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依旧还是童子鸡

    第三十六章依旧还是童子鸡

    帝释天快要发狂了。

    尼玛这俩老小子,借着这样那样的借口要把这个小兔崽子鼓捣走。你俩什么意思当我不知道?

    不错狗狗是需要治疗,需要搞清楚在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必须要离开须弥山吗?

    离开须弥山狗狗就有的治,不离开就没得治?你们俩哪个随便给牠来个禁制的神通,还怕牠不乐意?

    尼玛的,说到底就是怕老子把这小兔崽子怎么地吧?

    小兔崽子去耶摩天没问题啊!问题是你们准备让他在哪里呆多久?要让他修炼哪些神通?

    因为这个小子老子颜面扫地,赔了儿子陪坐骑。这事能算完吗?

    只要这小兔崽子在须弥山上,老子有一千万种办法让他合理毁灭,任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问题就是,你们这一把他鼓捣走,时间短点还没所谓,时间一长,谁知道这小子会有什么成就?到时候想设计他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况且,耶摩天一日,等于须弥山两天,他要在耶摩天呆上五百年,岂不是老子一生都过去了?胡卢只那现在已经三百多岁了,不要五百年,三百年老八自己都没了,还怎么出气报复?

    关键的问题在于,出气和报复都是次要的。主要的是,这兔崽子要是修炼了逆天的神通,再回须弥山,如果一时间老子也镇压不住,你们意思要看泥腿子翻身做主人?看看他怎么打土豪分田地?

    想到这里,帝释天就露出为难的神色道:“牟修楼陀天主,你也看得出来,屠哲这孩子天资过人,根骨极佳,象这样的天赋,在我们须弥山也是不多见啊。你看这十年之期的欲界青年才俊文武大赛,我们还指望着屠哲小天子大放异彩,为我仞利天争光呢,这如果耽误了他的修炼,这个是不是......啊?你懂得呵呵......”

    都是一个太阳照,都是一颗天人脑。谁能比谁更老狐狸?

    牟修楼陀淡淡地道:“十年之内,他必然不输于你在须弥山对他的培养,参加青年才俊大赛,那是必须的,大放异彩,那也几乎是肯定的,帝释天主不需多虑。”

    那还说什么?那就.....去吧?!至于小兔崽子能否顺利的、安全的成长起来,你们认为,我须弥山上会静等一个不可掌控的局面出现吗?

    接下来,屠哲和秦雷进行了本该一出生就进行的天子诞生仪式。

    他们先在波娄沙苑的八功德池中尽情地洗浴了一番。须弥山上的八功德水,为甘、冷、软、轻、清净、无臭、饮不伤喉、饮不伤腹,可以除垢、安神、蠲疾、消业等等,当然和西方极乐世界的八功德水的功效要有很大的差距,但也是娑婆世界难得的美水了。

    接下来哥俩就到了香叶树所在的地方。那香树见到两个新生的天子,就自动低垂下枝桠,流出种种异香,涂满他们全身,被毛孔完全吸收,从此后走哪哪香,逆风也香三十里,就是天子的味道了。

    完了又到衣树所在的地方,衣树见了他们,自动低垂枝桠,种种好衣就奇妙变化而出,如出云衣、星辰衣、清凉衣、天蚕衣、无恼衣,天菠萝蜜衣,稀里哗啦出来一大堆。这就算是天子的衣服了。

    然后来到璎珞树所在,璎珞树低垂枝桠,种种璎珞就出现在哥俩手上,如大日珏、明月珰、青天琉璃佩、紫云冠、赤云珠、七宝铃等等不一而足。

    又到了鬘树的所在,枝桠低垂,流出如许天花在手,种种花环装饰满头,古朴蛮荒,神秘庄严。

    又到了器树的所在,枝桠低垂,种种宝器随意入手,金刚杵、须弥戒、拘魂索、落魂铃等等,不过看上去哥俩都不怎么激动。屠哲有大盗送的须弥世界戒子,里面好东西多了去了。秦雷不激动,就待考了。

    走累了,就到天果林歇息,枝桠低垂,种种美果随意入手,吃了个痛快。

    挟果香而行,就到了音乐树的所在,枝桠低垂,出种种好妙乐器入手,弹之如天音。屠哲就恶毒地想,不知道比前世的萨克斯贝斯如何?

    终于到了欢喜园中。

    这个著名的园林据说功德不够的人你还看不见,进不来。里面亿万天女,或作飞天,或歇林树,或澡池塘。居然个个云丝为衣,**如裹轻纱,妙好之处若隐若现。凡我有情众生,热血男儿,无不**沸腾,天根如杵,急急如渴马奔泉,惶惶似火燎周身,哪管得礼义廉耻,只求这片刻欢娱。

    屠哲秦雷哥俩经过这一周遭的仪式,到了这里算是成人了。见到如此风月场景,哪能没有冲动?

    只是屠哲记得谁说过,仪式的最后一场就是成人礼。但是这成人礼有个屠哲不能接受的后遗症。

    一旦男女媾和,这个天子就会忘记前世的一切。

    屠哲哪里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前世爹妈,不能触及的永远的痛。收藏在记忆的深处可以,让我忘记?那是万万不能。

    屠哲就对满脸通红,胯下支起帐篷的秦雷道:“兄弟你自便,哥哥我不完成这个仪式了。”说完就走,虽然帐篷也支楞着,但是决绝的心性还是让他义无反顾地走出了欢喜园。

    秦雷一看,这算怎么回事?我也走吧?!难道你忍得住,反而俺不如你的坚贞?

    哥俩出来进去的很快,外面不免有人就猜测,不会是俩快枪手吧?这也太速度了点吧?是不是裤子还没脱到脚踝,就兵败山谷了?

    当然,知道他们没有苟合完成成人礼的人还是有的。能瞒得过一般的天众,还能瞒得过魔波旬、牟修楼陀和帝释天吗?

    就连狗狗都把神识紧紧地拴在屠哲身上,见到他帐篷高举,呼吸急促时,就在哪里咬牙切齿,死流氓哥死流氓哥地骂了不知道多少遍。但等屠哲哥俩什么都没做就出来时,狗狗立马眉开眼笑扑上去,撕扯着屠哲的脸蛋子使劲:“咦咦咦......流氓哥你真打算当童男子啊?”

    屠哲打开狗狗的爪子:“也不是,但是,起码等我再回一次地球吧?忘了前世爹娘,那也得心愿了结是不?”

    狗狗道:“那你要是一千年了结不了心愿,一千年不碰女人啊!”

    屠哲忧郁地看了狗狗一眼:“小屁狗,不许涉及成人话题,对你的成长不利。况且,哥的多情你永远不懂......”

    屠哲的忧郁很让狗狗受伤。狗狗于是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