说什么?!”刺客的声调变了。

    “我只是刺中了你们眼角的穴位,并没有刺瞎你们的眼睛,我对我自己的手法非常自信,因为我想知道你们的身份,所以没有直接要你们的命,如果我想,你们早就被签子贯脑而亡了。”

    “如果我说了,你怎么处置我们?”

    “失踪!直到真相水落石出我才能让你们重现世人面前。”曲风淡淡说着,嘴角涌现出一丝笑意。

    “好,我说!”刺客被曲风的话打动了。

    “我们不是华夏军人,是雇佣军,受雇于一个富豪,目的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们两人每人拿了一千万安置家人,事情一旦败露便会自杀,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连让我们自杀的时间都不给,你的身手是我见过的最恐怖的。”

    “雇主名字知道吗?”曲风没想到会是这样。

    “不知道。”刺客答道:“我们刺杀的目标便是那个女孩,那个店铺早已在监视之下了。”

    “明白了。”曲风淡淡应了一句,沉思了很久才说道:“我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归附于我,接受最严酷的地狱训练随时等待我的召唤命令,第二,我将你们送到安全隐秘之地,直到我查出真相。”

    “如果我的眼睛真的没事,我就选择第一条,如果不像你说的那样,我就选第二条,人人惜命,我也不例外,不过我不想窝囊地死去,恨恨而终。”

    “你能说服你的同伴吗?”

    “生死双煞从来都是生死同命,一人之意便是二人之心!”刺客沉声答道。

    “原来你们就是生死双煞。”曲风淡淡笑道:“早就听说生死双煞名震欧洲,却不料竟然跑到华夏来了。”

    “什么名震欧洲,在你面前还不是不堪一击,废物一对!”

    “你是生煞还是死煞?”

    “我是死煞刑者,那个是生煞暗夜。”

    “好一个暗夜刑者,名字够霸气。”曲风赞了一声,最后说道:“我叫曲风,最后问你一句,是选择臣服还是觅地隐匿?我可以保证,你们的眼睛没问题,如果瞎了,我把我的一对眼睛抠下来给你们换上。”

    “既然你如此承诺了,我们选择臣服!”刑者沉声说道。

    “好!”曲风双手互击,又得了两员大将,心中着实兴奋,将刑者四肢上的手铐全部拧断了,将病房外的战士叫了进来,吩咐道:“好生保护,不得任何人可疑人员靠近,一旦发现立即开枪,不用请示!”

    “是!”四名战士齐齐敬礼,一名班长模样的战士出去传达曲风的命令了,不多时暗夜也被扶着进入了这间病房。

    刑者将曲风的意思说了一遍,两人齐齐单膝跪倒,口中呼道:“生死双煞誓死追随,永不背叛,如若违誓,天打雷劈,神人共弃!”

    “起来吧。”曲风扶起了二人,淡淡笑道:“你二人够江湖的,在欧洲这么多年还未忘华夏传统,着实不错。”

    “我们身上流着华夏的血脉,当然不敢颠覆华夏的传统。”暗夜唏嘘道:“其实早就想回华夏了,只是我们都是国际刑警组织所通缉之人,一旦回来,根本无法逃脱华夏警方的追查,所以我们才抱了必死之心。”

    “以后没人敢追查你们。”曲风笑了笑,“你们安心在这里养伤,伤好后我会把你们送走,在没有达到我的要求之前,你们的训练很严酷也很残忍,相比你们之前受过的训练,要难上许多倍,你们可以重新考虑,考虑清楚了就让人通知我。”

    “不用考虑,我们也想成为你这样的强者,只是受制于条件,这只是一个梦而已,我们臣服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刑者沉声说道。

    “既然如此,伤好后我就送你们走,你们的伤七天后自会痊愈!”曲风淡淡说了一句,和二人告别,离开了病房。

    “曲风!”

    刚走出大楼,曲风便被人唤住了,微笑着转过身,看着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女军医走了过来,紧盯着饱满的胸部啧啧出声,“这是谁的功劳啊?竟然摸得这么大了,让我看了都忍住现在就想吃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