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梵气种子 世界金胎

    第三十八章梵气种子世界金胎

    魔波旬愣了愣,道:“既然知道,还敢跟我们来这耶摩天?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屠哲呵呵一笑:“师傅,您就别考校我的智商了,这点因果搞不清楚,死了也不冤枉。

    就说牟修楼陀天主吧,对狗狗的感情,那是不比我少一分。这样的天主,会抢我的异宝?别忘了,耶摩天也叫离诤天,对任何俗事都是淡然处之的,难道却会对一件世俗的物件嗯——哪怕它是异宝——动贪心?

    再说师傅您吧,界主啊那是,摩诃中的摩诃啊那是,您要不要脸也开抢了,那我死得不冤呵呵......”

    魔波旬摊摊手,对牟修楼陀道:“得,想装13来着,没装好,给看漏啦哈哈——”

    狗狗不屑地翻了翻白眼:“切,本来就是13,还用得着装?再装就成213鸟......”

    尼玛这狗狗敢说哈。见过更不怕死的没?

    于是两个天主笑得直接就从椅子上出溜下去了。

    狗狗看着他们,对屠哲道:“流氓哥偶木说错吧?他俩比213还213捏是吧?!”

    屠哲一脸黑线,憋不住想笑,但是又不敢,只好在哪里杵着。

    等两个天主笑够了,在椅子上正经危坐了。魔波旬才道:

    “小鬼头啊,你知道你戒子里有什么东西吗?”

    屠哲很老实地摇摇头:“这个真不知道,师傅有以教偶.....”

    魔波旬叹息一声:“孩子,你戒子里的东西......”

    说到这里,大手一挥,一道结界出现,将几人罩在里面。

    魔波旬长吁道:“防止被人偷听了去。嗯啊,这么说吧,在你戒子的第二层里,有一件三界诸天,不不不,这么说也不合适,就算是三千大千世界的顶尖存在知道了你有这个东西,哪怕是挑起各大世界的血腥大战,也非要得到不可.....”

    屠哲目瞪口呆。

    尼玛有这么严重吗?

    牟修楼陀看着屠哲,神情无比凝重。道:“比你想象的还要严重。”

    狗狗奇怪地插嘴:“那是神马东西嘛,弄得好像不死人不行都.....”

    牟修楼陀:“不是不死人不行,是不死亿亿万万的人都不行。”

    屠哲缓了口气:“那这个......它究竟是几条腿的神马?”

    魔波旬握紧了拳头道:“孩子,你听说过梵卵吗?”

    屠哲困惑地摇摇头。

    狗狗却抢着道:“我来我来,我好像知道喔,那个东西是不是含有世界金胎的梵气种子?色界的大梵天不就是在里面诞生的吗?我说的对吧?”

    屠哲还是懵懵懂懂地看着魔波旬:“大梵天?梵气种子?世界金胎?我这......知识需要恶补呀呵呵......”

    魔波旬叹息一声:“这倒也不怪你,毕竟你才出生几天啊。这么着吧,我给你说说我们这大千世界的大概,你就清楚你的那个东西有多么逆天了......”

    于是魔波旬就开始了对于屠哲的天界基础知识的扫盲。

    简单地说,有一个日月的光芒所照耀的小星系,就是一个小世界。嗯比如说我们这个星系你们阎浮提人叫太阳系。

    千个这样的太阳系组成一个小千世界,这个你们叫星系。

    千个小千世界组成一个中千世界,形如周罗,你们似乎叫银河系。

    千个银河系,组成一个大千世界。

    浩渺空间中有多少银河系?千个这样的银河系组成一个大千世界,这就是一个宇宙了。

    佛说有三千大千世界,你可以理解为有无数个这样的宇宙存在。呵呵,知道为啥叫蝼蚁了吧?看你不愿意的样子吧,难道你师傅我就不是一蝼蚁了?只不过比你个头大点而已嘛呵呵。

    屠哲到没有显出惊奇的样子,毕竟前世对宇宙的探索,知道除了银河系外,还有无数的星系存在。

    他只是佩服在遥远的吠陀时代,天人就知道了这些,这是地球人不能比的。

    魔波旬继续道:

    这些世界,有诞生,有毁灭,没有永恒那一说。

    世界要经历成住坏空四大劫化为虚空,走向灭亡。

    但是世界的诞生就有一些美妙的神话。

    据说无量高远,无量深浅的原始虚空中,到处是清净梵气。这个梵气是世界的本源,万物始于彼,成于彼。

    无量岁月中,无量梵气中就会诞生一颗梵卵。这个卵里有起世神的金胎孕育其中。经过亿万年的孕育,会有起世神自剖金胎而出,梵卵之壳完全被两片金胎外壳所吸收,一片化为天,一片化为地,世界由此诞生。

    你说小子,你戒子里浮屠第二层就有这么一颗梵卵,你说说吧,我要杀你,不用找什么理由吧?呵呵......

    屠哲激动啊!

    真的是激动,这可是能孕育一个世界的梵卵啊。一个世界啊大爷。

    这就在我戒子里?

    我尼玛不成了世界他爹了?

    魔波旬话还没完:

    这个梵卵,也有大小之分。

    小的梵卵,可以孕育诞生一个小世界,就是太阳系那么大;大的梵卵,可以孕育诞生一个中千世界,就是银河系那么大。有没有可以诞生一个宇宙的梵卵?这个,我也不知道,估计就没人知道,知道的,还有工夫和咱说吗?

    狗狗急忙道:“大个子界主,那个神马......”

    魔波旬虎着脸道:“叫大爷,没大没小的,还反了你了呵呵.....”

    狗狗大怒,叉腰尖叫:“你大爷,你全家大爷的......”

    屠哲连忙拍了狗狗一记小屁股:“狗亲啊,那可是咱师傅啊......”

    狗狗这才悻悻地道:“看在你是流氓哥师傅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鸟,要不然......哼哼!”

    魔波旬捏着额头都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得,惹不起这个,还是继续说吧:

    小鬼头,你知道你戒子里的是哪种世界种子吗?

    屠哲道:“一定是可以诞生中千世界的那种,否则您就没这一问.....”

    魔波旬本来想卖个关子,却不想屠哲立马就推断出来。这尼玛,多智近乎妖啊,你能更聪明点吗?

    牟修楼陀紧盯着屠哲道:“那你知道这梵气世界种子可以做什么吗?”

    屠哲想了半天,老老实实地道:“这个真不知道......”

    魔波旬接口道:“一是可以用特殊的方法催动孕育的过程,在大世界与大世界之间空旷的真空中诞生这个世界。你想,如果一个中千世界将要经历成住坏空的大劫,这个种子对他们有多么重要,你能意识到吗?”

    屠哲冷峻地道:“不惜毁灭一切,也要得到!”

    魔波旬吁了口气,显然心情还是不能平复。

    “对于将要毁灭的世界来说,这颗种子就是希望。对于一个人来说,哪怕你是天人,天子,天主,界主,这个东西意味着什么吗?”

    屠哲想到了什么,但是闭着嘴目光灼灼地看着魔波旬。

    魔波旬神情复杂地呆了半天,才一个字一个字地道:

    “炼化这颗种子,你将是神中之神,佛中之佛。万劫无碍,永生不死......”

    屠哲脑子轰隆一声霹雳炸开,一时惊得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