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大发了也不见得是好事

    第三十五章大发了也不见得是好事

    屠哲淡淡道:“你要想知道早就知道了,想贪早就贪了。我给你看,是因为我愿意让你看。”

    魔波旬眼中异彩连连。

    这小子的话有意思哈。我愿意让你看,那意思咱爷俩对卯?或者说,你小子充分地信任我这老家伙?

    啧,你是人精啊还是赤子啊?不过老子喜欢,有那么一点点的感动呵呵。

    魔波旬没有客气,直接神识进入,神情淡然,仿佛没有什么能引起他的兴趣。

    帝释天就紧盯着魔波旬的脸,想从他脸上看出朵花来的样子。

    就在魔波旬的神识进入金刚浮屠第二层的时候,眼底深处忽然精芒一闪,瞳孔在一刹那收缩了一下,嘴角似乎不经意地抽动了一下。

    他几乎是在同时把神识收了回来。饶是老道如他,也是沉默了几息,然后神情转回自然,呵呵笑道:

    “有几样不错的宝器,不过也就是稀罕点,不是咱这小千世界的东西而已。其他的呵呵.....了了啊呵呵......”

    牟修楼陀面无表情,只是深深地看了屠哲一眼。

    帝释天却闭上了眼睛,掩饰他内心的波动。

    几样不错的宝器?尼玛你骗谁呢?这三界诸天还有能让你动容的宝器?你动容了,那说明神马?

    说明那宝器逆了天了。屠哲这个兔崽子,好运啊哼哼。不过,世间宝物,有德者得之,无德者失之。小子你是有德者吗?没怎么看出来呀?

    屠哲那是神马智商,尽管三个大佬都在掩饰,都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你们自问比前世地球上的领导城府更深?拉倒吧您呐呵呵。

    发财了?

    那是肯定的。

    问题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就帝释天那老小子那德性,他能放过老子才怪。别看他在审判庭上慷慨激昂,那点表演天赋真还不如当初我们北大那学生会主席。

    你瞒得了别人瞒得了我吗?明里正人君子,暗地包藏祸心,想什么我不知道,但若说你在念佛,除了须弥山那帮傻13,你让我信?看看老子出生这几天搞出来的事,哪件后面没你的影子?说你不会打我戒子的主意,就像有人告诉我,猫不会打鱼的主意。哪怕人说你是三界诸天第一纯洁真诚老棒子,老子都得时刻提防着。

    于是气氛就有点尴尬。

    魔波旬道:“嗯啊,这个啊呵呵,我说屠哲小鬼头,你愿意拜老头子我为师吗?”

    帝释天一下睁开眼睛。搅屎棍这是要干什么?给屠哲背书还是买保险?尼玛有你这么干的吗?诚心是不是?老子这......算不算被你欺负了?

    帝释天就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魔波旬脸色不好看:”因陀罗老弟,牙疼?我这有布洛芬,还有牙疼酊,要不要来两颗?”

    来你姥姥。

    帝释天郁闷的都不知道该咋好了,勉强一笑:“界主开玩笑,我只是羡慕老兄的好运而已,能得到这么棵好苗子做弟子呵呵......”

    魔波旬笑道:“那让给你?呵呵”

    帝释天忙一摇手:“君子不夺他人所爱,界主您继续呵呵......”

    尼玛你别糟蹋君子这俩字好不?你要是君子,老子还会是魔王?

    魔波旬没再理会帝释天,俩眼笑眯眯地看着屠哲,等待屠哲的回应。

    屠哲那是什么反应?脑子稍一转就明白了魔波旬的意思,立即上前跪倒:“师傅在上,受弟子一拜!”

    魔波旬哈哈朗笑:“这就收徒弟了?好好好,你起来吧,这个啊,师傅是拜了,得给你个见面礼不是?嗯那个......”

    魔波旬沉吟一下,就手一挥,一道光芒没入了屠哲的识海。

    顿时,屠哲识海中就出现了许多信息和符文。

    魔波旬道:“先给你三昧耶印、暗夜神印和大召请印修炼着。三昧耶印助你体悟过往今日来去道痕;暗夜神印使你攻击力大增;大召请印,这个呵呵,你最好先修炼了这个,万一有什么不好对付的情况出现,大召请印会召请来不可思议的助力。等你练好这些,为师再给你其他必要的功法。”

    屠哲叩首谢过。

    帝释天牙疼的更厉害了。

    尼玛这是要武装到牙齿啊,要彻底打消我的念头啊。三昧耶印?那不是三百两百年能有成就的;

    暗夜神印,你练个万把年估计和我有的一拼;

    问题是大召请印啊,尼玛这神通老子也不会啊,你要召请来什么玩意?你要招来个魔神级别的魔头,老子还敢吭气吗?

    略过帝释天暗自郁闷不提。牟修楼陀这时候开口了。

    “屠哲,狗狗我要带走......”

    屠哲冷冷道:“天主大人,这不可能,除非你杀了我!”

    狗狗也重重点头:“对喔,偶不离开流氓哥,除非你杀了偶!”

    牟修楼陀苦笑了:“你要什么条件才愿意放弃狗狗?”

    屠哲凛然道:“三界诸天给我都不放弃。天主大人,我理解你,但不等于我可以放弃我守候的东西,狗狗对于我,是无价的,是我的亲人。”

    狗狗吧唧亲了屠哲一口叫道:“不抛弃,不放弃,狗狗和流氓哥永远在一起。”

    牟修楼陀突然爆发:“问题牠也是我的亲人,和我的女儿一样......”

    魔波旬拍拍牟修楼陀颤栗的肩膀:“老弟啊,冷静冷静啊?事情不是不可以商量嘛,屠哲是狗狗的哥哥,那也是你的亲人嘛,是不是?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商量呢?是不是?”

    牟修楼陀苦笑着点点头:“我有点激动,失态了.....”

    魔波旬就代替牟修楼陀和屠哲谈判:

    “这个啊,我给你们出个主意看行不行啊?这个狗狗现在的情形,屠哲你也知道,不是很好,需要恢复是吧?但是你没有这个本事对吧?

    牟修楼陀天主呢,也不一定有这个本事,因为事情还没有搞搞清楚嘛对吧?但是呢,狗狗毕竟在耶摩天生活了很久,到了那里,熟悉的环境是不是有助于狗狗恢复记忆?

    那么,你和狗狗一起去耶摩天住一段时间,是不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呢?”

    牟修楼陀立即点头:“我看行!”

    屠哲看着狗狗,一脸的问询。

    狗狗一晃小脑袋:“流氓哥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屠哲立即向牟修楼陀行礼:“那就拜托耶摩天主大人了......”

    帝释天在心里大吼:“不行——”

    问题他不敢喊出来呀是吧?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