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京城大少(六更)

    长期以来养成的警觉让曲风再一次救了柳黛儿一次,只是这次相救来的不是时候,两人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心理都处在一个极其尴尬的处境,不敢动也不敢快活,屋外的那个狙击手随时可能会射出致命一枪,哪怕是曲风实力再高,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出击。

    “好刺激!”柳黛儿此时眉头舒展而开,感受着体内的充实,想起刚才的那一枪,忽然咧开小嘴笑了,“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还真是别致呢,动几下嘛,不疼了。”

    “不做死就不会死!”曲风苦笑道:“我中枪了!”

    “啊~”柳黛儿惊呼一声,便要退出来查看曲风的伤势,却发现好像很难,自己的器具正是十大名器中的四季漩涡,易进难出,因为通道形似田螺,从外到内越来越窄,一旦玉门被开,便会越缩越紧,除非尽兴,否则很难拔出!

    “没什么事,擦破了点皮,国内是不可能有正规的狙击枪了,都是些组装的,组装的轻狙还打不死我。”曲风笑了笑,“现在知道我为什么现在不要你了吧?”

    “那你动动嘛!”感受着春水横流,柳黛儿娇喘着,“里面麻痒的很,你不动我怎么止痒啊?”

    说到这里,柳黛儿看着还不想动的曲风一个劲地诱惑,“你给我止痒我就给你玩弄脚丫子,允许你亲它!”

    “真的?”曲风大喜过望,动了两下,惊疑问道:“难道亲它你不怕痒了?”

    “好大!”柳黛儿的声音充满了无尽的诱惑,“你不给我我就不松开,你就玩不了你最爱的小脚丫,你可以一块玩的!”

    柳黛儿的俏脸上春色荡漾,弯起一腿,将保养得比小手还要细嫩的小脚递到了曲风眼前,“只准亲,不准舔,否则我觉得恶心!”

    “我只喜欢握着玩!”曲风笑着握住了浑若天成的玉足,下面可是缓缓地来回进出,柳黛儿将外面的危险抛之脑后,呻吟声越来越大,被变大的毛毛虫冲击得左右摆头,一头乌丝渐渐变得凌乱,曲风的动作也越来越猛,逐渐地,呻吟声变成了欢叫,犹如百灵啼鸣,最美的乐章也难以企及此时的欢叫。

    “幽哥哥,我不行了。”柳黛儿突然死死抬起了翘臀,娇躯变得僵直,良久才长长呼了一口气,“好美!”

    **难耐之下,曲风逐渐加快了频率,在柳黛儿第三次尖叫之时,这才达到顶点,一股热流直冲*,柳黛儿被刺激得花枝乱颤,玉门一松,这才放开了毛毛虫。

    “幽哥哥,你好棒!”柳黛儿变得有些癫狂,翻身去查看曲风的伤势,只见在曲风肩头嵌着一颗子弹,只是流了极少数的鲜血,这才微微松了口气,“你的身体强度越来越厉害了,是不是快到金刚不坏之境了?”

    “早着呢,佛魔功才第一重,没有你这些极品女人是不可能达到的。”曲风笑了笑,疲软的毛毛虫从玉门滑出,站直了身子朝窗户外面看去,却发现对面空空如也,杀手显然早已离去,正待开口,发觉毛毛虫又被柳黛儿含在了小嘴之中。

    不多时,两人再次陷入了激战之中,一对青年男女尽情发挥着自己的热情,缠缠绵绵直到凌晨方才罢战,相拥而眠。

    怀中抱着一丝不挂的柳黛儿,曲风悠然点燃了一根烟,看着握着毛毛虫不松开的小手,曲风幸福一笑,这才陷入了沉思之中,“来了三拨人,那些假冒忍者的人肯定是半路出家的,只学到了一些隐术,进屋之人只是想掳走婉婉,而那个狙击手的意图很明显,便是杀了婉婉,这些人到底是何方势力呢?”

    没有答案,曲风索性放弃了思考,“只能水来土屯兵来将挡了,我就不信有人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却出对婉婉不利的事情来!”眼中闪过一丝阴戾,曲风按灭了手中的烟蒂,身体向下一划,反手抱住了柳黛儿,双手一伸,握住了一对丰满,缓缓闭上了眼睛。

    意外重逢的第二天两人的关系便有了实质性的尽展,看似美好的背后却有着诉不尽的麻烦,两人睡醒后刚刚起身,麻烦就来了。

    柳黛儿因为昨夜的疯狂身体有些不适,便没去实验室,而是呆在了卧室之中,曲风则是自己换了块玻璃,做完这些之后,曲风便打开了店门,开始忙活一天的生意,白天的顾客虽然不多,但有一个是一个,基本能保证成本,晚上才是净赚的利润,对于那些收保护费的地痞恶霸,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前脚刚和柳黛儿亲密接触,后脚便有好事者找上了门,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京城第一豪门的大少爷潘岳!

    说起豪门大少,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纨绔、富二代等字眼,但是这个潘岳和其他纨绔大少和富二代不同,自小留学米国,二十四岁取得博士学位后没有像其他留在米国发展,谢绝了很多米国研究部门的挽留,回到国内发展,创建了一家软件公司,据传身价已经过亿,而从回国到过亿身家,潘岳只用了六年时间,是首都中关村的一个奇迹。

    而潘岳一直单身,原因就是当初刚回国的他被还是少女的柳黛儿所迷,陷入了痴恋之中,两人的关系也算要好,虽然不是男女朋友,但是也超越了兄妹之情,尤其是柳黛儿的父母对潘岳十分满意,瞒着柳老爷子不说,有撇开昔日婚约促成二人的想法。

    还沉浸在与曲风欢愉之后的余韵之中的柳黛儿在看到潘岳时脸色稍微一变,拉着潘岳在一张桌子上坐下,轻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你来了东海,所以很是担心你的安全,所以便处理了一下手上的工作赶过来陪你了!”潘岳微微笑着说道:“你知道的,我一天不见你就浑身不自在!”

    柳黛儿压低了声音,潘岳却没有,正在为一位客人结账的曲风闻言之后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说话,笑着收钱送走了客人,这才走到潘岳身边问道:“你要吃点什么?”

    “随便来点吧。”潘岳皱眉看了看店内的环境,皱眉说道:“弄得干净点,什么贵来什么!”

    “好嘞~”曲风爽快的答应了一声,仿佛看到了财神爷,转身就朝冰柜走去,从中拿出三只大龙虾便走了出去,“有钱不赚王八蛋,谁让你钱多呢!”

    不多时,三支大龙虾便烤好了,独门技艺,在这海鲜大排档一条街上,没有人能做出这种烧烤,就连一向挑剔的潘岳也是赞不绝口。

    柳黛儿却是一口未吃,看着动作风轻云淡、浑不在意潘岳出现的曲风,她心里犯起了嘀咕,她拿捏不准曲风现在的脾气,也不愿伤害到任何一人,找不到方法的她脸上涌现出一股苦涩,她希望曲风来为她解围或者直接向潘岳表明和自己的关系,而不是自己开口拒绝。

    然而此时的曲风早已锋锐内敛,早已不是十多年前的曲风了,变得更加沉稳,尤其是三年的监狱生活让他处事变得更加圆滑,也只有在大是大非上才会显现出他的峥嵘,锋锐尽显,一言断乾坤!

    “黛儿,我们走吧!”潘岳数也没数留下了一沓钱,拉起了柳黛儿的小手便欲离去。

    柳黛儿面色一变,指了指正在忙碌的曲风说道:“他就是保护我的人,除了他之外,我谁也不跟着走!”

    “什么?!”潘岳的嘴巴张的大大的,看着曲风好半天,这才惊诧问道:“他只是一个个体老板,如何能保护得了你?”

    “他就是我那个未婚夫!”柳黛儿咬了咬嘴唇,曲风不说,那么只能自己说了,总不能让潘岳一直误会下去,如此一来,她心中难安。

    “我决不允许你成为一个个体老板娘,在这里经受风吹日晒,你天生丽质,应该备受呵护,而不是在这里平凡的老去,即便他是你的未婚夫,你也不应该受苦!”潘岳失态了,强烈的妒火点燃,快步走到了曲风身前。

    “离开黛儿,我把我公司的股份给你一半,你现在的身份根本配不上她,如果你爱她,就该给她更幸福的生活,而不是在这里跟着你受苦!”潘岳站在曲风身旁嘶吼着。

    “以为有钱就能买到一切?”曲风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淡淡说道:“就算你给我一半股份,到时我的身价和你一样多,我穷她还愿意跟着我,别说我也成为富豪了!”

    潘岳闻言一呆,接着愤愤说道:“你一个人如何保护黛儿的安全?我这次请来了专业的安保人员,有着最先进的安保设备,一定能确保黛儿的安全,顺利完成这次实验,而且我已经让助手招募了一千名志愿者,包括形形色色的人,而这些哪一项能离开钱?这些你能帮黛儿做到吗?”

    “这些话你应该去和她说,而不是和我说,看看你做的这一切她是否动心!”曲风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转身冲着柳黛儿笑了一下,继续自己手中的工作。

    潘岳这个京城大少再一次吃瘪了,本以为柳黛儿必会成为自己的女人,可惜曲风横空出世,将自己的一切美好愿望全部扼杀掉了,恨恨地看了曲风一眼,转身走向了柳黛儿,准备说服柳黛儿跟着自己离开。

    觉得好就支持一下幽墨,不胜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