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千万不要那啥啥

    第四十一章千万不要那啥啥

    郁闷的魔波旬就言归正传:

    “虽然说,佛要人遵守的那套清规戒律归之于善恶,这个本身就有点荒谬。试想,凡人犯戒沉沦地狱,有了果位的大能犯了戒律,不是轻描淡写,就是视而不见,世间还有神马比之更虚伪更表脸的?

    不过,也不能说佛对世界的理解就不对。佛嘛,还是很有一套的。这咱承认。

    说正题哈!

    道家的炼神还虚,就是化丹为婴,成就元神;这和佛的阿罗汉六个境界中的第二层次的思法阿罗汉相对应;炼虚合道就与阿罗汉的第五个境界堪达阿罗汉相对应。

    所以呀,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佛与道殊途同归,佛道一家,就像道家所说的,佛本是鸿钧老祖的分支,虽然有点自说自话,死不要脸,但是也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这些东西要说清楚,还要给你说好多东西,今天就简而单之,直奔主题吧。

    就说这个神吧。

    神是神马?灵魂吗?

    是!也不是!

    神一个指的是有天赋神通的人。不需要修炼,胎里带。这个是神。靠修炼得来的神通,那是仙。

    第二个意思就是灵魂的意思。

    这个灵魂,是作为有情众生最为神秘的一种东西。他包含了人的思想、意志、神识几个方面。

    脑海,就是灵魂居住的地方。脑海也不是混沌一片,也是分层次的,你自己内视一下就会发现,前额内有一个卵形的区域结界似的东西,道家叫做泥丸、紫府、灵台的那个地方,这就是阿赖耶识所处的地方。这个地方又分三层,浅表处叫能藏;再深处叫所藏;最深处叫爱执藏。这三藏各有神妙不同,修炼到极致,可以诞生婴儿,也就是道家所说的元婴。元婴是神识实质化的体现。但是,最神秘的一种神识,还不是这个,是一种似有似无,可见可不见的神识,这种神识以法则为质,道痕为体,可以是婴儿,可以是任何东西,其神妙不可思议,所以佛曰:不可说。

    其实吧小子,就不是不可说,他就是说不清楚嘛!说不清楚就不说嘛对不对?呵呵......”

    屠哲终于听明白了。但是阿摩罗识他究竟在哪呢?

    魔波旬告诉他,阿摩罗识在阿赖耶识里,又独立于阿赖耶识,可以说是阿赖耶识的最高层次,就游离徘徊在阿赖耶识中,不知所处。

    屠哲就翻了下白眼。这话说的神神叨叨的,既然不知所处,那师傅你怎么把梵卵封印到阿摩罗识里啊?这不是矛盾吗?

    魔波旬解释说,这个就还要你的配合了。我体会了一下你的神识,发现你的神识比一般的天子要强大千百倍啊,是不是得到过什么奇遇啊?

    屠哲懒得跟他解释,我那神识吸收了始祖蚩尤分魂的全部能量,能不强大吗?

    屠哲道:“师傅你要我怎么配合?赶紧的吧,时不我待,我这危机感很大,鸭梨也很大啊呵呵......”

    魔波旬就让屠哲跌坐,结三昧耶印,入定观想,内视灵台,存想在灵台中有阿摩罗识在能藏、所藏和爱执藏中游离。

    屠哲照做,不一会就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中,就看到鸡蛋形的阿赖耶识所在中,有一点似隐似现的灵光在混沌雾气般的阿赖耶识中游荡。

    魔波旬眉间就射出如竖眼状的白毫,直射屠哲的灵台,捕捉到了那点灵光。

    好了,可以了。

    魔波旬就将神识探入屠哲手指上的须弥戒子中,倏忽间就到了那座入云的浮屠里,上了二层,如白毫的神识化为实质般的闪电,咔嚓一声霹雳大响,浮屠二层的封印被劈开一道裂缝,神识立即钻了进去,还没等封印的裂缝合拢,一团电光裹着一个卵状物撞击出了封印裂缝。

    随即,卵形物就出现在魔波旬手中。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这颗稀世的宝贝。

    这是一颗大如头颅的雾状卵形物,上面缭绕着丝丝梵气,梵气中闪烁隐约的金光,就像是一颗心脏在里面不断的有节律地跳动。

    尼玛,这就是世界种子啊!

    一个中千世界就孕育在其中?

    这得包含有多大的能量呢?

    当它诞生的那一刻,轰然爆炸分裂扩张,区分阴阳,浮沉天地的时候,那得有多么的壮观和惊心动魄啊!

    魔波旬,这个三界诸天很摩诃很伟大的存在,都有点情绪紊乱,手掌颤抖了。

    继续跌坐结印存想。

    屠哲依照魔波旬的吩咐继续观想跟踪到阿赖耶识中游荡的那点灵光,一时紧紧地追随缠绕其上。

    魔波旬念动庄严咒语,然后一声大喝:

    彼如须弥,亦如芥子。大小如意,化为芥子。

    就见手中梵卵瞬间化为一颗肉眼几乎看不到的光点。

    魔波旬的神识裹着这个光点没入屠哲灵台,顺着屠哲的意念追踪到了游荡的那点灵光。

    魔波旬又一声大喝:

    阿摩罗识,彼如芥子,亦如须弥,大小如意,化为须弥。

    瞬间,屠哲就觉得那点灵光倏然膨胀,无限扩大,刹那扩张到无边无际。

    魔波旬神识裹挟的梵卵一下被投入了如须弥之大的阿摩罗识中。化为一点星光漂浮其中。

    魔波旬继续大喝道:

    阿摩罗识,彼如自在,亦如虚无,隐现随意,化为虚无。

    顿时,屠哲就觉得阿摩罗识一下子没有了。再也找不到那点灵光,好像那灵光从未存在过一样。

    魔波旬长嘘一口气。神色有点灰败,显然即便是他,也是耗费了巨大的能量完成了梵卵的转移和隐藏。

    屠哲睁开眼睛,无言地看着魔波旬。

    狗狗在旁边给魔波旬递过一只天宝器,里面天须陀酒荡漾,道:“大个子辛苦鸟,赏你一盏美酒嘻嘻......”

    魔波旬接过来无言啜饮。

    屠哲:“师傅......您要歇会吗?”

    魔波旬一摆手:“不要多说。小子,梵卵藏进了你的阿摩罗识,应当说,被人发现的几率很低,起码就算是大盗的神识扫描,也发现不了。

    但是,这个世界中不一定只有神识才能找到隐藏的事物。如果说大盗精通天机推演之术,还是有可能推测出梵卵的所在。

    所以,蒙蔽天机就很有必要。但是,不管是师傅我还是牟修楼陀天主,变化之术没有问题,遮掩天机就难为我们了。”

    牟修楼陀道:“阿修罗王罗睺的障日**可以蒙蔽天机,问题是,他怎么会教给屠哲这门**呢?那可是他的看家本领,保命**啊......”

    屠哲一听,双眼灼灼,急忙道:“牟天主,您说的可是悦意天妃的父亲罗睺阿修罗王吗?”

    牟修楼陀道:“当然,难道还有第二个罗睺吗?”

    屠哲一拳砸到自己掌心:“那成了,罗睺阿修罗王,那也是咱亲戚,不给谁他得给我呵呵.....”

    魔波旬奇怪地看着屠哲:“你小子啥时候有这门亲戚了?”

    狗狗在旁边揭屠哲老底,奶声尖叫道:“流氓哥他泡三界第一美女,罗睺阿修罗王那肯定是他便宜老丈人啦嘻嘻......”

    屠哲一头黑线,给了狗狗一记锅贴道:

    “你们别听狗狗瞎嚷嚷,悦意天妃,那是我结拜姐儿们,什么乱七八糟泡不泡的......”

    狗狗看着房顶嘟囔:“你最好别泡,泡了你就是**哼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