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点错坐标

    第六十一章点错坐标

    晚上,屠哲还真就没走,直接就到了善法堂天,而且坐到很靠前,装出一副听讲听得很有心得的样子,摇头晃脑,挤眉弄眼。没把个老帝给膈应死。

    尼玛你这是啥意思?调戏老子来了?半夜不准备走了?

    老帝看着到了半夜,屠哲还是很精神地听他**,差点就没吐了血。

    这小兔崽子,什么打算这是?

    第三天早上,用过早餐,屠哲就大鸣大放地与金氏兄弟告别,呼啦啦一群夜叉就护卫着直接向传送阵所在而去。

    胡卢只那得到报告,狞笑道:“这下行了,等着收尸吧麻痹的。敢跟老子斗,那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呢哈哈——”

    帝释天得到消息,就有点想不通。

    小兔崽子你玩什么花活呢?不会真的是要去斫伽罗山吧?要是的话,老帝我还真的高看你了,就这水平,还值得老子对付你?老八就折腾死你了。

    屠哲到了传送阵所在地,直接要求守阵的夜叉将把自己一行传送到斫伽罗山。

    守阵夜叉收了屠哲一颗上品梵晶,就屁颠颠的前后忙活,生怕出了岔子。

    旁边狗狗就围着传送阵乱转,奶声叫着我瞧看瞧看,这破阵没毛病吧?不会半道崩溃了要了偶们的小命吧?

    屠哲还是第一次见到传送阵。

    一处大殿空旷的地面上,用七宝堆砌成一个六边形的台子,上面符箓闪耀,有几个镶嵌梵晶的凹槽,那是传送阵的动力装置。

    一个罗盘似的东西刻在一个方位,上面星星点点的有不少的十字坐标。

    屠哲就装好学生的问夜叉将,说这是不是就是去到各地的坐标?我那个看看哈,别点错了坐标把咱们传送到域外星海,那可就怎么怎么地了。

    熟悉了罗盘坐标后。屠哲就招呼自己一行人上来,点了四天王天的坐标,梵晶光芒大闪,符箓旋转,呼啦一下,屠哲等人就被传送走了。

    真去了四天王天了?

    真的!

    胡卢只那笑得哈哈的。

    老帝苦笑一声,说那个什么,今天有点累了,改天再讲吧。那个回头谁谁你去一下北面海上,就说事情有变,先散了吧。

    尼玛的,老子把简单事情复杂化了?

    难道说,还让老八逮个大便宜?

    阴沟不大,船大了啊这是。

    此时,屠哲一行就只觉得头一晕,几息时间,眼前光芒一闪,就到了四天王天。

    刚出了传送阵,屠哲仔细观瞧了一下,没问题,和须弥山的一样。就猛地一拍脑门,骂了一声尼玛,忘记个大事,这麻痹的还得回去一下。

    那个谁谁,你们这传送一趟得多少梵晶?

    被告知说回去一趟得一百颗中品梵晶。屠哲一边数出梵晶,一边懊丧地骂骂咧咧,只说自己猪脑子,怎么连给四大天王的礼物都忘记带了呢?

    于是屠哲就给了守阵夜叉将几颗极品梵晶说拜托拜托哈,这得回去一趟,待会再回来。

    夜叉将当然没的说,几人直接又返回传送阵,夜叉将正要去点坐标,狗狗在那边叫道我点我点咦——

    传送阵光芒闪烁,夜叉将一看惊得大叫说你点错啦点错啦——

    啊?点错啦?

    屠哲几人作大呼小叫乱成一团状,但是哪里来得及?

    光芒忽闪几下,人没了。

    夜叉将目瞪口呆。尼玛这是谁的手贱呢这是?

    尼玛这点到摩挲帝城的坐标上去了,这尼玛,等会那小天子回来,还不得骂死我呀?

    骂死吗?大家懂得呵呵

    释家所谓的三界诸天的第一层,是须弥山半山腰的四天王天。

    距离须弥山四天王天千余由旬的大咸海水浩瀚的水面下,以须弥山为中心,东西南北四面,水面下各有一个大阿修罗王率领部众居住。

    四大阿修罗王分别是东面海水下的毗摩质多罗(意为花环)大阿修罗王;南面是踊跃大阿修罗王;西面是奢婆罗大阿修罗王;北面是罗睺大阿修罗王。

    四大阿修罗王以罗睺为首。罗睺就是屠哲姐儿们悦意天妃的老爹。

    四大阿修罗王每个人占据的地面几乎都和须弥山一样大,城市建在水面下万余由旬,有四个风轮将深有万余由旬的大海水架空。这四个风轮叫做诸、安住、不堕、牢固。

    所以虽说阿修罗王的城池建在水面下,却是一点也沾不着海水,和地居的须弥山没有什么差别。

    罗睺阿修罗王居住的城池叫摩婆帝城,纵广也有八万由旬,也有七重城墙,七重栏楯,七重多罗行树,七重铃网。

    城有十一门,也有楼橹、却敌台阁,都是金、银、琉璃、颇梨、车磲、赤珠、马瑙这七宝所成。更有园苑诸池以及花沼、诸种林树,种种花、种种果、种种香薰和各色妙好鸟类,各各和鸣。

    摩婆帝城最著名的景观当属七头会所、桫椤林、摩梨林、俱毗陀罗林、难陀那林、难陀池以及遍地的各种莲花池等等。

    除了七头会所是召集诸小阿修罗说法的处所外,其它的都是阿修罗王们洗澡、游戏、推油等等的地方,各种奢侈**以及一些爱做的事,随时都在上演。诸种繁华浮华以及花花丝毫不逊色于须弥山。

    此时,悦意天妃正在罗睺阿修罗王宫里和老爹死缠烂打,磨着老爹答应一定要把障日**传授给弟弟屠哲。

    罗睺对于这个女儿那是万般宠溺,疼爱有加,几乎是有求必应。但是老家伙今天有点不那么爽快了,哼哼哈哈就是不给句准话。

    其实也不是老罗睺对自己的障日**多么地敝帚自珍,实在说起来,他这门**那是他永远的痛和耻辱。

    当年,罗睺与祖教毗湿奴大神因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理由大战了千余年,谁也把谁怎么不了。最后俩人也打得累了,就协议休战,并联合起来准备到海底去寻找不死甘露,以求长生不老。

    罗睺当时变化成一个小神,混在寻宝的毗湿奴一方的队伍中,偷喝了不少的不死甘露。后被日神苏利亚和月神索玛发现,给他打了小报告。

    毗湿奴大怒,就用神盘砍下了罗睺的脑袋和胳膊,但是,因为罗睺已经成就了不死之身,上半身化为了黑暗之星,可以吞噬腐蚀日月,也算是不忘前仇,想起来就报复一下。

    罗睺的本相是一四条胳膊、多条龙尾的形象,上半身化为了黑暗星,下本身就化为了无数彗星,在宇宙间乱窜,时不时发泄一下郁闷,把一些得瑟的不行的星宿欺负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