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无毒不丈夫(二更,求收藏推荐)

    那个美女看到警车来到,眉头也是紧紧皱了起来,恶狠狠地瞪了为首大汉一眼,大汉眼露惭色,一句话也不敢说,一瘸一拐走到了警察跟前,将自己和同伴的伤指给了警察看,旋即警察便收起了签子,走到了曲风面前说道:“你涉嫌打架斗殴,又伤了人,跟我们走一趟吧!”

    曲风闭眼舔了一下嘴唇,表情很是无奈,叹了一声便向警车走去,走到半路突然回头对大汉说道:“我一天的营业额是一万,我回来后数钱,在里面呆几天就要看到多少钱,到时如果没有,我的签子就不是插你脚面这么简单了,你那对招子我先预定了!”

    警察见曲风在自己面前还如此嚣张,不禁感到颜面不存,重重推了曲风一把,“在我们面前你还敢嚣张,竟敢恐吓受害人,看来要在里面多呆几天了!”

    曲风闻言一瞪警察,冷冽的眼神竟将警察吓退了几步,旋即从腰上拿出了手铐,便要铐住曲风。

    “就你还敢铐老子?”曲风被警察一系列的举动激怒了,“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给我定罪名,你就这么当差的?就是因为他们身份特殊,你才上杆子巴结?”

    “你。。。”警察被曲风叫破了行藏,有些恼羞成怒,手中的手铐再次铐向了曲风。

    曲风眼神一寒,伸手抓住警察伸来的手,一把夺过手中的手铐,咔嚓一声便铐在了警察手腕之上,向前一拉,抓住了另一名警察,手铐的另一端便铐在了他的手腕上,从两人口中拿出手铐钥匙,抛了几下,“我自己去警局,你们俩想办法回去吧,或者让他们把你送回去,记着,我直接去市局了。”说完之后便扬长而去,根本无视警察的怒吼和大汉们的目瞪口呆的神情。

    美女看着曲风从容离去的身影,美眸中闪过了一丝惊诧之色,紧接着她的脸色越来越凝重,也顾不得其他了,霍然站起,怒视了几名大汉一声,寒声说道:“你们都滚回去,我不需要你们保护,你们连一个个体老板都打不过还有脸说是保镖?废物!”说着便提起了自己的包,招呼着其他四名女子离开了,只是剩下的几名没受伤的大汉还是远远跟在了身后。

    “老大,怎么办?那小子下手狠辣,如果我们不按照他说的做的话,估计小姐肯定会想办法再来这里的,我们有任务在身,肯定还得来这里,要是这家伙真发了狠,你的眼可真的保不住了!”

    “尼玛,就知道咒老子!”为首的大汉敲了一下他的后脑壳,骂道:“你受伤轻,在这里给看着店,我得去帮你找个医生!”

    “得了吧,你都不流血了我能流血?”一边说着一边郁闷地接了一杯扎啤大口大口地灌进了嘴中,抓过烤炉上的烧烤吃了起来,“老大,那家伙技术不赖,烤的很好吃!”

    就在这二人大吃大喝之时,曲风已经到了东海市警察局门口,而那两名被铐住的警察却是狼狈不堪,因为曲风太坏了,铐住的都是右手,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并排坐在车上开车,只好狼狈地打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市局。

    曲风被市局门口的武警拦住了,“我是来自首的,我得罪了人,还铐了两个警察,怕被报复只好来自首了!”

    “你以为这里是庇护所吗?”值班警官在听到曲风的话之后斥道:“如果你受到威胁或者伤害可以报警,不要到这里来闹事!”

    “警官,照你这么说我可以走了?”曲风正色问道。

    “是的,现在就可以走了。”警官挥了挥手。

    “好吧!”曲风手一扬,两把钥匙便飞向了警察,“这是手铐钥匙,估计那两个人一会就到了。”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警官脸色铁青,直到此时才知道曲风做了什么,警察被自己的手铐铐上了不说,人家还大摇大摆地来自首,自己却直接替他开脱了,想要叫住曲风又不好意思,踌躇之际,曲风便走远了,一辆出租车在警局门口停下,从上面下来了两名警察,同时被铐住了右手,那神情狼狈至极。

    “瞧你俩这点出息!警察的脸都被你丢光了!”值班警察上前为其打开了手铐,“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那个男子又是什么人?”

    “海区派出所,那男子是魏明海鲜大排档的老板,姓名还没来得及问就被他。。。”一名警察羞惭说了一遍事情经过。

    “你俩可真行!”值班警官怒哼了一声,“回去吧,别招惹他,人家没错!”

    “是!”两名警察敬了一个礼便离去了,而值班警察则是转回值班室拨通了电话,“局长,你让我盯着的那个曲风刚才来局里了,说是自首。。。”

    曲风打车回到了自己的店铺,看到两名受伤的大汉果真帮着自己看店,这才脸色稍霁,“你们可以走了!”

    为首的大汉脸色一怔,旋即说道:“我叫王卫,请问老板如何称呼?”

    “曲风!”曲风淡淡说了一句,转身去收拾桌椅。

    王卫和另一名大汉双双朝着曲风抱拳说道:“多谢手下留情,我们哥俩得罪了!”

    “你们走吧!”曲风的语气依旧平淡,手上也没停下。

    “是!”王卫两人快速离去,没敢停留片刻。

    摇了摇头,曲风继续收拾着自己的桌椅,弯腰扫地时,忽然被一双穿着精致小巧软底凉鞋的水晶玉足挡住了,脚腕细致,光滑白皙,看到这双玉足就不难猜出其主人肯定是个大美人。

    “请让让,不要耽误我干活!”曲风淡淡说了句,转身去扫另一个方向,却不料玉足一换地方,再一次挡住了他。

    “请让让,我有恋足癖,小心我饥不择食!”曲风淡淡说着,直起了身,玉足主人的容貌便落入了眼中,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旋即换上了一副猪哥相,向美女后面看了看后才说道:“你怎么一个人了?你那些同伴和保镖呢?”

    “被我甩掉了。”美女正是刚才在摊上吃喝的为首的那个,对着曲风展颜一笑,伸出了自己的小柔荑,“柳黛儿!”

    曲风握住了柔荑握了一会,感觉着柔弱无骨的小手许久这才说道,“曲风!”

    “能再为我烤点吗?刚才没吃饱!”柳黛儿笑着问道。

    “请坐。”曲风转身回到店内,直接搬出了一个泡沫箱子,里面都是海鲜,快速拿出一些便放在了烤炉之上,木炭的碎裂声和油煎的滋滋声不断响起。

    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在店门前停下,两名警察从车上走了下来,看到美女在座,不由一愣,旋即什么话也没敢说,回到警车之上,警笛声也不敢拉响了,直接开车走掉了,在车上,一人将柳黛儿出现的信息报了上去,因为二人因为羞愧竟然忘记汇报了。

    不多时,曲风便烤了一大堆放在了桌上,为柳黛儿接上了一杯扎啤,自己也接了一杯,“请~~”曲风说了一句,便仰头将一大杯啤酒灌进了肚中。

    “你好像知道王卫他们是什么人,也知道我的身份。”柳黛儿喝了半杯,抿着小嘴问道:“按理来说,一个普通市民是无法猜到的,你到底是谁?”

    “刑满释放的犯人!”曲风微微一笑,“出来没三天。这个店是我舅舅的,他年龄大了,看我无所事事,便交给我打理了!”

    “为什么会入狱?”柳黛儿好奇问道。

    “打群架,伤了几个人,便被判了三年。”

    “几个是几个?”

    “忘记了。”曲风摇了摇头,笑道:“脑子一乱就不知道轻重了。”显然是不愿意多谈,曲风回避了这个问题。

    “无毒不丈夫?”柳黛儿忽然满含深意地看着曲风,笑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而曲风的脸色却变了。

    柳黛儿走了,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便离开了,曲风闭起双眼享受着徐徐吹过的清凉海风,思绪也回到了很久之前,那时他才八岁,在院子里将一条有着三角头的毒蛇从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身上拽了下来,用石头将毒蛇砸的稀巴烂,小女孩哭着说曲风残忍,而曲风当时的回答便是无毒不丈夫这句话。

    “唉~~看来不得清净了,这店老板估计做不成了。”曲风轻轻叹了一声,接了一大杯啤酒一口气灌进了肚中,喟然一叹,脸上流露出一股落寞之色。

    新书开张,求收藏推荐,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