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一战震撼诸天

    第七十七章一战震撼诸天

    屠哲的这个神通一出,帝释天立即腾身而起,这个神通带给他的震撼是无与伦比的。

    尽管老帝见过也经历过耶摩天主牟修楼陀的时光回朔,但是,那毕竟是牟修楼陀连自己也把握不住地要回到过去。那么就意味着,牟修楼陀想要回到现实世界,就必须带着当时回朔的所有人回归。

    而现在,屠哲的神通是自己不回去,直接把进入时间河流的人扔到过去,那就意味着,这些被扔回过去的大圣,只要屠哲不愿意,那么他们就将永远地流浪在过去的时空,直至老死。

    而且,屠哲使出这个神通,并没有象牟修楼陀一样费劲,好像是瞬发了这个神通。那么是不是说,只要屠哲愿意,也同样可以把老帝我想扔到哪就是哪吗?

    这......太不可思议了......

    太......恐怖了......

    同样震惊的还有牟修楼陀天主,他在势力地莲花殿前的的广场上看着天幕上的这一切,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随心所欲地瞬发时光回朔?

    自己可以置身时间河流之外来操纵时间法则?

    杀猪的小子啊,你究竟将时间法则领悟到了怎样的境界?

    牟修楼陀简直就有了急切的想要向屠哲请教的冲动。

    骂了隔壁的,只要你把领悟到的东西讲解给我听,老子当你徒弟也行啊。

    藕叶!

    老魔头魔波旬的心中也充满了震撼。

    时间法则啊那是,麻痹的老子活了亿万年了都搞不懂,你龟儿子滴,咋这么容易就掌握了呢?

    羡慕啊,嫉妒啊,恨?那就没必要了哈哈。

    那是谁?那是老子的徒弟啊,老子还能去恨自己的徒弟吗?

    心里想的,嘴巴里就说了出来。

    于是欲界诸天都知道了屠哲的这个神通,稀罕到老魔头都流哈喇子的地步。

    藕叶!

    诸位天众,我和大家一起看到了一个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奇迹。一群大圣啊,就这样被搞得没影了,那就是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个奇迹同时也证明了我之前的预言,纳迦一族将被......团灭!

    就在亿万天众开始山呼的时候,魔波旬突然惊呼一声:“妖蛇,尔敢——”

    魔波旬的声音中有着不加掩饰的愤怒和恐惧,一下子就将亿万天众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抬头看向天幕时,只见一只弥天龙爪豁然出现,只是一抓,就将几乎所有的彗星抓在手中,咔嚓嚓一收,无量彗星就被他巨大的龙爪抓碎,然后龙爪一扬,将海量的彗星碎末扔到了天外。

    还在拼死和彗星战斗的几百个圣人终于得救。

    就在同时,另一只弥天龙爪从海底破碎了厚厚的冰盖,直接一把抓向了刚刚收起时光回朔神通的屠哲。

    不用说,是凶名赫赫的纳迦族大妖龙王提头赖吒出手了。

    提头赖吒大妖龙王,大帝中期境界,在三界诸天那是了不得的大能,虽然境界不是顶尖,但是**的强横直追魔身天魔神,就算是帝释天见了,也要躲着走的存在。著名的耶摩神牟修楼陀都不敢说能稳胜得了他。

    提头赖吒的出手,毁天灭地,一下子就破了屠哲的障日**,毕竟他修炼时日有限,能够到了这个境界已经是难能可贵,就神通本身来说,要赶得上老罗睺还得在境界和领悟上多下工夫。这个**要是出自老罗睺之手,提头赖吒想要破掉,至少也要拼着毁掉肉身的风险才可以勉强做到。

    此时,提头赖吒的龙爪夹破开层层的折叠空间,势不可挡地抓向屠哲,势要把屠哲一把结果。

    屠哲猝不及防下,障日**被破,一股毁灭性的力量触及**,瞬间破体而入,如千万刀剑碎割凌迟,立时大叫一声,翻滚出几千由旬,方才将身形稳住。

    进入体内的力量,直接破碎他的血肉经脉,就连处在屠哲吞贼中的那颗神品之王梵晶都承受了这个力量的琢磨削割。

    刹那间,屠哲就觉得神品之王梵晶被琢磨削割下来的粉末立即化为海量的梵气精华,轰然冲向四肢百骸,每个细胞,每个毛孔,瞬间将提头赖吒破坏掉的经脉细胞修复,更有不断的梵气精华转化,使得屠哲痛苦全失,精神饱满,精气外溢。

    他没有想到,提头赖吒的偷袭,给自己带来伤害的同时,也激发了梵晶世界之力的喷发。

    而且,这神品之王梵晶的世界之力还有修补经脉,恢复体魄的功效。大喜之下,瞩目提头赖吒。

    尼玛,老子炼化神品之王梵晶的速度真是赶不上你这大力一击哈,你这一下子,起码帮老子炼化了百分之三的世界之力。老子真不知道是该恨你还是该谢你呵呵

    拉莫,让你的龙爪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此时,也正是魔波旬震怒大叫的那一刹那,提头赖吒大妖龙王的龙爪已经又是一爪把屠哲打得翻滚出去几千由旬。

    屠哲浑身破烂,鲜血狂飙,精气四溢,看上去狼狈不堪,几欲频死。

    但是,被妖龙王打得翻出去后,偏偏他还能摇晃着站稳,对着妖龙王大笑:“麻痹的你没吃早餐啊还是小时候缺奶?就这么点能耐想搞死老子?啊呸——”

    本欲直接插手的魔波旬一声藕叶,止住了冲动,仔细观看,现在他哪里还有解说得瑟的心情?

    此时,摩婆帝城中,悦意捂着嘴巴,眼含泪花,几乎哭出声来,本来几次想站起来出手的罗睺举着天宝器,注视着屠哲的一举一动。

    忽然,老罗睺就笑了,说闺女呀,哭啥捏?你那宝贝弟弟有那么容易挂掉吗?你还是慢慢瞧着吧哈哈——

    说完,自顾大口饮酒。

    悦意也发现了不对,就在这短短的几息之内,屠哲已经挨了提头赖吒十几下龙爪,虽然还依旧是**破烂,鲜血四溅,但是依旧还可以站得起来,浑身的精气还变得越来越旺盛,就像狼烟一样嘶嘶地缭绕在他的周身,形成壮观的彩虹。

    悦意一下不哭了,抹了把泪水,直着眼看向天幕。

    此时,提头赖吒大妖龙王打出十几爪后,破冰而出,几千里冰盖在他脚下化为海水,瞬间消失。

    妖龙王踏浪而来,面目冷峻,直接走向远处的屠哲,一边淡然问道:

    “告诉我,你把我的大圣都搞到何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