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时光回朔 大盗背锅

    第三十章时光回朔大盗背锅

    没有人听说过轮布印,那镶嵌在虚空中三十三个金色的符文形成一个巨大的金轮,依照神秘的轨迹快速转动着,形成了一个神秘的仪轨。仪轨爆发出金色的光雨,淹没了须弥山上所有的天众,没有遗漏。

    而在这仪轨圈住的空间中,呼啸而来穿越而去的七彩长河演化地火水风,浮沉雷电光暗,那是宇宙中最神秘的时间长河,现在显化出来,在诸天众的眼前。

    而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它席卷着整个须弥山所有沐浴在金光中的天众,包括帝释天主小天王等,都被强行地挪移到了过去。

    所有人都发觉自己忽然就回朔到了四日之前。

    不是幻境,不是魂魄的回朔,更不是把日前的录影重新回放。

    是真实的回流,**和思想都回到了四日前的妙匠天宝阁外。

    那些当日在场的天众,发现自己就出现在当日的位置,身边该是谁还是谁,而屠哲一家就出现在妙匠天宝阁外,屠哲正大声呼喝要摩勒沙比出来。

    那些当日不在场的,如帝释天主,诸长老,魔波旬和牟修楼陀,都在云端站立,仿佛在看戏一样。

    于是四日前的种种都重新出现在诸天众面前。

    摩勒沙比出现。

    摩勒沙比无礼傲慢等等皆如屠哲所说。

    摩勒沙比被削。

    胡卢只那出现。

    胡卢只那出手。

    胡卢只那以电光因缘斩打伤秦雷。

    胡卢只那随从围殴屠哲一家。

    胡卢只那以帝释天印形成虚空牢笼困住屠哲秦雷和狗狗。

    胡卢只那的种种跋扈和叫嚣。

    狗狗以七母印还击打伤胡卢只那。

    大龙象王的梵气巨手出现碾压而来。

    狗狗捏暗夜神印拼命。

    暗夜神印和梵气巨手大撞击。

    狗狗伤重坠落。

    梵气巨手继续碾压。

    屠哲手持三尖两刃刀绝然迎向梵气巨手。

    屠哲在与元气巨手将要碰撞的刹那。

    一片金光出现笼罩屠哲。

    屠哲消失。

    金翅鸟王赫然出现,挡住梵气巨手。

    梵气巨手退缩。

    此时,魔波旬巨手向牟修楼陀示意一下。牟修楼陀食指虚空一点,口出一字:“定——”

    于是,所有的场景都瞬间凝固。所有场上的,天空的都保持了上一刻的姿势,身体和思想都凝固在定字发出的刹那。

    帝释天脸色铁青,一语不发。

    魔波旬微笑着看着颛叱垣狈膏等全体审判庭成员。

    魔波旬:“专吃原被告大人,如今这个场面,可以作为证据吗?”

    颛叱垣狈膏干咽了一下:“当然,界主大人......”

    魔波旬:“那么,当时在场的天众有好多出现在今天的庭审现场,这个怎么说?”

    颛叱垣狈膏狼狈不堪:“这个......自然是依律从重处罚......”

    魔波旬不屑地道:“为什么要从重?该是什么罪就是什么罪,从重是不是人治代替了律治?本界主比较讨厌从重从快之类说法,我们欲界的律典并没有赋予律官自由裁量权,这个东西你们倒是用的顺手哈?殊不知,人有七情,便有所爱所恶,你能保证你的自由裁量对得起天地良心?”

    颛叱垣狈膏一边抹汗一边是是是地答应着。

    魔波旬又转向帝释天:“因陀罗老弟,你看事情都清楚了,应该怎么处理,那就是你们内部事务了是吧?呵呵”

    帝释天冷冷道:“仞利天将保证律典的庄严和神圣不可侵犯。”

    尼玛口口声声这是我们内部事务,你从头到尾的掺乎了个遍,现在给我这么个结局,你是嫌我的脸皮厚,特意来拿我开涮的?

    魔波旬才不理他一脸的冰雪。我需要考虑你的情绪吗?老子叫你老弟是抬举你,永远记住,界主和天主,那是有区别滴。

    魔波旬云淡风轻地道:“本界主高兴地看到,还原了真实,事情总算是沿着既定的轨道前进着。在我们结束这次难忘的时光回朔之旅之前,我提议,我们的审判庭、审判委员会、陪审团、案件审理临时指导小组的所有成员,到妙匠天宝阁中看一看,究竟有哪些天宝器被抢,毕竟这是个难得的机会,我想,妙匠天宝阁里,实物和账本应该还是有的吧?看一看,究竟摩勒沙比管事是不是涉嫌贪污?没有的话,也还人家清白嘛,就不能拿这个说事儿嘛,是不是?呵呵”

    尼玛你有完没完?

    帝释天第一次有了杀人的冲动。

    四天前的实物和账本,那可能对的上吗?那个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查完了就是三界诸天的一场丑闻。

    丑闻并不要紧。要紧的是,尼玛那将是老子们和老子的儿子的一场丑闻。

    帝释天就铁青着脸道:“界主大人,有这个必要吗?我看我们还是返回庭审现场,继续庭审的好。毕竟那个......牟修楼陀天主支持这么多人回朔,消耗极大,为不使牟修楼陀老兄损失过大甚至造成什么后遗症,您看......”

    魔波旬扭脸看看牟修楼陀,见他果然脸色苍白:“牟老弟,你还支持得住吗?”

    牟修楼陀点了点头:“还可以支持半刻。”

    魔波旬随手一挥,一道元气没入牟修楼陀身体,顿时使他精神了许多。

    魔波旬无耻地道:“这样好了,因陀罗老弟你也贡献一点元气给牟老弟,再支持一刻半刻的是没问题的啊呵呵......”

    帝释天恼怒地一挥手,送了一道元气给牟修楼陀:“界主大人,话说到前头,您必须保证安全无误地把在场所有人都带回四天后的庭审现场。否则,我无法向内外交待!”

    魔波旬笑眯眯地看着帝释天。

    尼玛你忍不住了,恼羞成怒了,准备跟老子翻脸了。你那点小九九当老子不知道是咋地?老子挤兑你咋啦?有本事你再转世第三十一次啊呵呵,老子命长,陪得起你哈哈。

    魔波旬做关心状:“哎呦因陀罗老弟,你脸色不大好啊,是不是也感冒了?要不要来点感冒胶囊或者是白加黑康泰克什么的?”

    帝释天一脸黑线,气冲脑门。

    感冒?老子感冒你个肺。老子的......算了,老子那神通要是现在大成了,别说你个老小子,你爹来了也打成他猪头。

    唉,忍吧,已经忍了三十世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帝释天挤出一脸假笑:“多谢界主大人关心,我没病。”

    魔波旬:“没病就好。那诸位咱们现在就进去吧?”

    就在此时,虚空深处一声大笑:

    “诸位要去点货吗?正好我摩尼阿修也很有兴致清点核对一下,是不是还有好东西没抢走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