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贴身保护(四更,求推荐支持)

    曲风回到店内后,从后面的卧室中拿出了一个旅行包,拉开之后,从里面拿出了几件东西,两把金色沙漠之鹰,一把有着奔驰标志的车钥匙,还有六个弹夹,摩挲了一会,“老伙计,现在又该用到你们了。”

    说到这里,腿一抬,军刺便出现在了手中,和金枪放在了一起,将金枪拆卸了一遍,然后装上了弹夹,“子弹有些少,唉~”

    晚上,魏家三口和柳黛儿如约而至,曲风大展技艺,五人边吃边聊,曲风照样没有营业,这家店铺是魏明峰妻子娘家的产业,一直由其大哥经营,曲风回来后便交到了曲风手里,对外和魏然一样称呼原来的老板为舅舅。

    一直到了十点钟,魏明峰夫妇这才离去,魏然就是不走,曲风无奈,只好让其留下了,两人睡在卧室,自己睡店中。

    “又修炼?”魏然的身影出现在曲风身边,嘟着小嘴嗔道:“你也不怕阴阳失衡?”

    “干嘛?不睡觉跑出来干嘛?”曲风盯着只装着一件半透明睡衣的魏然,伸手拉开领子向里面看了一眼,“也不穿内衣,存心诱惑我是不是?”

    “你就是没良心!”魏然爬上了桌子,和曲风面对面坐着,睡裙被双腿撑起,裙内风光一览无遗,光滑无毛,高高的丘壑中间有着一道窄窄的细缝,正是十大名器中的飞龙穴!

    “看,看什么看?你以为我真想嫁给你啊?”魏然突然双手支在了桌子上,双腿抬起放在了曲风的肩膀上,再上前一划,美丽、充斥着无尽诱惑的*便出现在曲风嘴边,“不管了,小时候我给你嘬,现在我要你还债!”

    “胡闹!”曲风怒斥了一句,抱着魏然坐在自己怀里,咽了口唾沫,强行将心中的**控制住,“小时候不懂事,现在你我都大了,不能再这样了啊,毕竟我是你的小师叔祖。”

    “那你是男人吗?”魏然咬住了曲风的肩膀,“为了你我都调回东海了,就是为了等你回来后能天天看到你,你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吗?每天夜里想你想的都想哭!”

    “过段时间好吗?”曲风脸上现出一股柔色,柔声说道:“等这件事情完了,我亲自带你去昆仑山找师傅禀明此事,婚姻大事必须奏请长辈的,我没有父母,只能找师傅做主了!”

    “真的?”魏然惊喜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曲风笑着刮了一下小鼻子。

    “好!”魏然欢喜地叫了一声,趴进了曲风的怀中。

    突然,曲风脸色一变,“进去保护那柳黛儿,这些人来得还真快!”

    拍了拍还在沉浸在喜悦中的魏然,曲风从腰间拿出一把金枪交给了魏然,自己抽出军刺站在桌上轻轻一跃,身形便翻上了屋顶的一处天窗,身形一缩便钻了出去,站到了店铺的牌子后面。

    “胆子还真大,外面的人还这么多就敢前来,当真是肆无忌惮了。”曲风眼神一寒,心中不住地冷笑。就在这时,店门前突然出现了五道人影,“还真下本钱啊,派来了五名中忍,可惜只有死的份,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人来替你们收尸啊?”

    此时的曲风出现在了五道人影后面,冷笑出声,五道人影霍然转身,惊疑地看着曲风。

    “别看了,一起上吧,你们这些小鬼子也就只会干偷鸡摸狗的事!”曲风讥笑了一句,手中的军刺一指,“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本事敢来华夏撒野!”

    五名忍者突然齐齐闪去了身形,消失在夜幕中,曲风冷笑了一声,右手突然斜斜刺出,一名忍者便痛苦地捂着咽喉倒地而亡,紧接着向下一划,一名忍者又捂着被划开的脸惨嚎着现出了身形!

    “不对!”曲风心中一动,不再对付还在暗处的三名忍者,军刺一挥,便将卷帘门上的锁砍断了,身形急急冲向了店内,而此时三名忍者现出身形向曲风攻去,而且都是虚招,意图就是阻止曲风进入店中。

    曲风不顾逐渐跑来的路人,眼神一冷,连劈了三下,三名忍者便惨嚎着倒地,胸前都被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不要钱地喷涌而出。

    曲风急速冲向了后面的卧室,一进卧室就看到魏然身上穿着t恤和短裤正和一名蒙面人激斗,但明显处于了下风,胳膊和腿上已经出现了好几道刀口,鲜血直流。

    怒吼一声,曲风跃身上前,挡在了魏然身前,军刺接连刺出,每一下都会刺在蒙面人的身上,蒙面人手中的短刀上下翻飞,却无法挡住曲风的攻击,身上被刺了五六下,慢慢退出了卧室,虚晃一刀,撒腿就往外跑,曲风担心魏然的伤势,也就没有追击,而且现在围观之人众多,他也不好开枪,只好任由那蒙面人逃了。

    “没事吧?”曲风转身扶住了魏然,从床头柜中拿出了一个小瓶,用指甲挑了一些粉末在伤口上,不多时,魏然的伤口便结痂掉落了,露出鲜嫩的皮肤,和平时并无二致。

    “没事!”魏然有些沮丧地说道:“我真是三脚猫的功夫,你再晚来一会我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我都说了这工作不适合你了。”曲风笑了笑,摸了一下小脑袋,转身看向了昏迷的柳黛儿,皱眉说道:“这些人是想掳走她,不是杀她!等你老爹来了后,你就跟着他离开,我必须贴身保护她,否则还真危险!”

    “在床上贴身保护吗?”魏然看着曲风一眼不眨地盯着柳黛儿的躯体,恨恨地为她盖住了**,吃味地问道。

    “只要你愿意,我没意见!”曲风坏笑着又拉开魏然的t恤向内看了一眼,“她的好像比你大一些!”

    “你给我摸摸也能大一点的!”魏然没好气地说道:“我没发育时你老摸,发育的时候你却不在了,长的小都怪你,要是有个男人帮我摸的话,我的也一样大!”

    “都这时候了,你还胡闹!”曲风怒斥了一句,听着外面的警笛声,转身走出了卧室,赫然发现王卫等人也来了,只是胳膊上都吊着绷带!

    “对手很强!”王卫一脸悲痛之色,“我们又牺牲了一个兄弟!”

    “两边下手,这些人想要做什么?”曲风闻言惊咦了一句,最后说道:“你们都回首都养伤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嗯,我回去照实说?”王卫问道。

    “行,随你们的便。”曲风淡淡说了一句,看着被警察抬出去的那些忍者的尸体,突然上前拉开了盖在尸体上的白床单,抓起一只手仔细观察了一会,“假冒的,这些人不是倭人!”

    “你怎么知道?”魏明峰此时也赶到了,惊声问道。

    “手上的老茧不对,倭国武士自幼双手持刀,十指都有老茧,而这些人只是右手有老茧,虎口之处也多,显然是长期握刀握枪所致,看来国内的卖国贼也不在少数!”

    “那柳黛儿就交给你了,我们先收队!”魏明峰点头说道。

    “嗯。”曲风点了点头,警察们迅速离去,不用勘测现场,当然用不了多久,来得快去得也快,魏然也被魏明峰带走了,走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抗拒,因为她得到了曲风的承诺。

    曲风干脆也不拉下卷帘门了,熄了店内的灯,将玻璃门用铁棍在里面闩好,直接走进了卧室,此时的柳黛儿已经醒来,见到曲风进来,柔柔一笑,“给你添麻烦了。”

    “没什么,我在我帮我师侄,保护你是他的职责,既然我答应了他贴身保护你,那这也是我的职责,没什么好客气的。”曲风笑了笑,走到了卧室门口盘膝坐下,“你睡吧!”

    “你的脾气一点也没变!”柳黛儿轻轻叹了一声,“你不是贴身保护我吗?怎么离着这么远?”

    求推荐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