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尝尝俺滴末那刀

    第八十二章尝尝俺滴末那刀

    帝释天假作愤怒地道:“把屠哲天子的尸身交给我,我保证让你安然离开。”

    提头赖吒妖龙王冷笑一声:“你以为你们三界诸天的天主很有信誉?我把他交给你们,然后你们群起而攻我,你真的以为我很傻?”

    提头赖吒身后的龙一见了,立即上前道:“大王你先离开,龙一拼死阻拦他们,想必几息之间,大王可以到达安全境地。”

    魔波旬怒发冲冠:“你以为你是谁,给我去死——”

    声如炸雷,龙一立即被炸得神魂欲碎,七窍流血,几乎跌倒。

    提头赖吒空着的一手一挥,一股龙威罩向龙一,同时大声呵斥:“老魔头你不要过分,大不了玉石俱焚,大家谁也别想得意!”

    帝释天道:“那你待如何?”

    提头赖吒狞笑着看着魔波旬和牟修楼陀:“那就要看那两位的意思了,是想要屠哲的尸身,还是想要老龙的命呵呵......”

    牟修楼陀不善言语,但是说出话来却字字铿锵:“说你的条件!”

    提头赖吒龙眉一扬:“我的条件很简单。这具尸身我先带走,帝释天主可以跟着我,直到我到了你们奈何不了我的地方,我会把这具尸身让帝释天主带回。”

    魔波旬魔眼闪烁:“为什么不是我或者牟天主?”

    提头赖吒大笑:“老魔头你脑子没坏吧?你或牟天主,随便一个老龙我能奈何得了?你们跟着我,那和现在的情形有什么区别?只有帝释天主,不是笑话他,境界稍微低了点,跟着去也对我造不成任何的威胁。行了,话说到此,行与不行,给句痛快话吧!”

    魔波旬和牟修楼陀对视一眼,正要说话时,只听得虚空深处突然一声大响,几人转头看时,不禁都睁大了眼睛。

    同样觉得不可思议的,还有沉默地望着天幕上的影像的亿万天众。

    在亿万天众瞩目下,虚空深处突然炸开一团黑烟,从黑烟中,施施然走出了本来是一段焦炭的小天子——屠哲

    于此同时,提头赖吒和帝释天都愕然地望着提头赖吒手中的那段焦炭。

    如果黑烟中走出的是屠哲,那提头赖吒手中的焦炭是什么?

    摩婆帝城中,悦意激动地一头扎进老罗睺的怀中,叫着老爹,我就知道老爹最厉害了——

    老罗睺摩挲着悦意的脑袋,得瑟着道:“那是当然,你老爹我是谁啊呵呵......”

    同时,须弥山金牧小天王宫前,一群哭得稀里哗啦、死去活来的夜叉突然大吼:小天子没死——

    哭得软倒在地的金牧立即站立起来,啊?在哪呢?

    老天啊,你的眼睛还是睁着的呀啊啊啊啊啊

    得,又软倒了。

    胡卢只那看着黑烟中走出的屠哲,差点咬掉了舌头。

    这这这这......这是怎么个情况?

    瞿波迦不屑地看他一眼,懒洋洋地道:“情况就是,屠哲还活着,而且还活的挺好哼哼!”

    此时,提头赖吒才发现,手中的屠哲真的就是一段元气凝结变化的焦炭。

    他一声龙啸,愤怒地一握,手中的“屠哲”就成了一股黑烟。

    此时,屠哲站定在远处,身上梵气所化的九彩衣衫光彩夺目,身后飘曳着的长发宝光莹然,双目中大日起落,明月浮沉。一脸惫懒,一脸无赖地笑着:

    “老妖蛇,你打我也打够了,现在让你尝尝我的末那刀!”

    从几千由旬外的烟雾中走来的屠哲,此时梵气所化的九彩梵衣光华熠熠,上面隐约显现着诸多的飞天。

    有诵经的佛陀在九彩的云雾里盘坐虚空,持经诵读,一些几近大道的经文符箓从佛陀的口中飘出;

    有持杵的金刚怒目大喝,金刚杵划出道道天痕,暗含天道的轨迹;

    有供养的比丘燃香祷告,一些菩萨尊者在缭绕的檀烟中沉浮,信仰之力丝丝从比丘的头顶冒出,连接菩萨尊者头顶的佛光,使得日冕似的佛光更加璀璨夺目;

    有无数弹奏各种乐器的紧那罗赞美佛的荣光,梵唱阵阵,天音袅袅;

    有迦楼罗......还有乾达婆.......等等等等奇异的组合隐约在他的梵衣上,让他看上去犹如天神。

    这是一种对天地妙理理解的外化,是随时随地都在似有意似无意地悟道的状况。这是几个大帝境界的人都不曾有过的状况,现在出现在屠哲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

    屠哲小天子真的没有死啊——

    啊啊啊啊啊——

    屠哲小天子的境界真的是难以理解的奇异啊——

    啊啊啊啊啊——

    我觉得小天子像是再次地脱胎换骨了一般啊——

    啊啊啊啊啊——

    他在挑战大帝境界的提头赖吒大妖龙王啊——

    啊啊啊啊啊——

    他说要让提头赖吒尝尝他的末那刀啊——

    问题什么是末那刀?

    处于天界最底层的亿万天众当然不知道什么是末那刀。但是,帝释天、提头赖吒、魔波旬、牟修楼陀能不知道吗?

    末那——

    那是八识中的第七识。是外在的前六识(眼耳鼻舌身意)和第八识阿赖耶识之间的一个过渡。

    末那识会将眼耳鼻舌身意所有外在的感知,不分好坏善恶地一股脑传递给阿赖耶识,外界诸多可以蒙蔽心性,覆障圣道的不良信息和负面情绪都以末那识为媒介中转到阿赖耶识中。

    所以,末那识最大的特点就是传送和污染。

    大能要渡过神识的天堑,到达阿赖耶识,并依靠阿赖耶识认识世界的本质,感知世界的法则和秩序,最大的障碍就是末那识。

    度过了,神识无限壮大,与道无限接近;

    度不过,那就永远停留在最高也只是阿罗汉的境界,不能再进一步。

    末那识对于所有的大能来说,从来只有驱逐和远离,谁敢去接触和理解,甚至去开发它的威能?

    谁能保证在接触、理解、开发末那识的过程中不被污染?

    被污染的结果是什么?

    荧惑(火星)人都知道,那就是——走火入魔。

    三界诸天,有听说过以神识为神兵的。但是谁听说过以末那识为神兵的?

    自古以来,就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大能修炼成过末那识凝成的兵刃。

    所以,当屠哲惫懒无赖地要提头赖吒尝尝他的末那刀时,诸人的惊讶是必然的。

    但是,仅仅是惊讶吗?

    没有惊吓?没有惊恐?没有从心里到身外的彻骨寒意?

    还有,没有拉莫一点点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