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暗哑的呐喊

    第二十七章暗哑的呐喊

    屠哲没有败于对戒律的通透理解和活学活用,也没有败于辩论的技巧和语言设计的精巧。他如果败,将会败于对广大的经过佛法熏陶的天众是非观的过于乐观的估计。

    他在来参加庭审之前,信心满足。因为事发当时亿万天众目睹了事情的经过。他不相信,如此多的天众,就没有一个坚持真相,坚持正义的存在。热血青年应该说还不至于灭绝吧?!

    然而,事实证明他孩儿还是不够成熟,还是把自己的前途和身家都压在了不切实际的猜测上。这个类似于赌博的幻想和猜测,几乎已经把他逼入了死巷。这使他出离的愤怒和绝望了。

    没有人站出来。

    居然没有人站出来。

    他大声的咄咄逼人的质问很有力量吗?很振聋发聩吗?看上去似乎是。似乎也使得好多天众脸露愧色。

    但是,这点惭愧可以使得他们无视帝释天的淫威和一时脑子发热出来作证带来的不可承受的后果吗?

    你说的很对,你说得哥儿们很惭愧,但是哥儿们的确不能站出来,你理解与不理解都只能是这样了。

    屠哲几乎是呐喊着说完那番话,眼睛通红,绝望的火焰在其中燃烧。燃烧,然后就是毁灭。

    呐喊有用吗?

    他在瞬间几乎完全理解了前世的世界中那个叫做鲁迅的先生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短篇小说集题名为《呐喊》了。

    为什么呐喊?

    那是因为极度的孤独和无助,极度的彷徨和绝望。

    此时,感受着屠哲深深的绝望和愤怒的首陀罗一咬牙站了出来,大声道:“请问审判官大人,我,首陀罗,能不能为屠哲天子作证?”

    颛叱垣狈膏不屑地道:“依照律典的规定,参与事件中的任何人的证言证据都不能采信。”

    首陀罗目眦尽裂:“那么,审判官大人,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没有旁观者的证人证言证物,此次公开审理,就会无疾而终?”

    颛叱垣狈膏得意地道:“也不能这么说,审判庭还可以再次补充证据,主张一方也可以寻找证据自证其主张的真实性合法性。就目前来看,此次开庭审理,已经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本审判官建议休庭,请各位审判官和审判委员会长老合议,做出决定。”

    尼玛你们想要个结果?

    这没有结果就是个结果。就这么不了了之,你还想咋地?一家子本来就是外来的小户,还指望着咸鱼翻身?做梦娶媳妇,美得个你吧呵呵。

    颛叱垣狈膏心里那个滋润,虽说没有达到胡卢只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镇压屠哲一家永世不得翻身的目的,但是也算差强人意了吧。

    就要这样结束庭审了吗?

    被欺负被碾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吗?

    而且还要继续面临也许更加残酷和无情的欺辱和打压?

    比如案子未结,那么我和小雷的其他诞生仪式继续无限期延后?

    不是可能,简直是一定。

    狗狗小爪子轻轻擦着屠哲的眼角,奶声安慰道:“流氓哥别这样哈?我教你大大的神通,给你去偷多多的功法秘笈,让你修炼成三界诸天最厉害的人,到时候,谁欺负咱们,直接一掌打死,哈?”

    其实屠哲没哭,倒是狗狗看着屠哲心疼,直接眼泪巴叉的了。

    此时,审判委员会诸长老交头接耳,显然在商量是不是要休庭的事宜。

    屠哲低头沉默了半晌,忽然一甩长发,大声道:“诸位审判官,审判员,诸位审判委员会长老,诸位天主陪审团,在结束这次庭审之前,请允许我陈述本次事件发生的历史原因和现实原因。”

    颛叱垣狈膏与有关人员一合计,说就说吧,你还能说出个优钵罗花来呀。既然事已至此,干脆大方点给你个机会。

    屠哲走前几步,声音低沉而铿锵:

    “在场诸位,我一个才出生的天子,毛还没长齐,为什么要去妙匠天宝阁找摩勒沙比?

    不错,我是因为他的不敬、自称大人、威胁诸天众打了他。但是,即便没有这些,我一样要打他,不管他的主子是谁,又有多么的嚣张跋扈。

    大家都知道,我父亲和叔叔作为小天王,一直被视为外来户,明里暗里遭受到来自方方面面的欺辱和打压。大家不要不承认这个事实。我想大家如果还没有完全丧失良知的话,起码在心里也该认同我说的全是事实。

    数百年来,我父亲和叔叔应该得到的天宝器,可以自动生成天须陀味和天须陀酒,但是,众所周知的是,我的两个小天王父辈,却一直在派人到妙香天哺园领取天须陀味和天须陀酒。这一点,有领取记录可以作证。

    而且——

    我的俩个父辈使用和饮用的天须陀,是最为低劣的黑色天须陀。我要请问诸位天主天王,甚至各位长老审判官,甚至在场的所有的天子天人,你们当中,有谁知道黑色的天须陀味和天须陀酒是什么味道?

    没有,你们说不出来,因为你们压根就没有吃过喝过黑色的天须陀,因为——

    那是天奴的食物和饮料。

    两个小天王,说起来在须弥山上也是万众敬仰的身份。但是,他们没有资格享用与他们身份相匹配的饮食。

    我的父亲和叔叔告诉我,就是因为他们饮食这样的天须陀,数百年来,他们的法力和神通没有一点点的增长,甚至于,他们的法力和神通尚不如一些天子天女。因为——

    他们不能饮食到本来应该属于他们的天须陀,更加饮食不到额外的无限制的白净天须陀。

    然——

    我善良可敬的父亲和叔叔,并没有因此而忘记过他们的责任。数百年来,在一次次的与外道魔道的战争中,我的父亲和叔叔以及他们勇敢的部属,一直冲锋在前杀戮在前牺牲在前——

    有谁能够告诉我,哪一个小天王的部属牺牲了超过一半的生命,来维护这须弥山的安全和诸天众的幸福?

    又有谁来告诉我,哪个小天王的部属在牺牲了多半的生命时,数量得不到补充,伤势得不到医治?

    我还要问,有那个小天王的宫殿卫队比我的父亲叔叔的守卫人数更少?

    我更要问——

    尽管我的父亲和叔叔出生入死,浴血疆场之后依旧得到的还是如前所述的境遇,但是在这数百年里,有谁听到过我的父亲和叔叔抱怨叫屈?又是些谁们——

    在数百年里对我父亲和叔叔的遭遇麻木不仁、不闻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