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梵卵是馅饼?还是陷井?

    第三十九章梵卵是馅饼?还是陷井?

    屠哲再是悍不畏死,师傅魔波旬说出的话还是让他震惊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这尼玛,可以孕育诞生一个中千世界的种子?

    我......?

    炼化?

    这麻痹的是个什么概念?

    屠哲努力地回忆着前世地理课本讲的有关银河系的知识点。

    直径十万多光年,中心厚度一万光年。

    主要有大熊座、小熊座以及黄道十二宫等八十多个大的星座。

    大约有一千二百亿颗恒星。

    星际云团,星际尘埃无量。

    各种射线、黑洞、强射线源未知。

    ......

    要把这无量的物质和这些物质所携带的种种力炼化为我用?

    或者说,俺一个人可以动用的力量就是整个银河系的力量?

    意思就是说,那些仙人神佛动辄移山填海、摘星拿月、创造空间、万千变化等等神通,在俺这力量面前就是比毛毛雨还毛毛雨的小玩闹?

    这个......将是俺滴力量?

    屠哲一时懵了。

    懵的不仅有屠哲,就连说话解释的魔波旬和牟修楼陀都懵了。

    尽管说,这俩人在三界诸天已经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之二。其神通在三界也是威名赫赫。

    但是,想想一个中千世界的力量,尼玛咱那点力量还能叫力量吗?

    神往啊,遐想啊。

    神往和遐想是必然的。

    从震惊中醒来的屠哲干咳了几声。

    “那个......师傅,这个炼化,真......可以?”

    魔波旬浑身一震,看了屠哲一眼,又看了牟修楼陀一眼,再看了狗狗一眼,忽然猛地站起,险些将柔软若加旃邻提衣的座椅带翻。

    魔波旬激动的在地上转圈,浑身神光乱射,头顶日冕闪烁,一副癫狂的做派,大声嚷嚷着,有点歇斯底里了都。

    “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啊?

    一个中千世界之力啊,麻痹的老子就没听说过哪个神哪个佛有这样大的力量。

    你们想象一下,想象一下啊?

    双眼开闭光明黑暗白昼夜晚日升月落——

    吹口气亿万世界破碎气息所至风劫来临万物成灰——

    足迹过处亿万星辰生灭千万世界成住坏空——

    一念动时亿万生灵生亿万生灵死——

    就是打个喷嚏放个屁那也是天音也要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哪,你们想象一下那是个神马光景?

    三界五行随意融合,诸天万域如意层叠,闻我声者如聆大道天音;见我字者如见天书道痕;观我棋者掌握天地运转妙理;见我身者将有百世福报......

    你们想象一下想象一下啊?

    这个人,将是我魔波旬的徒弟是吧?

    这个人,神见神拜,佛见佛随,三千大千世界,比他厉害的有吗?

    也许有,但尼玛谁听说过?”

    魔波旬几乎是疯魔一样上前抓住屠哲的肩膀使劲摇着,老子我在须弥山憋着就没敢露出半点兴奋,这股劲不发泄出来,估计要走火入魔。

    魔波旬又使劲摇着牟修楼陀的肩膀,说我告诉你吧,这事谁也别拦着,谁拦和谁拼命,就是打碎这三界诸天,也要让我这徒弟炼化了这世界种子。

    老弟老弟你知道不?这是多么激动人心多么辉煌多么摩诃多么那个啥啥的事情啊!

    狗狗突然大哭,缩进屠哲怀里尖叫道:“流氓哥快打死你大个子师傅,他已经疯了,哎呀吓死偶啦呜哇哇——”

    此时,屠哲却是表情淡然,低头思索的样子,根本就对魔波旬的疯狂视而不见。

    魔波旬被狗狗一哭喊,情绪终于平静下来。

    他挠了挠头,自嘲地笑了下:“这个,是有点失态哈呵呵,见笑见笑......”

    屠哲抬起头来,看着魔波旬:

    “有几个疑惑,请师父为我解释......”

    魔波旬一皱眉:“好,你说!”

    屠哲道:“第一、这个梵卵,他出自什么地方?应该说,这梵卵是很难得到的神物,那么,它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出现?”

    魔波旬道:“一个世界将坏,一颗种子即生。”

    屠哲:“哦,那么一个世界的的坏,要多长时间?”

    魔波旬:“成、住、坏、空四劫期间,各有二十中劫,总合为八十中劫,称为一大劫。以你前世的时间概念算,一大劫的时间是二百六十八亿年。”

    屠哲点了点头:

    “第二个问题,三千大千世界,亿万世界,数不胜数,那么是不是就是说,随时都有世界在生灭?”

    魔波旬道:“可以这么说。”

    屠哲道:“那么是不是说,三千大千世界中,随时都有无量数的梵卵孕育诞生?”

    魔波旬皱眉想了半天:“应该是吧?不过呢,一个中千世界,在极短的时间内生灭,也是有数的,不会无量多。因为,一个中千世界对于三千大千世界来说,也是沧海一粟。对吧?”

    屠哲沉默了半晌:

    “师傅你说的有道理。那么,这颗梵卵,有可能来自我们这个银河系,更有可能来自其他的中千世界,是这么个道理吧?”

    魔波旬看看牟修楼陀,牟修楼陀也点点头,表示同意屠哲的推断。

    屠哲拧着眉头道:

    “设想一下,假如这颗梵卵来自我们这个银河系,那么,就必然是我们这个中千世界要坏了,但是,据我所知,阎浮提洲存在了大约四十五亿年,离二百六十八亿年还很远。那么是不是可以推测,我们这个中千世界,离毁灭还有很长的时间?”

    魔波旬愕然:“这个.....大概也许可能......吧?”

    屠哲苦笑了一下道:

    “如果这个梵卵来自其他的中千世界或者大千世界,是不是说,这颗梵卵对于拥有这颗梵卵或者说找到这颗梵卵的世界,意味着是他们在灾难来临时的栖息或者避难地?”

    魔波旬点头:“有极大的可能......”

    屠哲道:“那么,这颗梵卵道我手里,就有三种可能。

    一种是最不靠谱的,这颗梵卵是大盗摩尼阿修在穿越无量空间时,无意间得到的,我想这个可能性类似于猪八戒娶嫦娥的概率,但是,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

    狗狗一听就嚷嚷道:“我知道我知道猪八戒唔唔唔——”

    屠哲一把捂住狗狗的嘴,继续道:

    “第二种可能,就是这颗梵卵已经被一个世界所发现和拥有,但是被摩尼阿修偷来给了我。

    第三种可能,就是这颗梵卵是被摩尼阿修直接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