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障日大法

    第七十六章障日**

    看着一副不信任摸样的纳迦诸圣者和大圣,屠哲莞尔,冷笑一声道:“不要以为我是你们,我说过的就一定算数,你们一起来吧!”

    龙一真的有点悲愤,也有点无奈。

    我们这是来杀人的?完了还得靠人家承诺不使用这个那个神通,还带着群殴才有胆量开打?

    这叫丢人吗?这叫丢祖宗。这尼玛就算是胜了,那还有脸对人说吗?

    藕叶——

    真有点看不下去的魔波旬有开始讽刺挖苦了。

    难以想象一群大圣和圣人,居然要一个出生不久的孩子让着他们。不使用时间法则,你们就一定打得赢吗?

    噢天哪,诸位请看,我们的小天子果然信守承诺没有使用时间法则,那是什么?

    请睁大眼睛看一看,辽阔无边的天宇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此时,屠哲默施障日**,一只擎天巨手立即伸出,在空间深处一抓,顿时空间抖擞,大地震颤,虚空扭曲,无数彗星拖曳着长长的彗尾破空而来,足有几十万之数。

    大大小小的彗星瞬间就将天宇遮蔽得暗无天日,只有拖曳的彗尾交织的光芒可以让人看到,这些裹挟着万均之力的彗星颗颗如炮弹般向娜迦一族的大圣和圣人劈头盖脑地轰去。

    藕叶——

    诸位天众,这是怎样的一副场景。

    一切既有的规则都被破坏,一切星宿的轨迹都在偏转或者混乱,游荡在诸天万界的彗星,那是死神的诅咒,当年三界诸天与阿修罗大战的场景再次出现。

    我很怀疑纳迦一族也如仞利天主一样得到了释尊的《仁王护国咒》,我们知道,这是目前唯一可以压制障日**的手段。如果没有这个手段,相信我的判断,纳迦一族将会嗯咳......大家懂得呵呵......

    帝释天几乎要发狂了。

    好你妹的,老罗睺真有你的,居然把障日**传授给了这个小兔崽子。老子可是你的女婿啊,你神马时候舍得传授给我了?

    还有那老不死的魔波旬,你先得瑟着,迟早一天老子要你好看。

    摩婆帝城中,老罗睺哈哈大笑,说老子说神马来着?我的干儿子,会有那么不堪吗?想要我儿子的命,那你也得有那个能耐是吧?哈哈

    闺女,你老爹对你那个弟弟没的说吧?哈哈

    悦意等了老爹一眼,早已脸色绯红,一扭脸不理老爹。

    此时,龙一一众纳迦强者大惊失色,赶紧施放守护结界,一起出手,各种法术飞向袭来的彗星。

    于是漫天轰轰巨响,一些小的彗星破碎了,化为冰块四射;一些大如星球的彗星就算是纳迦强者集体轰击也是只能破裂成数块,照样砸向人群。

    二十四个纳迦大圣还好一点,毕竟境界在那搁着呢,彗星再大再多,一时还奈何不了他们。

    但是那些境界较低的圣人就没有那么好过了,一下两下被砸中没什么,无数次被砸中的话,结界早已光芒黯淡,堪堪欲破。

    只得几息,接二连三地,一些圣人的守护结界被彗星撞破,直接砸到了肉身上,饶是纳迦一族天赋**强横,哪里吃得住彗星铺天盖地,没完没了?

    于是,一声惨叫刚刚响起,惨叫的这位就被彗星砸得变形,进而成为了散在空中的碎肉,元神?在几乎没有间隙的彗星之间,脆弱的元神往哪里逃?

    下场只有一个,灰飞烟灭。

    藕叶——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屠杀!

    大咸水海有多大?真的不好测量。

    三大龙王和四大阿修罗王的地盘都不小于纵广八万由旬,但是也不过占到其中的百万分之一不到。就是说,填几个地球大的星球进去,那占地面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说,几十万颗彗星朝着海面砸来,而且集中到一片区域,依旧对大咸水海的这区域造不成任何影响,那就是诡说了。

    这些彗星小则如山岳,大则比地球还大,而且带着奇异而古老的,来自于世界之初的寒冷,砸进大海,那将是一个怎样恐怖的场面?

    纳迦一族的圣人被砸烂砸碎的就不用说了,还在苟活着的圣人几乎呼吸也被笼罩了几千万里的寒冷所冻僵。

    那些破碎的彗星,把恒河沙数一般的冰块冰凌砸向大海,大海立刻大片大片的结出了厚厚的钢铁一样的冰层,不,是冰盖。足有几十上百由旬的冰盖。

    冰盖的出现,使得那些抵挡不住想要逃回海底的圣人几乎绝望。目前的他们哪有能力飞出彗星的打击范围?哪有能力击破这厚厚的冰盖逃走?

    死亡几乎就是唯一的结果了。

    而此时,屠哲突然眉梢一挑,望向彗星打击范围边缘的天空,只见他冷笑一声,大手一挥,就把大呼小叫,兴奋得不行的狗狗和小雷雷、三魔女收入了只见的戒子中。这个戒子的奇异之处在于,它实际上是一个正在逐渐成型的小世界,里面不缺乏梵气,生物可以安然无恙地待在里面。

    此时,还能够在彗星的乱砸下抵挡的二十四大圣,就发现再这样下去,圣人就要死光光了。这是纳迦一族不能承受的损失。

    擒贼先擒王吧。龙一大吼一声:

    我来打出一条血路,你们只管顺着这血路冲过去,杀了那个小兔崽子。

    诸大圣闻言,齐齐怒吼,龙吟阵阵,许多彗星被震成齑粉,龙一腾出手来,巨爪乱抓,立即一条通向屠哲的彗星通道显现出来。他用**力支撑着这个通道,许多欲砸进这个通道的彗星破碎。

    二十三大圣一起大吼一声:“杀——”

    同时变回龙身,龙鳞滚滚,龙爪忽忽,龙角嚯嚯,龙吻吼吼,或者口喷烈火,或者口出飓风,或者角出雷电,各自大术纷纷,要把屠哲绝杀。

    屠哲依旧负手而立,眼睛微闭,心内默念:时光之神,哥儿们不认识你是谁,但是现在哥儿们需要把这帮家伙扔到十年前的时光里晃悠,别让哥儿们失望吧......

    于是他观想一条长河从面前流过,他的手指以一种怪异的手印结出难以让人理解的轨迹,哗然的流水声突然响彻时空。

    于是一条辽阔无边的河流出现在他的面前,绕着他的身体甩了一个流畅的半圆,拐到了他的身后。时光之水闪烁奇异的波纹,沿着一种奇异的法则划出淡淡的轨迹,犹如屠哲手印的轨迹。

    与此同时,纳迦二十三大圣的攻击到了,但是他们的身体连同所有的攻击都落进了突然出现的时光河流之中。

    这些大圣一进入时光之河,就发现身不由己,宛若不禁波涛的浮萍一般,随波逐流,恐惧地惊叫着没命挣扎着,但是无济于事。

    眼看着纳迦二十三大圣就这样顺流而下,绕过屠哲的身体,飘向了他的身后,直至远去,直至消失在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