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男女授受不亲?(五更)

    “男女授受不亲!”曲风笑着说了一句,慢慢地将房门关死了,直接将房中的哀叹声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哪怕是知道我是谁。”柳黛儿眼角划出一滴珠泪,“我不是有意饿死你的猎隼的,是我忙着做试验忘记了,难道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还不如那只鸟吗?”

    幽怨的语声飘进了曲风的耳中,曲风苦笑着摇了摇头,淡淡说道:“都过去十多年了,不要想这么多了,没想到你现在成了名震全球的科学天才,也许等你的研究有了结果,说不定就能获得诺贝尔奖了。”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柳黛儿的神情变得很是痛苦,“自从你不搭理我之后,我便将心思都用在科研上面了,虽然还是和以前爱玩爱闹,但却没有以前开心了。”

    突然,坐在门外的曲风一跃而起,闪身进了卧室,身体高高跃起,下一刻手里便抓着一条黑白相间的海蛇落在了地上,手指用力将海蛇捏死,“还来?还真是没完了!”

    说着便欲转身奔出,柳黛儿突然痛哼了一声,曲风大惊,急忙掀开了毛毯,赫然发现毛毯下面还有一条毒蛇,而这条毒蛇不是海蛇,柳黛儿的大腿之处已经变得乌黑了。

    “靠!”曲风爆了句粗口,伸手抓住毒蛇一把捏死仍在地上,在柳黛儿大腿根部点了几下,低头便对准了被毒蛇咬伤的地方吸了起来,接连吐出三口黑血,直到柳黛儿的血液渐渐变红,曲风这才停止了允吸。

    松了一口气,曲风正欲侧头安慰柳黛儿,却看到纯棉的白色内内中间有了一片淡淡的水渍,心神一荡,顿时感到了自己先前按住的大腿光滑无比,柔弱无骨地修长大腿显得如此的迷人,一时没忍住,又在伤口上亲了一口。

    “现在你还说男女授受不亲吗?”柳黛儿的俏脸酡红,反手勾住了曲风的脖子,按在了自己的小腹上,曲风的姿势顿时变得怪异,屁股高高撅起,双脚踩在地上,而头却被摁住了,目光所及之处,正是那隐约露出几根体毛的神秘之地。

    一股淡淡的香气飘进了鼻中,曲风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极力控制着**从柳黛儿怀中挣脱出来,“你身上还是那么香。”

    “十多年了,你不想再看看你儿时迷恋的地方吗?”柳黛儿轻声问道。

    “你怎么改名字了?”曲风没有回答柳黛儿的问题,反口问道。

    “你小时候说过我柳黛弯弯的,所以我便把名字改了!”柳黛儿轻声说着,“你怎么也改名字了?”

    “你回到首都后不久我也离开了昆仑山,为国家做事,名字就用回本名了。”曲风笑了笑,“三年前闹了点事被关了三年,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在你扎王卫的时候我就怀疑了,所以才回来确认一下,当你听到无毒不丈夫那句话我就知道我猜对了。”柳黛儿也是笑了笑,“没想到当年的哥哥竟然变得如此英俊了。”

    “你也变了,不再是那个病怏怏的小女孩了,而且还成了科学家,二十一岁的天才科学家,好厉害!”曲风笑了,柳黛儿也笑了,一些事情说开了也就没事了。

    “抱抱我!”柳黛儿轻舒双臂,“这些年来再也没有体验过在你怀中的那种安全感了,小时候被你抱着睡觉的感觉怎么也无法抹去,我托爷爷打听过你的消息,可是爷爷根本不说,说有缘自会相见!”

    曲风无奈,坐到床上抱住了柳黛儿,闻着那淡淡的兰花香气,一时陶醉了。

    “魏然是当时的那个跟在你后面的小姐姐吗?”柳黛儿缩在曲风怀中,轻声问道:“她好像非你不嫁。”

    “是她。”曲风笑着说道:“按辈分比我低了两辈。”

    “它碰过女人了吗?”柳黛儿伸出小手钻进了曲风的运动裤中,下一刻便如触电般缩回了小手,“怎么这么大了?以前小小的,就是条毛毛虫!”

    “我长大了它自然也长大了!”曲风笑着说道:“不过还没吃过肉!”

    “我的也没吃过呢!”柳黛儿拉过曲风的一只手附在了小腹上,“除了你之外,再无人见过她,她也长大了,不过好丑!”

    “我去处理一下这两条蛇。”曲风移开了小腹上的大手,提前两条毒蛇出去了,足足过了半小时,曲风才端着一盘香味扑鼻的菜肴走进了卧室,“它们吓着了你,我就把它们做成菜肴补偿你!”说着用手捏起一块塞进了柳黛儿的小嘴中。

    “好吃!”柳黛儿一笑,眉毛弯弯,一对美眸也变成了月牙状,嘴角还出现了两个小酒窝,甚是迷人,叫了一声之后,再次张口了小嘴。

    就在曲风和柳黛儿再续前缘之时,魏然正在家中无聊地玩着网络游戏,嘴中嘟囔着,“**,没我这盆凉水在,肯定会出事,以为我不知道你俩的奸情吗?小时候就互相玩,一个色狼一个色女,要不是太师祖同意了你俩的事情,我才不回来呢!”

    “我想吃毛毛虫了!”柳黛儿脸色羞如红布,小手再次伸进了运动裤中,抓住了她为其起的名字,感受着逐渐变大、变硬、变粗的毛毛虫,娇羞道:“现在你还说男女授受不亲吗?”

    “我。。。”曲风的心也乱了,他不是柳下惠,而且从小便被众人喊为小色狼,只是自己的师傅虽然纵容他儿时的胡闹,却在他十六岁时告诫过他,除非寻找到十大名器之女,否则不得轻易破身,而柳黛儿便是自己的师傅亲口应允的婚事,检查者便是自己的师姐,在确定柳黛儿是十大名器之一的四季漩涡之后,婚事便定下来了,只是两小因为一件事而闹翻了,分开十多年后这才再次相逢。

    “帮我脱衣服!”柳黛儿的呼吸渐渐变得沉重,“再次遇到你我不想再错过了,这些年心中满满的都是你的影子,我是你的未婚妻,你不能不承认!”说着便慢慢低下头,褪掉了曲风的运动裤,张开小嘴*了那早已成了精的毛毛虫!

    “婉婉,现在不是时候!”曲风叫着柳黛儿的小名,柔声说道。

    “我想要!”柳黛儿固执地将曲风的运动裤完全褪下,香舌在毛毛虫附近流连着,“不管以后你有几个女人,我要成为你的第一个女人,魏然只能做第二个,因为是我第一个吃到毛毛虫的。”柳黛儿的小嘴咬着毛毛虫的头部,娇喘出声,慢慢地调转身形,将还穿着内内的牝户对准了曲风的大嘴,“像小时候那样!”

    曲风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扯住了内内的两边,微微用力,内内便离体而去,晶莹欲滴的唇瓣微微开合,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柳黛儿娇躯乱颤,轻吟出声,嫣红的凸起变得更加晶莹,在被*了一阵子之后,突然死死地堵在了曲风的大嘴之上,娇躯急速地颤抖着,“这感觉好美!”

    说完之后,从曲风身上下来,躺在了床上,双腿分开,媚眼如丝,娇声说道:“幽哥哥,我们都长大了,要了我!”

    曲风原名叫曲幽,和柳黛儿一样都改了名字,这也是两人都未在第一时间认出对方的原因,小时候的柳黛儿体弱多病,她的爷爷带着两岁的她亲赴昆仑山求医,从此她便被留在了昆仑山上一呆便是六年,六年来和曲风形影不离,除了自己学医或者曲风练功时之外,两人就算睡觉也在一起,高绝的医学天赋让柳黛儿成了一名小神医,同时在学医过程中也对人体产生了兴趣,而曲风便成了她的研究对象,互相亲吻也成了两人睡前必备的游戏。

    到了后来,魏然也加入了进来,只是晚了两年,不过两女都吃过毛毛虫,曲风十一岁那年,病愈的柳黛儿和魏然先后离开,曲风也入世开始历练。不同的是,柳黛儿和曲风一直未见,而魏然却和曲风时常见面,感情急速升温,直到曲风被关进监狱。

    “婉婉,现在不行,你现在还有任务在身,等你忙完手头的事之后再说!”曲风没有急于进去,而是再次俯下了头。

    突然,正在贪婪享受嫩鲍的曲风霍然抬起头来,眉头一皱,快速地抱起了柳黛儿,身影一闪,紧接着卧室玻璃便碎了,一颗子弹随即打在了柳黛儿刚才躺过的地方,接着又是一声玻璃破碎之声,曲风肩头溅起了一朵血花,吃痛之下的曲风身体一紧,还未完全软下去的毛毛虫却顶在了两片唇瓣之间,在抱着柳黛儿向床头倒去之时,毛毛虫破壁而入,毫无准备的柳黛儿痛呼一声,翻起了白眼。

    “我艹!”曲风感受着紧凑,恨恨出声,对于那个刺杀之人恨极,恨不能扒了他的皮,如今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只好僵持着身子,动也不敢动!

    新书求支持,谢谢各位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