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阴茅论

    第四十章阴茅论

    魔波旬点头道:“不外乎这几个可能了。你继续说!”

    屠哲边思索边道:“第一种可能,我是这样觉得哈,那梵卵它也不是糖豆是吧?随便的就能捡到一颗?

    即便说就是捡到的,怎么会舍得送给我?

    我认识他吗?和他有交情吗?

    他看我顺眼就给我一梵卵,那这三千大千世界他看顺眼的不止我一个吧?

    他有多少梵卵可送?

    就算有,问题是,舍得吗?

    就说师傅您吧,假如您有这么一颗梵卵,舍得送给不相干的人吗?”

    魔波旬道:‘不要说不相干,我儿子也舍不得啊呵呵......”

    屠哲击掌道:“捡到一颗梵卵,不自己用,送给我,师傅啊,您想想,这不可能的事情他就发生了啊,问题是,他为什么啊?”

    牟修楼陀也皱眉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事马虎不得。”

    狗狗挥着小爪子道:“阴茅!一定有阴茅!”

    魔波旬凝重地点头道:“你继续!”

    屠哲想通了一些问题,说话就开始吊儿郎当了:

    “假如说,这颗梵卵是大盗捡的,他给我的理由就不好猜测。不过害我的成分就不会很多。毕竟是他自己的东西嘛,是吧?人家爱给谁给谁,谁眼气又能怎么地?

    拉莫,第二种和第三种可能,就是他偷来的被人家发现了,抢来的人家追杀他受不了了,所以干脆给了我,来个祸水东引,师傅您觉得这个可能性大不?”

    问题是,给了我,我能保得住吗?如果保不住,我还一不留神说出正主来,他也是多此一举是吧?顶多就是拉了我个无辜垫背的。

    问题是,这样做他有意义吗?”

    魔波旬和牟修楼陀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屠哲剑眉一挑,站立起来,一副我很帅很聪明的样子。

    “还有一种可能。

    假如我是大盗,既然人家追的紧,我就暂时把这东西藏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鬼头身上,谁会想得到呢?

    等追杀的人追得没有了心气,风声一过,就从小鬼头那里再拿回来,找个安全的地方把卵炼化,然后三千大千世界中,谁奈我何?”

    魔波旬一拍大腿,赞了一声。牟修楼陀深深看了屠哲一眼,欣赏之色浓厚。

    狗狗则撕扯着屠哲的嘴巴道:“流氓哥你这脑子咋长滴嘛,我都恨死你了我都嘻嘻......”

    屠哲有点小得意,差点就哼上了春天里个百花香。

    魔波旬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狗狗抢着道:“送给帝释天,然后把消息传出去,整不死个老小子捏嘻嘻......”

    魔波旬大拇指一竖:“够毒。但是,一万个帝释天也比不了一颗梵卵呀狗狗呵呵......”

    狗狗白了他一眼:“偶也就说说而已,还真舍得?谁像你那颗猪脑子,啥啥都想不明白.....”

    魔波旬就有了脑袋撞墙的冲动。

    屠哲轻轻赏了狗狗一记锅贴,道:

    “梵卵金胎?呵呵,既然到了我手里,那就是肉包子打夜玛,有去无回呀呵呵....”

    狗狗乱拳齐出,打得流氓哥直喊暂停。

    魔波旬想了想:

    “这样吧,我把这颗梵卵打入你识海最深处,只要你灵魂有波动,就可以掩藏梵卵的气息,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最好还是先学一门偷天**之类的功法,把你的阿摩罗识海遮蔽,尽快学到炼化之术,不能等到大盗回来找你。”

    屠哲一愣:

    “阿摩罗识海?那是个神马地方?

    我知道人的八识是眼、耳、鼻、舌、身、意、末那识、阿赖耶识,怎么跑出来个阿摩罗识?”

    魔波旬点点头:“阿摩罗识乃是神识的最高层次啊!”

    屠哲有点晕菜。

    阿摩罗识是神识的最高层次?

    那是个神马玩意?又在哪里猫着?

    魔波旬就得瑟着道:“书山有路,学海无涯,对不对?知识是要一点一滴积累地,一口是吃不成个胖子滴,就是吃进去也是会噎死滴对不对?

    嗯哼,这个神识,啊,你们滴认识和我们滴认识有些差别,但是是可以类比滴是不?

    你们的道家,把修炼的过程分为五个大的层次,这个你知道不?

    你应该不知道是吧?

    那这五个大的层次,分别就是一筑基炼精;二炼精化炁;三炼炁化神;四是炼神化虚;五是炼虚合道。

    啊,这个炁是神马玩意你知道不?你不知道是吧?”

    屠哲心说这师傅有意思哈,看那得瑟那个劲,诲人不倦哈呵呵,比前世那些个上课不正经教,课后开班赚外快的老师品德高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狗狗就白了魔波旬一眼:“,偶说213,你不得瑟会死啊,就是个炁嘛,不就是练气士说的真气元气吗?”

    魔波旬挠了下脖子:嗯哼,大致是不错地,只是这个啊,仔细说呢,还是有区别的。

    比如说这个炁。

    道家就有先天真炁,原始之炁之分。

    先天真炁那是胎里带的;原始之炁那可就是可以诞生世界的东西啊,类似于我们讲的清净梵气,道家又说这是混沌元气的,其实大家说的都是一回事,只是叫法不同而已。

    真正不同的,是道家炼炁化神,是借用这混沌元气或者说清净梵气强大己身,开发神通,壮大神识,练就元神。

    那咱们除了这些以外,主要还是在清净梵气中悟道,体会世界生灭的规律,追究世界的本源和本质,然后觉悟成就阿罗汉、菩萨、佛的果位。”

    此时一向与人为善,轻易与世无争的牟修楼陀突然抑郁道:

    “我说界主,当初是谁说来着?要在末法时代,以佛的身,破灭佛的法来着?”

    魔波旬不由地扭脸道:

    “啧——

    这人谁也有个短处不是?

    当初老子把佛陀给说死,那是见不得他们那五道爷的眉毛,假眉三道。

    神马一天到晚的慈悲呀,戒律呀,不淫邪,不杀生等等乱七八糟,你见过几个能真正这样的?

    漂亮话谁不会说?漂亮事几个能做?

    就说帝释天吧,这老小子成为释迦佛的护法神,该是慈悲啊不淫邪神马的了吧。问题是他不仅秽乱须弥,还到外面抢男霸女,连累多少天众无辜丧命?

    去鸡那个啥啥的吧,伪君子咱不做,咱就做个真小人。天性坦荡,自在喜乐,这就是他们把老子划成四大天魔的理由?

    天魔就天魔,咬我啊他大爷的——”

    牟修楼陀一句话引得魔波旬一地鸡毛。狗狗还在旁边点火:“支持真小人,打倒伪君子,耶——”

    得得得,说正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