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魔波旬的调戏

    第二十四章魔波旬的调戏

    帝释天主没有想到,来者居然是欲界第三天的耶摩天主耶摩神——牟修楼陀;欲界第六天,也就是欲界最高天大化自在天主,同时还是欲界六天的共主——魔波旬。

    这耶摩天主牟修楼陀还则罢了,一般也懒得参与诸天万界的争竞,所以他所在的耶摩天,也叫离诤天,是比较把一切都看的很淡的那种人。

    魔波旬可就不一样了,那是在诸天万界都大大有名的人物。说他有名,那可不是指因为他是欲界之主,当然他的神通在欲界六天中也是无人能敌,这些都算不上什么。

    魔波旬最骄傲和流传最广的故事,莫过于他口绽莲花,说死佛陀的传奇。

    当年,辟支佛苦修得道,在大化自在天说法,魔波旬招呼的无微不至,使这位生性孤僻,独自修行成佛的佛陀很感动,就让他做了欲界之主。这位界主上位后,就说:“佛陀啊,你老说自己成佛了,可还是没有找到苦集灭道中的道,其实吧,我告诉您,这个道就在去往极乐世界的地方。不过呢?极乐世界那是太远太远了,自此往西过十万亿佛刹土,就到极乐世界了。不过,依照您现在的神通,估计这辈子是到不了喽。那么,就剩下唯一的一个办法,您涅槃吧,一涅槃您就直接得道了,您以为如何?”

    辟支佛于是就涅槃了。辟支佛涅槃后魔波旬就大笑道:“等到末法时期,我要带领众弟子穿上你们的衣服,装扮成你们的样子来灭你的法。”

    就这样,魔波旬被诸天视为外道,称之为天魔王,恨之入骨,畏之如虎。

    这样的两个无论是性格还是信仰都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天主,今日居然联袂来到善法堂天,只是来参观参观?旁听旁听?

    但即便是明知道两位天主来者不善,帝释天主也不敢有丝毫怠慢。赶紧招呼身后侍从:“毗守羯磨天子,给二位天主除座。”其他小天王、审判委员会十长老、审判庭三位律官也起身施礼问好。

    毗守羯磨天子乃是仞利天的御用天工,专门为诸天主(其实就是专门为帝释天服务的)制作一些奇技淫巧的玩意来供诸天主使用。

    毗守羯磨答应一声,随即从一个宝器空间中甩出两张和帝释天主用的靠背椅一样的椅子,奇妙的是,这椅子会自动调节大小高矮,像耶摩天主牟修楼陀身高就有五由旬,大了帝释天五倍;而魔波旬的身高更夸张,居然达到了十六由旬,那两张椅子就随着俩人的身高变化适合。

    魔波旬把椅子朝一边一扫,椅子就远离了帝释天和诸小天王的座处。魔波旬笑道:“这个啊,本界主和牟修楼陀天主只是旁听,就不和诸位这陪审团的坐一起了哈哈——”

    帝释天一边笑着说请自便,一边腹诽,尼玛你继续装,你还界主,诸天万界谁不知道你这界主怎么来的?

    两位不速之客坐定之后,帝释天向审判庭主审律官颛叱垣狈膏点头:“继续吧!”

    颛叱垣狈膏咳嗽一声,继续宣布第二条开庭纪律:

    “二,三界诸天驻须弥山驿馆人员可以旁听本次案件的审理,但非经许可,不得记录,不得以天影水晶录制审案过程,私自录制,发现后视为所在诸天与仞利天之不友好行为,涉及人员,将被驱逐;仞利天众,非经许可,不得私自记录,不得以天影水晶录制散播审案过程,违者依律将被逮捕并罚一年至一百年的苦役。”

    秦雷在下面就愤然嘟囔:“这就是要捂盖子了,要公然如何如何了哼哼!!”

    狗狗在旁边挥着小爪子:“法西斯法西斯,流氓哥,我这样说木错吧?”

    屠哲不以为然地挑了下眉毛:“在哥哥我的前世,那叫新闻管制,你们俩,没见识别瞎说哈呵呵......”

    狗狗不满道:“那偶去申请记录录制怎么样?经过他们允许嘛!”

    啧——我就没见过这么聪明的狗狗它会犯这样的幼稚病。你以为你会被批准记录录制?拉倒吧你。哥哥都不带跟你解释呵呵。

    此时,魔波旬笑呵呵地举手:“律官大人,我有个请求,希望审判庭允许。”

    颛叱垣狈膏被欲界之主的话调侃的差点尿裤子,赶紧哈腰:“界主大人您请说请说.....”

    魔波旬道:“这个啊呵呵,我们欲界六天,象这样公开审理一个案件的事情还是不多滴,啊是吧!那么,本界主认为,记录和录制本次开庭审判的全过程,在欲界的戒律史上,将会是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滴一次审判,将会为后世的戒律界提供一个难得的范本,值得记载、宣传和学习研究。所以,本界主请求审判庭,允许啊,起码这个要让诸天驻须弥山驿馆的有关人员进行文字记录或录制影像。我的话完了,妥否?请审判庭考虑。”然后又低头看向牟修楼陀:“耶摩天主,你看呢?”

    牟修楼陀只干脆地点了下头:“我附议!”

    尼玛你们就是两根搅屎棍子。颛叱垣狈膏冷汗涔涔。

    你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你还妥否?妥否不妥否那是我说了算的?不过老子既然收了八天子的好处,帝释天主又是现管,我虽然惹不起你天主啊界主的,但是我还不至于跟你们的臭屁吧?

    颛叱垣狈膏就看向帝释天。却只见帝释天闭了眼睛,面无表情地端坐不语。

    这.....是个神马意思?

    让我自己决定?

    意思是行政不干涉律典?

    颛叱垣狈膏又看向身边两个审判庭律典院主,俩院主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啧,尼玛我就不知道你们俩吃屎是个神马样子。那就征求一下审判委员会长老的意思吧?

    颛叱垣狈膏转向十大长老。大长老面色不善,冷冷道:“防民之口,胜于防川!”

    颛叱垣狈膏抹了把汗珠,行了,知道了。

    颛叱垣狈膏就向魔波旬道:“经审判庭、审判委员会合议,决定同意界主大人的提议,允许在场者文字记录、影像录制审判过程。”

    魔波旬笑呵呵地道:“看得出来,诸位作为审判长、审判员,审判委员会成员,注重民意,作风民主,值得三界诸天认真学习呵呵......”

    尼玛这世上就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我说界主您能更无耻一点吗?颛叱垣狈膏都快被搞哭了。

    他不敢看八天子远远射来的杀人一样的目光。心说对不住您了嘿!我这......尽力而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