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葫芦娃

    第八十一章葫芦娃

    此时的屠哲,正沉浸在悟道的禅境中不能自拔。

    在前世哲学中,分为唯心和唯物两大哲学派系。唯心派认为精神决定物质;唯物论认为物质决定精神。这两派的理论打架打了千百年都没有打出一个所以然来。

    而屠哲本身应该说,最初是一个唯物论者,什么怪力乱神之说,一般都被他嗤之以鼻,不予置辩。

    当他再世为天子之后,来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自然而然就对前世哲学的争执感到可笑。

    争执神马?两只蝼蚁想用理论来阐述这个世界的本质和本源,那有可能是正确的吗?哪怕这个争执的双方是一群蝼蚁。

    神识,是精神那么简单吗?你不知道最初,不知道太一,你来解释这个世界,尼玛你舌头和胆子都够大的哈?

    现在,阿赖耶识空间中闪烁的符箓越来越多,密密麻麻明明灭灭星星点点地不断融入天空和大地,使得青色的天空更加璀璨;使得碧色的大地更加厚重。

    千万道世界的法则交织成漫天彻地的神纹,使得屠哲更加清晰地捕捉到了一些成住坏空的轨迹。

    就在他渴望他的阿赖耶识空间出现火水风,可以让他试着营造一个世界的时候,能藏中那颗神奇的种子突然地跳了出来,金色的种子闪烁滔天金光,忽然分裂,一个金色的透明的婴儿破壳而出,在金辉中舞蹈。

    屠哲呆呆地看着这个面目还不是很清晰的婴儿,痴痴地想:

    麻痹的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元神吧?

    金色的元神好像很饥饿的样子,跳出金壳后就急切地张开小嘴吞噬周围的金辉,只是一口,就将金色种子散发出的金光全部吞入腹中。

    但是,这些金光根本不能满足他的胃口,他急切地四处逡巡着,似乎在寻找吃的东西。

    屠哲的心里一动,立即将藏在吞贼中那颗只剩下百分之六十世界之力的神品之王梵晶搬运到识海。

    顿时,只见金色的婴儿象渴马奔泉一样冲出阿赖耶识空间,一拳击向神品之王,就那么一个小小的拳头,却有着粉碎真空,破灭世界的力量,神品之王轰然巨响,九色神光炸开,梵气风暴顿时席卷了整个识海。

    这尼玛,要老子的命呢这是。

    那可是还有七十二个小世界之力的梵气啊,这一下爆炸了,老子这识海还不被毁成虚无?

    就在屠哲头皮发麻的瞬间,金色婴儿小嘴一张,顿时,所有炸开的九色神光都齐齐地被他吸引过来,如潮水般进入了他的小嘴。

    屠哲大汗。尼玛这得多大胃口啊。这么神奇?这么小就能吞噬这样海量的梵气?

    尼玛你吸收就吸收吧,问题是你能给老子神马惊喜?

    金色婴儿吸取梵气的速度之快,让屠哲差点掉了下巴。

    短短的几十息,婴儿就将全部的九色梵气吸收干净,然后他满意地砸吧了几下嘴唇,用小手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神态很萌很可爱。

    屠哲就发现,吸收过神品之王世界之力的婴儿面目变得清晰了,一副年画上骑着一条大鲤鱼的粉嫩娃娃的样子。就差一条肚兜遮掩小**了。

    他这样想着,婴儿忽然甜甜的一笑,小手在身前一抹,一天鲜红的小肚兜就出现在婴儿的前身。

    尼玛,这小胖墩知道老子的意思?

    屠哲呆了一下,突然意识到,这娃娃根本就是自己的意识所化的元神,换句话说就是一个纯粹的精神实体化的自己。

    屠哲乐了,直接叫了声,葫芦娃你过来,你告诉我你是我呢还是我儿子?

    金色娃娃不满意地嘟囔着,你才葫芦娃,我不愿意做你,我做你儿子吧,做儿子可以抢老爹的好东西吃嘻嘻。

    屠哲想了想,要说这葫芦娃是自己当然也可以,但是要说成是自己的意识诞生的另外一个生命,那也未尝不可。

    儿子就儿子,老子虽然木有老婆,但是老子有儿子啦哈哈——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想起前世的老爹老妈,屠哲的心就一阵的疼。

    他伸开双臂,葫芦娃机灵地飞到了他的怀抱,吧唧亲了他一口奶声叫道:“老爹我要好玩的东西......”

    屠哲一头黑线,老子我现在还在生死边缘挣扎呢,到哪里给你找玩的东西?

    葫芦娃似乎知道了屠哲的想法,就四下张望,忽然就撅着嘴叫道:“老爹你骗银,外面不是有个好耍的东西吗?”

    屠哲愣怔了半天,不知道葫芦娃说什么。

    葫芦娃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挣脱了他的怀抱,直接就破开阿赖耶识空间壁,在末那识缭绕的梵气中一拽,一把长刀被赫然拽了出来。

    屠哲一拍额头。尼玛,这是老子好不容易凝练的一把末那刀,那也是你能耍的?

    葫芦娃双手抓着末那刀,一运气,无量世界之力立即注入末那刀中,只见末那刀瞬间无限变宽变长变厚,被葫芦娃一挥,顿时,识海上立时掀起了一场恐怖的神识风暴,比屠哲自己挥刀的威势不知道要大了多少倍。

    尼玛,这就是你给老子我的惊喜吗?

    假如,老子把你放出识海,你这家伙一刀挥出去,麻痹的会是什么样的效果?

    此时,屠哲不管葫芦娃自己在咯咯笑着玩耍那把刀,赶紧转向阿赖耶识中,因为他不再参悟《唯识神藏》了,所以阿赖耶识空间也不再产生哪些神奇的符箓。

    屠哲就觉得自己目前**强横,神识如铁,意志如刚,修炼和参悟可以告一段落了。

    于是他招呼葫芦娃:

    儿子,把老子身体上的一层外壳剥掉,咱爷俩出去玩玩。

    葫芦娃一听,立即喜眉笑眼地举刀一挥。

    此时,在外面,提头赖吒大妖龙王将屠哲的尸身抓在手中,怒喝中的魔波旬和牟修楼陀大术打来,但是也只好堪堪收住,不敢击向提头赖吒,怕他玉石俱焚。

    帝释天一个纵身,从须弥山上的善法堂天大广场上飞到了大咸水海,立在海面上与提头赖吒对峙,眼睛里却是喜色莹然。

    同时,牟修楼陀和魔波旬也各自从自己的界面瞬息穿越而来,站立在波涛上,与提头赖吒对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