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真的挂掉了?

    第七十九章真的挂掉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屠哲的阿赖耶识中天神魂晶凝结的厚厚的晶壁开始猛然炸裂,化为无量血色魂力迅速地扩张着他的阿赖耶识空间。

    无量的魂力以极快的速度弥漫,直接就迎上了扑向屠哲灵台紫府的虚空之火。

    虚空之火点燃血色的魂力,使得阿赖耶空间顿时成为一片火海,然而这火海并没有使得屠哲的阿赖耶识空间崩溃,反而进一步地净化着天神的魂力,使得魂力快速地褪去血色,成为透明的力量,更加纯净,更加滋养。

    于是,在痛楚中挣扎嚎叫的屠哲突然感觉到,这纯净的魂力只要自己想要,就可以被自己的阿赖耶识空间所吸收,化为神识的力量,使得他的神识更加壮大,更加坚不可摧。

    他试着将虚空之火用神识引导向更多的血色晶壁,晶壁爆炸的速度更快,而虚空之火也在无数的爆炸声中逐渐被消耗,渐渐熄灭。

    随着渐渐熄灭的虚空之火,痛楚也远离了屠哲。

    所有弥漫在阿赖耶识空间中的天神魂力激荡如潮,演化地火水风。

    一时间,屠哲就发觉自己的阿赖耶识领域逐渐扩大,逐渐凝实。地面出现,成为碧琉璃,天空出现,成为青琉璃。

    大地和天空的出现,预示着屠哲的阿赖耶识领域将成就一个体内世界的很伟大很摩诃的开端。

    屠哲此时几乎喜极而泣。

    而此时,无量的神品之王梵晶的九彩梵气还在继续地喷发。

    虚空之火耗尽了,但是屠哲的**也被破坏得惨不忍睹,大量的经脉需要修补,无量的细胞需要恢复,九彩梵气就在忙碌着这样的事情。

    欲界六天所有的天众在此时都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天幕上,浑身焦黑,几乎成为一段焦炭的屠哲漂浮在空中,任由微风把他吹得飘来荡去。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动作,也停止了最微弱的嚎叫。也感觉不到他有任何的呼吸和生命的迹象。

    他就那样飘着,安静的就真像一段木头。

    悦意的嘴唇咬破了,眼泪把脸都洗出来了。

    老罗睺也失去了蛋腚,端着的天宝器跌落在地,也浑然不知。

    金氏兄弟捂住了大嘴无声地哭泣着。

    首陀罗和惹野伽罗等一干夜叉嘴巴张大了合不拢,大量的泪水飞出自己都不知道。

    小天子真的就这么走了吗?

    牟修楼陀站了起来,眼中杀气凛然。

    如果屠哲死了。就不是死的他一个人。

    那些在他戒子中的人,小雷雷,三魔女,还有狗狗,都会随之而死。

    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如果真是,那么,提头赖吒将会遭到永远的追杀。

    牟修楼陀下定了决心。

    魔波旬再也藕叶不出来了。

    他甚至忘记了愤怒和悲伤。就在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徒弟,就这样被提头赖吒干掉了?

    怎么会?怎么可能?

    明明他自己可以逃向过去或者未来的啊。身怀这样的神通,还有人能杀得死他吗?

    老子咋有点发懵呢?

    帝释天的微笑没有了。但是他的心中开始大笑。

    你不是能的不行吗?挂了?哈哈

    麻痹的自你一出生就把须弥山搞得鸡犬不宁,一会儿牟天主帮你,一下子老魔头帮你,就连老子的老婆都看你顺眼,估计你活下去就要给老子戴绿帽子了吧哈哈

    问题是,你还是挂了。老子开心啊。

    但是老子不能表现出开心的样子。

    老子要愤怒,要悲伤,是不是闭目的时候还要挤出几点泪花子来?

    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胡卢只那不哭了,不恨了,麻痹的你跟老子作对,这下没命了吧?

    害的老子面壁,害的老子丢人。

    尼玛知道啥叫报应不?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老子不适合笑出声来是吧?哈哈!

    提头赖吒大妖龙王站在波涛上,静静地看着漂浮在空中的屠哲。

    小样的,你给老子活过来看看?

    欲界诸天自存在以来,就没有出现过这样同时寂静的时候。从四天王天开始,到他化自在天,数以若干个亿万计算的天众都沉默了。

    屠哲,一个出生不久的小天子,给了他们前所未有的震撼和激动或者是恐惧和愤恨。

    但是,不管处在什么样的立场,希望屠哲胜利和无恙也好,还是希望屠哲丢掉性命也好,都不能否认这个小天子,的确给他们的内心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屠哲的出现,就像一个奇迹凭空而出。仅仅出生一个多月就可以横扫大圣,对抗大帝。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冲击呢?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有谁会相信这一切呢?吹牛也要有个谱才对吧?

    然而,这个奇迹现在就漂浮在空中,象一段焦黑的木炭。

    难道说,所有的奇迹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昙花一现?刹那辉煌?

    此时,屠哲真的就是处在一个碳化的壳子里,这个壳子曾经是他鲜活的肌肉。

    而现在,壳子里的屠哲正在经历一次凤凰涅槃的**再生。

    无量的神品之王梵晶潮水般化出的梵气,奔腾在他的每一条经脉中,滋润着他的内脏血肉和细胞。

    那些刚刚还频临死亡的细胞,瞬间在经历着滋润、饱满、分裂、再生的过程。

    屠哲内视着这一切,心说这不是和那狄山视肉神奇的功能一样了吗?我的**已经被虚空之火破坏掉了百分之八十,但是,现在细胞的分裂和再生的速度,完全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让所有的细胞重生并达到圆满。

    他将自己的神识收回到阿赖耶识空间,仔细地观察着,他觉得,这一次的危机,其实也是一场极大的造化。他隐隐觉得,自己在刚刚晋升到神王实力不久,就又要有新的突破了。

    阿赖耶识空间中,最初的天地已经开辟出来,但是水火风还是没有。构成一个完整世界的元素之出现了一个。

    这就是大地。

    他知道自己不能性急,因为理智告诉他,如果不是蚩尤先祖的分魂之力和天神魂晶的强大魂力,他就算是修炼一万年,神识也未必就有目前这么强大,更不用说开辟出阿赖耶识空间了。

    先祖的阿赖耶识空间,被框定在一个纵广百万由旬的范围内,他知道,虚空之火的燃烧,使得天神魂晶大量地被炼化,才导致了空间比原先的范围扩大了将近一倍半。

    也就是说,现在屠哲的神识,百万由旬之内,完全可以笼罩,这样强大的神识,就是真人巅峰也不过如此。

    当然这不是说,屠哲的实力就达到了真人巅峰的境界。他这怪胎最大的依仗就是神识的无比壮大和时间法则的领悟够快,至于其他的神通,哪怕就是障日**,都无法和真正的大帝抗手。

    对于构成世界的法则的全面领悟,哪怕屠哲的智商比一般的天众高出很多,但也不是他在短短的百十年的时间里所能办到的(这是加上了屠哲在莲花之心中修炼的三万天计算出的实际存活的年龄)。

    同样的境界,有些人活了千年万年都悟不透,那是因为,际遇和运气是一方面;功法是一方面;修炼方式是又一方面。

    试问除了屠哲外,谁在牟修楼陀的莲花之心中呆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