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疑窦丛生(七更求支持)

    曲风待潘岳走后,脸上罩上了一片寒霜,眼神变得冰冷,“婉婉的事情本该是绝密,这京城大少如何得知?虽然家世显赫,却也无法得到这种绝密消息,可他的表现显然对婉婉的行踪和目的了如指掌,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这潘岳有问题,一个就是婉婉有问题!”

    就在曲风疑惑之际,潘岳再次回到了柳黛儿身边,将自己的一番苦心昭示了一遍,最后说道:“黛儿,你父母已经同意我们在一起了,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二老伤心吧?虽然此事柳爷爷并不知情,但凭借我爷爷和你爷爷之间的关系,问题应该不大,听我的话,跟我走好吗?”

    这几句话一出,柳黛儿犹豫了,潘岳说的是实情,自己也曾向自己的爷爷问过曲风的事情,但自己的爷爷只是说有缘自会相见,却闭口不提婚约之事,与之形成反差的是,潘岳的爷爷潘连才却是经常去自己家找爷爷,二老相谈甚欢,亦有联姻之心,虽然自己还有个姐姐,但潘岳对自己却是一往情深,想到这些,柳黛儿犹豫了。

    曲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柳黛儿的神情变化丝毫没有逃脱他的视线,正在推测其中内情的他心一沉,也察觉出了其中的蹊跷,“看来柳老爷子也有悔意,既然如此,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罢了,随缘吧!”

    一直希冀曲风能为自己站出来的柳黛儿渐渐失望了,她发现曲风完全没有这个意思,想起在发生关系之前的陌生以及十多年未见的疏远,她的心渐渐不再坚定,看着一脸焦急和关切之情的潘岳,柳黛儿点了点头。

    潘岳见状大喜,一把拉住了柳黛儿的小手,牵着她走出了店铺,炫耀似的走到了曲风身前,趾高气昂地看着曲风一眼,旋即拉着柳黛儿走过了烤炉,钻进了路旁开来的奔驰车中,装有防弹玻璃的奔驰缓缓离开了,在此过程中,柳黛儿并没有回过一次头。

    曲风苦笑了一下,旋即自嘲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苦单恋一枝花?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说到这里,曲风拿起烤好的食物送到了客人桌上,叼着一根烟走进了店内。

    “老魏,事情已经超出我的预料,保护之责我已经无法进行了,京城那个潘家大少爷来了,好像和柳黛儿的关系很是亲密,下面的事情就不归我管了啊。”曲风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说道:“什么他吗的药水啊,不过是激发人体潜能的兴奋剂而已,夜郎自大!”

    魏明峰在电话那头说道:“好,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别看不起这种药水,你以为我们的战士都像你的那些人啊?”

    “好了,这话先不说了,你来我这里一趟吧,我不想呆在东海了,你帮然然办一下手续,我带着她回首都!”曲风最后说道。

    “尼玛,你真想拐跑然然啊?”魏明峰也不顾什么师叔了,暴骂出口,“你给我等着,我一会就到!”

    魏明峰不多时便赶到了,风风火火地冲进了店内,看着曲风正坐在刚才潘岳坐过的桌前,桌上放着三只大龙虾和一沓现金,此时他也知道曲风肯定受刺激了,否则以曲风现在惫懒的脾性根本不可能提出回首都的。

    “怎么了?受刺激了?”魏明峰指了指桌上的一沓现金说道:“十个潘岳加起来也没你有钱吧?你还能把这些俗物看在眼里?看来是那个柳黛儿刺激的。”

    “滚蛋~别说没用的。”曲风骂了一句,旋即正色说道:“昨晚上来了三拨人,有想杀柳黛儿的,有想掳走她的,今天这个潘岳又出现了,我觉里面有蹊跷,所以我才想回首都查一下。”

    “那你带着然然走是什么意思?”魏明峰诧异问道。

    “尼玛,我不带着她,以她的脾气你觉得你能留得住她吗?她知道我走了,肯定会给你撂挑子跑去找我的,她知道去哪找我吗?”曲风骂道。

    “也是,还是你了解她!”魏明峰俨然以老丈人自居了,“虽然说你是我师叔,但我也是你的老丈人。。。”话还没说完,便被曲风一瞪,吓得不敢说了,别看自己奔五了,但在自己这个小师叔面前还真没这感觉,确切地说,他有点怕曲风。

    “还记得三年前我为什么大闹一场吗?”曲风小声问道。

    “师叔,你的意思是柳黛儿的药水。。。”魏明峰惊声问道。

    “小声点!”曲风伸手弹了一下魏明峰的鼻尖,怒喝了一声,旋即才说道:“这种药水三年前我就知道了,因为能缩短血蚺的生长周期,而血蚺又是寻找龙脉的必备之物,所以我怀疑想杀柳黛儿的人是占据了龙脉的家族,而想掳走她的人也无非两个可能,一个是没有龙脉支撑的家族,比如潘家,一种是别有用心的境外恐怖组织或者敌对国家!”

    “师叔,可是三年前因为你公开宣扬这种论调,又因此打伤那么多人,所以才把你关了进去,如果你回去后旧事重提再引起冲突怎么办?难道还想再被关三年?”

    “滚蛋~~我现在没那么没脑子了。”曲风笑道:“给你师傅说一声,让他给我看看首都的风水走向,然后帮我拿下一个龙脉最盛的地方,做什么的都不重要,我要学学姜太公!”

    “可柳黛儿才是关键!”魏明峰沉声说道,“你离开这里岂不是舍本逐末?”

    “她愿意跟着那潘大少爷走我能拦得住?”曲风苦笑道:“长大了都有自己的主见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你不主动难道指望女孩子主动?你怎么想的啊?你以为是个女孩子都像然然对你那么死心塌地啊?”魏明峰调侃道:“要不然然对你死心塌地我才不舍得让她跟着你这个*大少呢,怎么说也是东海市公安局局长的千金,追求者无数!”

    “柳黛儿认出我后我就知道自己这小老板做不成了。”曲风颓然一叹,“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什么时候走?”魏明峰问道。

    “明天吧。”曲风沉吟了一会说道:“要不先不要告诉然然了,我自己去。”

    “明天太急了吧?我师傅那边怎么也得几天啊?”魏明峰急道,“你不带然然走我不管,你自己去和她说。”

    “带着她怕有危险!”曲风有些担忧。

    “那你就娶了她,住在一起了实力也就自然而然上去了,师祖当年让然然跟着你不也是这意思吗?”魏明峰笑着说道:“当年师祖早已默许你们的婚事了,我只是怕然然忍不住,所以一直以辈分压着她。”

    “我知道!”曲风点了点头,“那么三天后我俩去首都,这个店暂时关了或者盘出去吧。”

    “师叔,你也到年龄了,就算按照你那里的规矩,你也早够条件了,我看不如娶了然然算了,我也长长辈分!”

    “尼玛,就算我娶了然然,你敢让你师傅喊你叔叔吗?能得你不行!”曲风骂了一句,抬腿走人了,不多时便拿着一把烤好的食物回来了,一只手还提着一桶扎啤!

    “真想呆在这里不离开啊,这里太舒服了。”曲风叹了一声。

    “我知道你来东海也是因为然然在,你俩的感情我们都看得很清楚。”魏明峰喝了一大口扎啤,亦是叹道:“我也不知道师傅为什么一直让我呆在东海,一呆就是十多年,这局长我都干了十年了,唉~”

    “东海市是龙脉直入东海的咽喉,而且正处在一个节点上,又是重要军事基地所在,无论从哪方面看,东海市不容有失,有你在,你师傅也放心。”曲风和魏明峰碰了一杯,“我给然然打电话,让她来陪陪我这个失意之人。”

    “艹!”魏明峰直接无语了,眼睁睁地看着曲风给魏然发了一条短信。

    魏然来得比魏明峰还要快,来了后便像个老板娘一样跑前跑后,为客人拿这拿那,一会又跑去结账,忙的不亦乐乎,等闲下来后,这才跑进店内,一屁股坐在了曲风腿上,端起曲风的酒杯就喝了一大口。

    “好了,你先回去吧,车子留下,明天有用!”曲风单手搂住了魏然,对魏明峰说道。

    “你的车呢?”

    “我的车太招摇了。”曲风嘿嘿一笑。

    “靠!”魏明峰不顾自己的女儿在侧,爆了句粗口走出了店铺,招了辆出租车便离去了。

    待魏明峰走后,魏然扭头便在曲风嘴上亲了一口,惊喜地问道:“你短信上说的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东西带齐了吗?”曲风柔声问道。

    “当然带齐了!”魏然嘿嘿一笑,脸上尽是幸福之色。

    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