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好事多磨(八更求推荐收藏)

    再说魏明峰回到家中后,皱眉坐在了沙发上,接过妻子张茹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后一言不发,怔怔出神。

    “怎么了?你没看到然然?然然说去曲风那里住了。”张茹问道。

    “见到了,我不是为这个发愁。”魏明峰说道:“女儿和小师叔青梅竹马长大,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我是担心小师叔的安全。”

    “你可拉倒吧。”张茹撇嘴说道:“你这个小师叔就是个怪物,还担心他的安全?”

    “你不懂!”魏明峰烦躁地制止了张茹说下去,继续在那里发呆。

    “我是不懂,我只知道你的宝贝女儿拿走了户口本,而且从来没见她如此开心过。”张茹没好气地嘟囔了一句,便朝卧室走去。

    “什么!”魏明峰惊呼一声,旋即大笑出声,笑骂道:“这个小师叔啊,做事总是出人意表,这次还真准备把我们的女儿拐跑了。”

    “你说什么?”张茹惊咦一声,旋即也明白了,上前一把拉住了魏明峰的胳膊,“你是说他俩。。。”

    “高兴吗?”

    “废话!”张茹白了他一眼,拉着魏明峰便朝卧室走去,风韵犹存、体态婀娜的她此时的佯嗔之态犹如少女,惹得魏明峰开怀大笑,一把将其横抱而起,饥色地冲进了卧室。

    过了十点,客人渐渐少了,魏然在那里清点着营业额,曲风一边喝着酒一边说道:“然然,不用点了,这才几个钱啊。”

    “苍蝇也是肉,再说了,这是你的劳动所得,我得算明白。”魏然笑着扬了扬手中的票子,两人的神态言语就像是一对共同创业的小夫妻,男的潇洒俊逸,女的倾国倾城,绝对是这条街上最美的夫妻搭档。

    “一共是一万八,怎么这么多?”魏然最后问道。

    “有位大款吃了三只大龙虾给了一万呢。”曲风笑道:“他自己就占了一半多了。”

    “我知道了,是那个潘大公子吧?”魏然笑了笑,“柳黛儿真没眼光,连你都放弃。”

    “你知道她是谁?”曲风愕然问道。

    “当然知道了。”魏然重新坐在了曲风腿上,搂着他的脖子说道:“她是她,我是我,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是你的,天上地下,我只是你的!”

    “可我和她昨晚上已经。。。”曲风欲言又止。

    “早想到了。”魏然脸上闪过一丝黯然,旋即恢复了正常,“我知道你提出和我领结婚证是有补偿的成分在内,尽管如此,我还是很高兴,因为我一直以为自己只会隐在你背后呢。”

    “然然,我一直不敢和你亲热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你还不到年龄,就算领了结婚证也不能发生关系,必须等到你过了二十三岁生日之后才行,这么说你明白吗?”

    “为什么?”魏然惊异地从曲风身上下来,怔怔地看着曲风。

    “因为你体质特殊,当初你不能修炼师门的心法,所以你师祖才将你送上了昆仑山,还记得小时候我天天给你输入真气按摩吗?”

    “嗯,那时是我最舒服的时候。”魏然瞪着大眼点头说道。

    “那是在为你舒活经脉,你经脉天生处于淤积堵塞之态,我便以童男之身修炼出来的佛魔真气帮你疏通,让你亲*也是在调和我体内的真气平衡,你现在经脉虽然疏通了,但是仍然不够坚韧,只有到了二十三岁之后才行,只有那时你的经脉才相当于十六岁的正常女子,才能经得起我的冲击,届时便会实力大进。”

    “那你还敢调戏我!”魏然狠狠剜了曲风一眼,“见面就看人家的奶!”

    “饱饱眼福嘛。”曲风色色一笑,看看无人注意,再次勾住魏然的衣领向里面看了一眼,旋即换上一副猪哥相,留着口水涎着脸笑道:“秀色可餐,可惜只能看不能吃!”

    “死相!”魏然佯嗔点了点曲风的额头,“还真是好事多磨,等你等得都成老处女了。”说完之后,便转身冲着曲风扭了几下翘臀,出了店门为一桌客人结账去了。

    突然,曲风脸色大变,起身就朝店外奔去,急速冲到魏然身前之时,身上也溅起了两朵血花,忍痛轻呼了一声,随手捡起桌上的两根铁签子便掷了出去,随着两声惨叫声响起,曲风兔起鹘落,不顾客人们的惊讶之色,便窜到了五十米开外的草丛之中,从中提出了两个人,两人无一例外的眼上插着一根签子,单手捂眼,不住地哀嚎,鲜血顺着指缝流了出来。

    “曲风,你没事吧?”魏然哀呼了一声,珠泪顺腮而下,她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为什么要袭杀自己,却知道曲风为她受伤了。

    “报警!”曲风强笑了一下,示意自己没事,淡淡说道。

    “嗯!”魏然不敢耽误,闹事枪击,肯定会造成严重影响,况且还有客人目睹了这件事,只能通过警察部门来处理这些事了。

    警车呼啸而至,魏然作为重案组的组长,肩负起了指挥之责,而此时因为疯狂而腿脚发软的张茹正在帮着魏明峰穿衣,一边嗔道:“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疯狂,你也不怕闪了腰。”

    “年龄再大也是男人!”魏明峰在一只依旧挺拔的丰满上嘬了一口,大笑着走出了卧室,接他的车已经在楼下了,上车后直奔案发现场。

    张茹却是幸福一笑,再次躺在了床上,“老娘先睡一觉,回来后榨干你!”

    魏明峰到达现场后,一切勘查程序已经展开,曲风的伤口被简单包扎了一下,射入体内的子弹早被曲风自己*出来了,看到魏明峰到来,曲风沉声说道:“老毛子产的军用狙击枪,来头不小。”

    “杀手呢?”魏明峰转身问向了魏然。

    “已经送往医院了,眼睛被刺瞎了。”魏然汇报道。

    “把他们转到军方医院,天亮后我亲自审讯!”曲风说着从口袋中拿出一本证件递给了魏明峰,“你去安排一下,这两个人应该是把然然当成了柳黛儿,如此业余显然不是专业杀手,身份一定不简单,这件事注意保密,命令你的人不许走漏一丝风声。”

    “好~”魏明峰拿着证件匆匆离去,脸色凝重无比,此时的他越来越觉得曲风之前和他说的那些话非常有道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事情就严重了。

    打发走魏明峰,曲风苦笑了一声,看着魏然说道:“然然,明天恐怕去不了了。”

    “没事,我知道你的心就行了。”魏然不自然地一笑,“我去忙了。”

    “去吧。”曲风点了点头,点燃了一根烟,陷入了沉思。

    发生了枪击,这条街再次变得热闹起来,曲风干脆借机关了店铺,反正他也不准备干了,正好有了理由,当天晚上便住进了魏明峰家。

    魏明峰家是复式楼房,是东海市配给他的住房,夫妻二人住在一楼,而魏然则是独霸了二楼,有着一间练身房,一间卧室和一间书房,柔软的大床上,魏然一丝不挂缩在了曲风怀中,小手握着那根巨大,久久不语。

    而曲风的一只大手握住了一只丰满,不断地揉搓着,在知道了女人的滋味后,曲风早已按捺不住了,却不敢造次,两人做足了前戏,却始终不敢踏入警戒线,只好回味着余韵相拥在了一起。

    “又想要了?”魏然翻身将头埋在了曲风怀中,柔声问道。

    “嗯。”

    魏然娇柔一笑,平躺直了身子,让背部有伤的曲风调转身子趴在了自己身上,小嘴一张便*了,紧接着自己的丘壑也感到了一条柔软湿滑之物在圣地来回滑动。

    “咕噜~”半个多小时后,魏然咽下了一大口牛奶,这才说道:“幽幽,别折腾我了好吗?”

    曲风闻言翻到了床上,再次将魏然搂进了怀中,“睡会吧!”

    “嗯。”魏然双腿微微一张,夹住了自己的挚爱之物,一只手搂住了曲风的腰,不多时便睡着了,为了能帮到曲风,她在极力控制着自己体内的那股**,尤其是今天晚上曲风的受伤,让她更加坚定了这个信念,来日方长,不在这一会工夫,这就是她告诉自己的话,虽然好事多磨,却幸福无比,因为有了曲风的承诺,让她相思很多年的心愿终于了了!

    说多了我自己都觉得罗嗦,但还得说啊,新书上传,求各位大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