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馋死你个老罗睺

    第六十三章馋死你个老罗睺

    无论从哪个方面说,老罗睺都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闺女悦意那点小心思,本来也没有刻意地隐瞒他,说到屠哲时俩眼迷离,时而温柔,时而放光,老罗睺阅女无数,岂能看不出来究竟?

    要说内心里呢,老罗睺对那套坚贞不二、嫁鸡随鸡,还并不能随狗的说法就从来嗤之以鼻。

    什么鸡那个啥玩意?啥叫个坚贞?咱闺女喜欢个人儿这有错吗?尼玛你帝释天小王八羔子可以席天幕地,身边长放着三个大美人不说,动不动还在杂乱苑或者欢喜苑一片一片就地正法若干个。

    你当我老罗睺是死人啊,你当我闺女不是三界第一美女啊。

    尼玛要不是神马《仁王护国咒》把老子搞得有点头大,你算个鸡毛啊?吃得住老子一巴掌扇你不?

    老子的闺女想改换门庭?老子很理解,很支持,就麻痹的现在没法。老子这个憋屈啊,都多少年了这?老子真的想喝点酒。

    嗯是酒。

    问题是老子这里的大海水咸得能把舌头腌成腊肉。那酿出来的酒,就不是人能喝的,所以老子自己起个绰号:无酒。

    没酒吗?

    屠哲小天子来了,酒自然就来了是吧?

    在来之前,姐儿们就告诉他,老爹就稀罕一壶好酒,你带好酒来,一准挠在老爹的痒处。

    一壶?是不是太少了?你老爹我干爹那肚子,估计一次性喝进去个十吨八吨的应该是没问题是吧?

    不过这难不住咱。大盗摩尼阿修的戒子里有多少能自动生出天须陀酒的天宝器呢?没的说,您说要几件?

    要说这个屠哲来罗睺这里,也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一是让姐儿们提前回去大打亲情牌。

    我日,都是有情众生,还不信就麻不倒你个性情中的老罗睺。知道官二代富二代怎么形成的不?那都是亲瞎了眼了,早把惯娃娃就是害娃娃的古训忘记了。要啥给啥,想咋就咋,只要俺孩儿滋润快活就是俺奋斗的价值体现。典型的代表如帝释天和胡卢只那;李刚和他儿子。扯远了哈呵呵。

    二是酒可以使人意气风发,也可以把人麻痹成鸵鸟。

    喜欢酒的人,要么就是英雄,要么就是喝多了才能成为英雄的狗熊。酒壮英雄胆,也壮狗熊胆,这话怎么会错呢?

    根据老罗睺目前的憋屈状况,那应该是想酒想疯了。说不定一喝高一英雄,就去尼玛的帝释天吧,老子就是要传法了,你咬我呀?

    三是......呵呵,人总得有一两个撒手锏是吧?呵呵

    所以,当屠哲一行被引进阿修罗王宫后,那是成竹在胸,举止大方,潇洒不群,本来小伙子长得就可人,再加上不亢不卑的态度,不温不火的热情,不真不假的微笑,不仅秒杀了身旁三魔女,而且连狗狗都疑惑地直看他,嘀咕着流氓哥不会真的是在装13吧?

    见过礼后,悦意的目光除了跟着屠哲,就是不时地瞄向三魔女了。那目光中就含了一点点的敌意。原来魔波旬的三魔女的杀伤力对于女人也是一样有效的啊。

    不是悦意不自信,实在魔女太风骚。

    那个腿长的象鹭鸶,臀翘的象小山,胸猛的象母兽,眼飞的象流星,衣服短的跟没穿,不要脸的象妓者......这个应该是那啥啥爱欲魔女吧?!

    那个长的象萝莉,嘻嘻笑得象天真,装嫩装的象真嫩,其实凹凸有致,惹人怜爱的是那个乐欲魔女吧?!

    那个长的综合了爱欲乐欲俩人特点的,就是贪欲魔女吧?怪不得俩眼贼光直冒呢,贪婪就写在脸上了啊......

    悦意就左看右看,死活就看不上这仨魔女。但是,我那弟弟年纪小,心智不坚定,这仨要是诱惑起来,弟弟你扛得住不?

    此时,狗狗直接就来了句大煞风景的话。狗狗眨巴着眼睛看着悦意,忽然奶声道:

    “这是悦意姐姐吧,我跟流氓哥说了,不能泡姐姐,干的也不行,泡那就是**,**是不好的是吧......”

    满王宫的人都一脸黑线,这狗狗,简直就一活宝啊。

    屠哲揉了一下鼻子,干咳一声就开始转移话题。其实也就是言归正传。

    伟大复摩诃的阿修罗王陛下,您的勇敢正直是我的榜样;您的豁达和胸怀是我的追求,您的......那个啥啥是我的.....那个啥啥......

    得得,你能更肉麻一点吗?罗睺就直接挥手打断屠哲的那啥啥。

    说小天子你来这里的目的,就直接说出来吧,咱阿修罗不兴那套虚的是吧?呵呵......

    屠哲很绅士地抚胸道:“愿意依照您的意思。”

    说着神念一动,手上就出现了一只琉璃盏,里荡漾着红色的波光,飘溢出浓郁的酒香。

    摩诃摩诃的阿修罗王陛下,我愿意以晚辈的身份献给您最美的醇酒,以表达我对您的敬仰。

    罗睺闻着酒香就已经迫不及待了,直接大手卷过来,仰头痛饮,直到见了底,才啊的一声意犹未尽地看着天宝器里开始又生成的酒液。然后一边等酒一边就说,酒是好酒,不过你说话的的腔调我不喜欢,知道啥叫假吧意思不?呵呵

    屠哲一撩袍袂,直接就豪气冲天,道:“早知道罗大王您是个痛快人,刚才那假吧意思也真是把我给腻歪坏了。这么说吧,酒够不够?”

    罗睺眨巴着眼睛。

    似乎......好像,可能少了点哈呵呵......

    屠哲大手一挥,神念大动,一时稀里哗啦出来一大堆的天宝器,齐齐的排列在罗睺面前,里面盛满了天须陀酒,顿时王宫里充斥了浓浓的酒香。

    哇——

    喔——

    罗睺眼珠子瞪得溜圆,看着眼前一排排的大如小湖,小如水缸的酒器,就有点不敢相信。

    这尼玛,哪来这么多天宝器?

    当年帝释天和老子开仗,老子败了,不得已把悦意嫁出去和亲,那小王八羔子也没舍得给我几件这样的酒器啊。麻痹的这些个酒器给了我,那老子我还会缺酒喝吗?

    问题是,这小子只是给我酒喝?还是连酒器都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