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看谁的舌头绽放莲花

    第二十六章看谁的舌头绽放莲花

    颛叱垣狈膏象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旁听诸天众也都纷纷肯首。

    对嘛,你四十亿天众巡察,四大部洲每半个月才一千万人众投胎往生,尼玛你们说不知道人家的前世功德,你们巡察个鸡毛?

    再问下去,是不是就要追究巡察院主以及部众玩忽职守,消极怠工?

    到了现在,诸天众很是兴奋呐。这个屠哲天子,真是个大辩才天子啊。就有好事者促狭问道:“哎我说哥们,你说这屠哲要是真遇上大辩才天女,他们俩谁厉害?”

    魔波旬巨手抚摸着巨肚子,呵呵笑个不停,越看屠哲越是满意,就转头对牟修楼陀道:“我说天主兄弟,这个小子有我当年舌秒佛陀的风采哈呵呵。”

    帝释天双目微闭,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

    金氏兄弟激动的都不知道怎么好了。

    秦雷和首陀罗则互相击掌,表示祝贺。

    接下来,颛叱垣狈膏只好结束了讯问屠哲和秦雷来历的程序,想在这个环节将二人置之于死地的企图破产。

    庭审进入查证事实阶段。

    “屠哲天子,你把到妙匠天宝阁寻衅滋事的过程简述一遍。”颛叱垣狈膏阴险地先给屠哲设计了个套子。直接就要坐实他寻衅滋事的罪名。

    屠哲哪里会上这个当?尼玛知道老子前世在北大参加过全国大学生辩论大赛吗?老子是主辩,老子的队伍是冠军啊你大爷的。

    屠哲冷笑:“审判官大人,在审判庭没有得出结论之前,任何对于我个人罪名的强加和指责,都是不符合无罪推定这个审判原则的。请您收回对于我的行为的定性。”

    尼玛你就是个属金刚石的。

    颛叱垣狈膏被噎得只好重新道:“屠哲天子,把你在妙匠天宝阁的所作所为叙述一遍。”

    屠哲道:“我出生那天,去妙匠天宝阁叫管事摩勒沙比出来,他出来了,说了几句话,我就打了他,然后八天子胡卢只那过来就向我动手,并指使随从诸天子与数百药叉,围殴我父叔与我兄弟及守卫我父宫殿的夜叉首领。胡卢只那先以电光因缘斩伤我兄弟秦雷,复以帝释天印困我及兄弟于虚空牢笼,意欲斩杀,被我狗妹妹破之,我兄弟得以保存。

    然,大龙象王伊罗钵那祭出大梵气手,千里之遥,瞬间便要碾压我等成齑粉,我狗妹拼死抵抗,身负重伤之下,仍没有完全抵挡下来,亏得大鹏金翅鸟王及时赶到,阻止了大龙象王,随即天使传天主口谕,事情才告一段落。请审判官明察。”

    屠哲大致讲来,其实不管是戒律院还是亿万天众,对当天发生的事,都清楚的很。只是众人不知道为什么屠哲绝口不提事情的起因。

    屠哲不提,颛叱垣狈膏才不会提醒他呢。

    颛叱垣狈膏惊堂木大拍:“屠哲,你还敢说你不是寻衅滋事?你殴打摩勒沙比管事?可知罪犯哪条?”

    屠哲冷笑道:“看来审判官大人很急于给我定罪是吧?好,那我问你,佛讲因果,事有缘由。我来告诉你为什么要殴打摩勒沙比管事。”

    他竖起一根指头:“一,摩勒沙比作为天奴,见到天王天子,毫无礼敬之态,既不称问,也不行礼,轻慢骄傲,飞扬跋扈,当日所在天众极多,审判官可有调查?如果调查属实,根据律典规定,我殴打他可有不对?”

    颛叱垣狈膏眼里几乎喷出火来,刚要说什么,屠哲一抬手,指着远处的摩勒沙比:

    “二、摩勒沙比公然妄语自称本大人,罪及哪条,大人当比我更清楚。是否属实,可以调查,可以质证。

    摩勒沙比公然威胁诸天众不得作证,叫嚣谁敢就叫谁后悔。此言语可以调查,可以质证。

    有此三条,大人还认为屠哲是在寻衅滋事吗?”

    屠哲大义凛然,口绽莲花,说的颛叱垣狈膏哑口无言,众人忍不住轰然叫好。

    狗狗眼里小星星直冒,撕扯着屠哲的嘴巴尖叫:“流氓哥,你好一张破嘴耶耶耶......”

    善法堂天审案现场一时冷寂,诸天众看向颛叱垣狈膏,看他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颛叱垣狈膏看看左右,又看看十大长老,但是谁都装作与我无关的样子,恨得他牙根直痒痒,心中哀叹,这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乱人捶啊。冷汗如瀑布下来,脑子乱哄哄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此时,帝释天主忽然睁开眼睛,淡淡地道:“既然屠哲天子说可以调查,可以质证,那就调查一下,质证一下嘛......”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诸天众一时鸦雀无声。这尼玛,让我们指证你家八小子?我们得有多大胆子啊?就有一些人直往后缩。

    颛叱垣狈膏一下来了精神,对呀,尼玛怎么忘了这茬了呢?尼玛你们谁敢?不想在须弥山混了是吧?

    调查质证!

    谁不调查不质证谁是孙子!

    颛叱垣狈膏一拍惊堂木:“下面对于屠哲天子所陈述的情节进行调查和质证。”

    屠哲一举手:“审判官,我有话说。”

    你说吧,看你还能说出朵花来。

    屠哲:“请问审判官,事情发生后这三天里,审判庭是否进行过任何形式的调查和取证?”

    这.....尼玛你啥意思?老子调查不调查,取证不取证,关你毛事?

    颛叱垣狈膏冷然道:“屠哲天子,你要干涉审判庭的正常工作吗?”

    屠哲笑了,我问了,你没有直面回答,这就够了。

    屠哲:“我的话完了。”

    颛叱垣狈膏环视周遭:“本座在这里要问诸天众,你们当中有谁在事发当天出现在现场的?请自己走出来配合调查。”

    这下,诸天众安然不动。一个个环顾左右,好像都不关自己毛事。

    屠哲心里冷笑不已。不敢站出来的,以后自己被欺负了,看有谁站出来为你说话。一帮看客而已哼哼。

    颛叱垣狈膏笑了,笑得好猥琐,又问道:“那么,当天有没有人录制了影像?有的话可以拿出来作为证据提供给审判庭。”

    诸天众还是安然不动,一副我没有,你有吗的姿态。

    胡卢只那就露出了畅快的微笑。小兔崽子,在这须弥山上,还有你威风的地?看不整死你个孙子的。

    颛叱垣狈膏遗憾地摊摊手:“没有人嘛,你对事情经过的叙述没有证人证言的配合,本审判庭不予采信。”

    屠哲怒发冲冠,旋转身躯,长发飞扬,大声质问旁听诸天众:

    “诸位,事发当日围观者何止亿万?今天该诸位站出来配合审判庭调查事情真相,本来不是什么难事。

    然,诸位心怀畏惧,知而不言。佛说金刚,意为无畏;佛说般若,意为智慧。某不知道诸位今日在此畏惧者何?更不知道诸位沉默不语,智慧者何?有道是,人在做,天在看,难道说,诸位生生世世不会遇到不平之事吗?”

    这话质问的字字诛心,振聋发聩。

    诸天众没有一个人的眼神可以直对咄咄逼问的屠哲。

    刚刚还处于上风的屠哲,在诸天众的畏惧中,几乎是败局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