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惊死你个老罗睺

    第六十四章惊死你个老罗睺

    悦意就在旁边得意,看我们家弟弟这出手,那叫一个大方是吧?亏你们几个老不死的还要难为我家弟弟呢哼哼!

    秦雷没什么表情。三魔女就有点羡慕,这小天子对他姐儿们真是舍得哈?不过想想自己还得了小天子的帝品梵晶,心里也就没那么不平衡了。

    狗狗就在旁边悄悄嘟囔凭什么呀凭什么呀。

    屠哲看得出罗睺的意思,笑了笑,无限装13到懒散无所谓的样子,说罗大王你不必客气,这些都归您了。小意思小意思哈哈......

    一时,旁边那五大亲随就都有点形象不好,个个直着眼睛看着,眼珠子都差点掉里面去了。

    尼玛这么多的酒器,有木有老子我的一个?

    屠哲那是什么神识?都不用刻意去关注,凭着感知到的神念波动就猜个大概齐。

    索性13装到底,卖好卖个够。

    于是五大亲随面前立刻出现十五件天宝器,一人三件。尼玛打不倒你们那是老子出手猥琐,价钱够了卖爹卖妈卖国的历史上还少吗?

    五大亲随立即成了斗鸡眼,俩瞳仁聚焦到一点上,要多不堪就有多不堪。

    等老罗和五大亲随缓过点气来,屠哲直接就把第二颗糖衣炮弹打了出去。

    摩诃的罗大王啊,这次来实在是没有什么准备,就给您老带来点梵晶,梵晶估计您是不缺,不过是我这当小的的一点心意哈,就请大王您笑纳了吧......

    于是屠哲手中光华一闪,八色神品梵晶摞成个金字塔形,从底层往上四层,那是四颗三颗两颗一颗,整整十颗神品梵晶啊。

    鸡动鸟!

    能不鸡动吗?三界诸天问问,那个天主界主能一下子舍得把神品梵晶送人?况且,有几个天主界主有这么多的神品梵晶?

    罗睺阿修罗王的眼睛就直了,五大亲随就直接踉跄着互相扶着了,不然就倒了。

    狗狗就使劲撕扯着屠哲的头发,牙缝里挤出一些声音凭什么呀凭什么呀?

    三魔女就心中叹息,看来咱这分量比较人家姐儿们还是有所不足啊......

    最蛋腚的就属小雷雷了,一副爱咋咋地的神情,丝毫不为所痛。

    最心潮澎湃的当属悦意了。这弟弟没白认哈。这脸给姐姐我长的那叫一个大哈。不免满脸春色,眸漾波光。

    老罗喉结上下剧烈蠕动了片刻,才看着屠哲道:“小天子,你这重礼之下,必有所求,直接说吧,想得到什么?”

    屠哲摇头笑道:“您是我姐的老爹,那也是我的长辈,给长辈上点货那是应该的是吧?这个......无所求呵呵”

    啧,虚伪了吧?不真实了吧?

    小子你不是来觊觎老子的障日**吗?给出这么多好处,凭良心说,传给你也够了。问题是,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是吧?

    老罗就直接说了,说你的来意你干姐也和我说了。这个,帝释天的因素,不能不考虑是吧?毕竟阿修罗众数以亿万计,我不能不谨慎是吧?不过呢......

    悦意就急了,说老爹你不过不过啥呀,直接就说传不传吧,你要不传,我立马就走,这辈子你别想再见着我哼哼!

    罗睺嘴巴翕张几下,苦着脸道,不过......也不是就完全不可能,问题是......是吧?闺女你还不懂得?

    屠哲就笑着说,您先别着急,姐你也别逼老头,弟弟我自有计较呵呵。那什么罗大王我知道您顾忌神马,这么地吧,我送您个功法,让您修炼成真正的不死之身,到时候,那护国咒什么的,在您来说就是个屁了呵呵......

    嗯?

    罗睺直接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目光直射出几丈去。

    你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为了得到障日**,屠哲也是准备出血本的。

    人家这**是三界诸天难有抗手的**,你随便就拿去了?屠哲觉得自己还没有那么厚的脸皮。所以,必须要有让老罗睺动心到几乎不顾一切的要来交换。神品梵晶当然是可以让老罗睺动心的东西。但是绝对不会让老罗睺不顾一切。

    那能够让老罗睺不顾一切的东西是什么?

    屠哲早有计较。

    换!

    对,是换没有问题。

    老罗睺最大的心病是什么?当然是面对帝释天的《仁王护国咒》了。如果要有一种功法可以让他不畏惧这个咒语,那老罗睺简直是一定要把女儿接回来的,和亲那是什么?那是耻辱!

    是释尊和帝释天强加给老罗睺的永远也洗刷不掉的耻辱。麻痹的老头要有了对抗那咒语的**,不要说帝释天,就是释尊来了又能怎么样?

    想打架吗?你念念你那依依呀呀试试看?有用吗?没用是吧?那老子捶死你个小王八羔子。

    所以老罗睺一听屠哲有对抗《仁王护国咒》的办法,那简直是震惊道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怎么可能?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

    释尊那是什么存在?

    那是三千大世界都数的着的大能啊。他的咒语屠哲可以对抗?

    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可能哈。这小子自从站在这里就没少给老子震撼,要是真有的话,老子给他障日**吗?

    麻痹的这还用考虑吗?这简直是一定的啊。

    什么文题武题的试探难为,都统统去他奶的。老子换了!

    干儿子?好吧,其实女婿更适合点哈。不过好像闺女已经是二锅头了,这个不知道小子介意不介意。这都以后说了。现在赶紧的先说说那**是吧?

    屠哲就和老罗睺直接扔下一群人,到了一间密室。老罗睺还不放心,又加了个覆障术——就是障日**的简化版。

    行了小子,你怎么个说法?

    屠哲也很痛快,直接就说,我有不灭魔身**可以对付《仁王护国咒》。您喝过的那不死甘露,虽然也让您有了不死之身,但是,您也知道,那是不完全版的,或者说很不成熟的不死之身,不然您的身体不会被毗湿奴给砍成三截了是吧?

    我这不灭魔身**练成之后,任何物理性和精神性的攻击都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咒语什么的,那是属于以精神辅以声音调动世界法则来达到攻击目标的目的是吧?有了这**,咒语它就是个渣。这**对于您的重要性,不必我多解释是吧。

    屠哲对于不灭魔身**早已经在莲花之心中研究通透,知道这门**的厉害。虽然说不上是最厉害的攻击类大术,但是防御一切攻击却是最厉害的。蚩尤之所以被杀,那是因为他的不灭魔身**才练成了不到三分之一,离大成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没办法,修炼不灭魔身的材料太难找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