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干姐姐迷惘 夜摩天好阔

    第三十七章干姐姐迷惘夜摩天好阔

    须弥山上,摩勒沙比伏诛;胡卢只那面壁;

    感冒了的诸小天王不药而愈;秦雷和首陀罗的伤势在服食了偷来的牛头旃檀丹后也已经生龙活虎;

    金氏兄弟终于可以昂首挺胸在须弥山上做小天王了,该他们有的天宝器,妙匠天大师亲自送来并为疏于对下属的管理道歉;屠哲还给了他们许多想都不敢想的宝器;

    金氏兄弟的小天王殿的守卫也如数补齐,诸多的天宝器每日自动生成的天须陀味和天须陀酒吃都吃不完,喝都喝不尽,诸夜叉守卫现在的待遇,和俩小天王一样,功力每日大进,一个个腆胸迭肚,牛逼哄哄。

    如今谁敢小觑金氏小天王的跟班护卫?

    打听过没有?咱们少主可是屠哲,那可是屠哲啊您呐!

    唯一遗憾的是,屠哲就要随牟修楼陀天主道耶摩天去了。什么时间回来?不知道。

    临走前,屠哲通过奔荼利花空间宝器,和干姐姐悦意天妃见了一面。

    在无尽的金色光雨中,悦意微笑着看着这个弟弟:

    “不知道要走多长时间,不过,想我了你就对着奔荼利花说话,或者瞬移到这里来,天涯咫尺,也是不小的神通喔......”

    屠哲揉了下鼻子:“这个不算神通吧?是姐姐镂刻的传送阵法而已呵呵。今日叫姐姐来,是我走后,胡卢只那难免出一些个歪招损招欺负我老爹叔叔和兄弟。希望姐姐关照一下。如果解决不来,就通过这个阵法把消息传给我,劳烦姐姐了哈呵呵.....”

    悦意笑得花开绚烂:“你自管放心的去,这里有姐姐在,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况且,我娘家也不是好说话的,我爹爹的神通,要不是释迦佛给因陀罗的什么仁王护国咒,须弥山和咱家比,那是不堪一击。等闲的,他也不敢得罪咱家......对了弟弟呀,你啥时候去见见我爹呢?不能说姐姐是认下了,老爹就不管了是不?”

    屠哲哈哈笑道:“这个木问题。姐姐的老爹,那也是老弟我的干爹不是?等我从耶摩天回来,一定去给罗睺老爹磕头去。”

    悦意欣然道:“说好了啊,别让我等太久......”

    屠哲为难地挠挠头:“姐你也知道,狗狗这个情况......牠有点特殊不是?时间长短,真的不敢保证,不过,我要回来,第一时间通知姐你,咱们一起回去探望好不?”

    悦意叹息一声:“是啊,只好这样了......”

    俩人就淡话说了一箩筐,有营养没营养地就过了大半天。

    临走时,悦意迟疑了一下,说弟弟你那天那两句诗......你做的?

    啧——

    这又一文学女青年,就这两句破诗还上心了?问题弟弟我是抄袭的啊。

    屠哲没有解释说是不是,眨巴了下眼道:“弟弟我别的本事没有,写诗的本事不小,赶明回来的时候,参加一下青年才俊文武大赛,弄个状元之类玩玩,不就写诗吗?谁怕谁呀对吧?”

    悦意就眼巴巴地看着他:“姐要回去了,你先再给两句行不?”

    屠哲脱口而出:“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吟完了才发觉不对,这尼玛分明是调戏姐们呢嘛,赶紧的看悦意时,就见悦意眼神迷离,口中呢喃:

    “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

    屠哲一看,这尼玛赶紧撩了吧我。一个念头过去,就把悦意送了出去。

    这尼玛什么作诗,简直是害人嘛!

    是吧?

    欲界第六天耶摩天,距离屠哲前世所在的阎浮提洲(就是地球)十六万八千由旬;距离须弥山八万四千由旬,中间有晶壁结界阻隔。

    一般的须弥山天众要到耶摩天,就要打破晶壁结界,举霞飞升。这和阎浮提洲的修士要想打破虚空,进入四天王天或者须弥山,就必须渡劫飞升一样。只不过这晶壁结界肉眼是看不见的而已。

    当然,这样的天与天之间的阻隔对于象魔波旬、牟修楼陀这样的界主天主来说,那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念头一动,瞬息即到,哪里还有什么时间浪费?

    屠哲抱着狗狗,被牟修楼陀身上绽放的金光笼罩,只觉得就是脑子晕了那么一下,就来到了一个新奇的世界。

    耶摩天,依云而建,纵广八万由旬,极具庄严妙好。

    地面皆是天琉璃所成,所有花草树木皆具神性,各种灵兽神兽杂处,种种妙好鸟唱处处,眼过处山川隐约梵气之中,河流穿越虚空来去。

    更有势力地、上行地、林光明地、乘处地、游行地等三十二胜地,屋宇连绵,宫殿参差;清净山、无垢山、大清净山、内像山四大名山各安其处,坐卧横呈,各具佛相。

    最惊奇的,是这里梵气浓郁,犹如雾气,呼吸吐纳,乃增神力,屠哲刚刚呼吸一口,就觉得气充百脉,滋养如乳,顿生喜悦爱乐之情。

    这尼玛,这就是仙界啊,整个天域浮在空中,到处是清净梵气,浓得都要凝结成露珠滴落了。

    须弥山的梵气比之前世的地球浓郁了无数倍,这里比须弥山更浓郁了无数倍。

    那更上一层的兜率天呢?乐华天呢,便宜师傅魔波旬的他化自在天呢?

    不能想象啊。人比人得死,天比天得塌呀......

    耶摩天主牟修楼陀就住在势力地中。

    此处耶摩天宫形如莲花,高有千余由旬,其中广厦无数,殿宇层叠,各有白色的曼陀罗花、摩诃曼陀罗花与红色的曼珠沙华、摩诃曼珠沙华四种天花庄严其四壁。宫殿周遭池河点点,林树带带,殊胜妙乐,**至极。

    无数气度轩昂、面部狰狞的诸天夜叉守住了宫殿的诸多楼橹却敌台阁和大门,一时看的屠哲不由联想。这尼玛,夜叉这一族难道是专业看家护院的?类似于前世的城管还是联防队?

    啧......这可真是,保定的狗腿子,天津的卫嘴子,诸天的夜叉子哈哈。

    刚哈哈了两声,就想起首陀罗首哥来,那是很义气的哥儿们,这样损他的族人,似乎不够厚道,就赶紧闭嘴。

    一行人终于坐到了牟修楼陀的大殿上。

    牟修楼陀就始终盯着狗狗看,见她好奇的左看右看,似乎以前的环境并不能引起牠的任何思想或记忆的波动,不禁叹息一声。

    魔波旬却是看着屠哲,神色凝重:“徒弟呀,知道师傅为啥跟你来这里吧?”

    屠哲一愣:“师傅不是也来......串串门?”

    魔波旬冷笑一声:“好个不知道死活的小子,要不是你对狗狗的真情,要不是你敢爱敢恨的性情对了老子的脾胃,你问问牟修楼陀天主,他会不会杀了你?你再问问我,会不会也杀了你?你小子再想想,如果留你在须弥山,帝释天会不会杀了你?”

    屠哲一时转不过弯来,抬抬手制止了魔波旬的咆哮。低头回想了片刻,然后恍然,就淡然道:

    “当然知道。这么说吧,帝释天有一万条理由要杀我,这不稀奇。但是说您二位要杀我,这个问题,我想与我身怀异宝有关。

    这个异宝,可以使得象您一样伟大的存在都心生贪念,意欲杀人夺宝,我想,三界大盗摩尼阿修给我的须弥戒子里,有我还不知道的东西。

    这个东西无论谁知道了,都不会压下抢夺甚至杀人的念头,对吧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