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末那刀 梵气潮

    第五十章末那刀梵气潮

    此时,凝练完成的末那刀变得古朴而邪恶,上面斑驳的锈迹,有如古老的咒语,不散的怨气,狰狞着择人而噬。

    屠哲淡淡地看着与种子怪兽大呼酣战的天神意志,低低而不容置疑地道:

    去!

    末那刀刹那狂暴,斜斜地刺破虚空,划出道道裂缝,向着天神意志倏然砍去。

    撕拉——

    并没有轰然的对撞,也没有能量的爆炸,末那刀只是轻轻地经过了天神意志的胳膊,就将那条胳膊划掉,就像先生划掉学生的一道错题,当然地、无可争辩地摧毁。

    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轻轻一划;蔑视天神的骄傲和巍峨。

    尼玛你狂神马?

    在老子眼里,你就是一个错!

    错!知道不?

    划掉你,理所当然。

    天神的意志惊愕地看着自己的断臂飞出,化为魂力被种子怪兽全部吸走。

    天神的意志就在刹那间感受到了末那刀那一划给他带来的恐怖的污染和同化。种种痛苦,种种烦恼,种种生死的悲嚎,种种轮回的景象,从刀口直接渗入他意志的深处,侵蚀着,毁灭着。

    面对这种力量,他居然无法反抗。

    看着自己的身躯在一点点的化为魂力,天神意志怒吼连连,强自挣扎。猛然大吼一声:

    爆——

    天神意志所凝结的化身轰然爆炸,刹那间,磅礴浩瀚的灵魂能量充斥了整个灵魂空间,要破碎颅骨,粉碎灵台,直接把屠哲炸为虚无。

    此时,种子怪兽的身躯一下子变成了一张巨口,遮天蔽地,无所不包,将天神意志自爆的魂力完全容纳到这张巨口中。

    屠哲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意志如磐石,内外无恐惧,平静如山岳。

    此刻,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他说毁灭的就不能存在;他说远离的就不能把他伤害。

    种子怪兽吞噬了天神的魂力,立即化为一颗饱满的金色种子,再次飞回了阿赖耶识的能藏中,漂浮在混沌雾气中,鼓胀收缩,像是在搬运,又像是在消化吸收。

    屠哲静静地看着种子的蠕动,观察着种子的变化。

    几十息后,种子突然爆发璀璨的金辉,种子的外壳破裂,五色五行之光爆射而出,地火水风开始演化一个世界。

    那天神的魂力被种子转化为了五色光芒,铺天盖地笼罩了整个阿赖耶识的空间。

    瞬时,阿赖耶识的空间壁上,光芒变成了五色的晶体,镶嵌在上面,宝辉致致,夺人心魂。

    无量的五色光辉转化为无量的五色晶体,将阿赖耶识的空间壁打造的成了一个堡垒,直到空间壁有了几达数丈的厚厚的晶体,这才罢休。

    但是,天神的魂力还是源源不断的在生成,化为纯净的五色能量,补充者、滋润着、充斥着屠哲的阿赖耶识空间。

    屠哲就觉得自己的神魂无限壮大,任何平行空间、重叠空间、折叠空间、时空漩涡、宇宙黑洞、星辰星云等等宇宙的存在都阻挡不了他神识的脚步。

    他看向哪里,哪里的阻隔就被穿过;

    他穿过何处,何处就会衍化地火水风。

    那是他神识领域的雏形,虽然还没有成就世界,还没有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降为地,还不能衍化日月星辰山川河流,但是,这是一个伟大而摩诃的开端。

    屠哲感觉到,如果这个神识领域大成,那么所有进入或者被迫进入他这个领域的生物事物,都会随着他的意志生生灭灭,成住坏空。

    大爷的,我这是......神吗?

    就这一会?就有了神的神通了?

    此时,毫无准备之下,那颗在胃中的梵晶,那颗神品之王,忽然有了异动。

    一念动时,就看到那颗神品之王疾速地熔化,巨量的梵气爆发如潮,瞬间灌满了他的每一颗细胞。

    这些细胞顿时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个个膨大,撑起一个个空间。

    亿万细胞的膨大,使得他又被一寸寸一丝丝撕裂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在刹那就膨胀为一个大如星球的魔神,只有不断的膨大,快过梵气进入四肢百骸每颗细胞的速度,他才感觉痛苦会减轻一些。

    就这样,神品之王的梵气如滚滚潮水般溢出,澎湃在他的体内,没完没了。

    尼玛,这还不撑死啊。

    那可是有着一百二十个小世界之力的梵气啊,这......就要全部吸收了?

    这不可能啊!

    我还没准备好呢嘛。

    不要了不要了,停下停下哈——

    屠哲虽然没有恐惧,但是却也有点紧张,这尼玛谁知道得有多少梵气啊?这尼玛我这烂肉口袋指定是装不下啊。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忽然,他看到阿赖耶识中破裂的种子壳一张一翕的,已经有魂力溢出,顿时一喜,就用意念试着把梵气往阿赖耶识中引导,果然有效。

    于是他赶紧的引导着梵气,打开阿赖耶识的能藏所在,如潮的梵气朝着种子外壳汹涌而去。

    而种子外壳像是一张巨口,来者不拒,轰鸣之中,无量的梵气就被吸进了种子的空间。

    屠哲终于吁了口气,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一天,两天,一百天,三千天......

    神品之王中的梵气似乎无穷无尽,依旧昼夜不息地冲向种子中。

    屠哲静静地跌坐在地,陷入了冥想。

    他在日夜不停的琢磨和熟悉这末那刀的特性和使用方法,体会他的无穷威力。

    大爷的,终于有了一个保命的神通了。

    莲花之心外,魔波旬和牟修楼陀守在大殿里,寸步不离,为屠哲护法。

    一天过去了。

    两天过去了。

    第三天,狗狗大哭着飞跑进来,口里叫着:“我要流氓哥,流氓哥我不认识她们,她们好猥琐啊,又搂又抱有亲又咬,这是不是你所说的铝铜啊——”

    魔波旬和牟修楼陀相视苦笑,同时心中也生出巨大的愤怒。

    可爱的狗狗都记不得牠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了。

    牟修楼陀的几个女儿惊惶地追了进来,说不是我们看不住牠,实在是,狗狗用神通对付我们,但是我们不能用神通对付牠是吧?这样就就就跑回来这里了......

    狗狗哭天抹泪尖叫:“死开呀你们几个,偶要流氓哥,你们表拉莫猥琐好不好?偶根本就不认识你们,姐妹长短的,有这么攀亲戚的吗?流氓哥啊,偶好悲惨啊......”

    就在狗狗呼喊流氓哥的同时,莲花之心宝池的方向轰然一声巨响,各色光华闪烁,重重雾气霍然破开,一个浑身宝辉丝丝缕缕如星光璀璨,青丝流瀑,眼射星辉,唇红齿白,健康俊朗,玉树临风的公子飘然而出。

    狗狗哭嚎声顿时停住,嘴巴张成o型,眼中小星星乱冒,突然一声尖叫就不管不顾地扑了上去。

    “流氓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