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无垢天身

    第二十二章无垢天身准备开庭

    出生快两天之际,屠哲和秦雷终于得到足够量也最上等的天须陀味和天须陀酒,来进行天子诞生后的第一次蜕变——成长。

    据说,这也是在须弥山上从未有过的事情。一般天子都是刚刚出生就开始进行这样的仪式。而作为外来户的儿子,他们不仅是在闹了一场大事情之后才得以蜕变,而且事情还没有结束,等待他们的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鬼都不知道。

    此际,盛满天须陀味和天须陀酒的天宝器,就摆放在宫殿中央,随着他们显现出高大的真身,天宝器也同时变幻成巨大的器物,大可有几十亩方圆,里面天须陀味白如牛酥,异香满殿;天须陀酒犹如乳汁,荡漾着腻人的光泽,释放出让灵魂都酥软和沉醉的酒香。

    屠哲看了一眼秦雷,点头道:“快吃吧。”一只巨手就伸向天宝器,摄取大块的天须陀味塞进口中。

    天须陀味刚刚入口,还没等他咀嚼,就化成了流汁滑向了喉咙,进入了食管,流进了胃中。

    屠哲闭上了眼睛内视,仔细体味着天须陀味的妙处。

    只见流汁一样的天须陀味就像具有了生命一样,在流动的过程中,星光闪烁,如眨眨的眼睛,这些眼睛好似在寻找着胃壁上的孔隙,在找到的一刹那,就欣喜地钻了进去,顿时化为一股股的精气,弥漫在这些孔隙中,每充满一个孔隙,就自动地钻入下一个或下一层的孔隙中。

    屠哲几乎可以看到化成白色迷雾般的精气无所不至,被无数的孔隙吸收着,他能听到这些孔隙快乐的呻吟和饥渴的呼唤。而那些没有被精气到达和充满的孔隙都急切地呼吸着,喊叫着,蠕动着,似乎不这样他们就会被饿死了。

    令人发狂的饥饿感使得屠哲不断地伸出大手贪婪地攫取天须陀味,不断地吃下去。而每一个身体的孔隙被充满之后,一颗颗的细胞又成了饥饿的一群,所有的细胞都沸腾了,它们拥挤着,争抢着,自动张开不知道怎么张开的口,吞噬着精气,而在不断吞噬的同时,肌体在不断地壮大,透明。可以看到屠哲和秦雷的**在不断的膨胀,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长大着。

    六公里......

    九公里......

    很快就突破了十公里。

    突然,屠哲和秦雷的身体轰然巨响,一下子生长到了极致——11.2公里。

    这是天子出生身体蜕变的第一个极致。

    只见俩人身体健美阔壮,线条如勒,每一块肌肉都迸发出无尽的力量,仿佛有随时可以爆炸的能量要破体而出。而同时,哥俩的面目也在不可思议地转变,那种健康的线条分明的力量之美,辽阔的额头宝光莹莹,长眉如林,根根如戟如剑,眼睛深邃如星河,其中日月起落,万星运转。鼻梁如宝瓶如山岳,嘴唇红润光泽如火焰,玉齿阵列,荧光耀眼。

    大量的天须陀酒再次灌入哥俩的口中,只见哥俩肌体瞬间爆发无尽神光,几近透明的肌肤下,天须陀酒化为金色的血液奔腾在俩人的血管中。顿时,一股犹若神明的气息扑面而来。

    几乎就在天须陀酒饮完的刹那,江河奔腾之声响起在透明的脉管,体表神光炸开,百丈青丝散开,一轮日冕几乎同时出现在他们脑后。那日冕光芒万丈,照耀黑暗,但是只存在了几息,就消失了。

    以日冕的出现和消失为标志,天子诞生后的第一次蜕变彻底完成。

    金牧兄弟终于松了口气。

    而狗狗则飞在空中,奶声尖叫:“流氓哥流氓哥快变小,你太大了,我掐不疼你耶——”

    屠哲一笑,意念一动,恢复到正常大小。

    秦雷也同时恢复了正常。

    狗狗左看看右看看,评价道:“流氓哥较帅!嗯......小雷雷较壮!都是帅锅锅嘻嘻......”

    至此第一次蜕变结束,屠哲和秦雷都具有了一切诸天十别法的神通。

    第一别法:诸天行时,来去无边。就是说从此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无论多远。

    金牧就解释道:“其实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固然是想去哪里都可以,问题是你能有多快的速度?一瞬千里够快了吧,是的,你哥俩现在能够做到一瞬千里。别得意,不要说你在诸天万界转悠了,就是整个仞利天这么个小世界你想要转一圈,没有个几年也下不来,这还只是三千小世界中的一个小世界。想去把三界诸天转一遍,也没有人说不行。那你准备不吃不喝的持续飞行个几百年大约也差不多了。说白了,这神通在诸天也就普通的很,随便一个天奴也有和你一样的飞行速度。没有什么可得意的。

    岂止是没有什么可得意的?

    简直就是郁闷加三级,大失所望啊。

    那第二别法呢?

    狗狗就抢着叫道:“我来说我来说。第二别法就是诸天行时,来去无碍。就是说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你的脚步。”

    金祀就怪笑道:“很厉害吗?其实不要说你们,就是我们这亚圣级别的,想要真正做到来去无碍也是很不容易的......”

    狗狗不满意的叫道:“你亚圣就很牛叉吗?你抢我话神马意思?你这个穷鬼叔叔是不是皮皮痒啦?”

    金祀就退让:“你说你说哈哈......”

    狗狗剜了金祀一眼,才又道:

    “来去无碍的意思就是说呀,流氓哥比如你要到其他诸天泡美眉,要经过诸天之间的晶壁。那晶壁是诸天之间的界线,看似透明,其实不知道几千里厚,比如阎浮提洲呀,东胜神州呀,西牛贺洲呀,不是都有修仙礼佛的人吗?这些人想要冲破这些晶壁,那就叫破碎虚空,霞举飞升,那是要经历九死一生的。

    不过诸天晶壁对于流氓哥现在来说,那是不用费劲的,直接就穿过去了。不过有一点你记得哈,三界诸天之间的晶壁也就那么几十道,但是——流氓哥你说过,世界上最怕但是二字是吧嘻嘻......

    但是,三界啊,这才是三界啊!三千小世界才是一个中千中世界;三千中千世界才是一个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啊流氓哥,那得有多.......大多......远啊,就是你能穿过诸天晶壁,那千千万万亿亿的晶壁不穿得你的脑袋大成猪头啊?是吧猪头流氓哥嘻嘻......”

    屠哲听得已经天旋地转了,但是还是逗狗狗开心,做生气状道:

    “你才猪头,你全家包括你流氓哥全猪头呵呵......”

    众人大笑,其乐融融。

    屠哲忽然想到什么,就看着狗狗说:“不对,你拉下点什么东西没说.....”

    狗狗眨巴着晶晶亮眼急道:“神马呀神马呀?”

    “你刚才只说了三大部洲,单单没说北俱芦洲,这是神马个意思?”

    狗狗小爪子拍拍小胸脯:“吓死我了都,还以为说错神马了捏。嗯......那个啥,北俱芦洲是吧,哪里的人就不屑于修炼,不信神佛,那些家伙想去哪里吧,直接就驾着一些奇怪的能量飞行器,快的狠呐,遇到诸天晶壁,直接就是一束光扫去,晶壁就化了。”

    这尼玛......

    屠哲摸了下鼻子,这尼玛就是一科技的世界和科技的神话。那是什么光?前世的激光似乎还没这么厉害吧。不由心向往之,暗中决定,有机会一定要去北俱芦洲去看看。

    第三别法:诸天行时,无有迟疾。就是说飞行时没有迟慢的毛病。当然也是相对来说的。

    第四别法:诸天行时,足无踪迹。当然没有踪迹,尼玛你一瞬千里还让人看得见,尼玛那也叫神通?

    第五别法:诸天身力,无患疲劳。你知道的,他大爷的,吃的是天须陀味,喝的是天须陀酒,你飞起来还觉得疲劳,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第六别法:诸天之身,有形无影。看看自己的脚下身后,还真是哈,没有影子。尼玛那不是鬼才没有影子吗?

    第七别法:一切诸天,无大小便。这个哥哥最爱,大小便多麻烦,不但臭己还熏人,很不环保嘛。这下好了,不用交排污费鸟哈哈。倡导绿色生活,就应该这样嗯嗯呵呵。

    第八别法:一切诸天,无有涕唾。没有鼻涕唾沫?还行吧。反正咱也没那随地擤鼻涕吐痰的毛病。

    第九别法:诸天之身,清净微妙,无皮肉筋脉脂血髓骨。

    啧......这话怎么说的?那哥们这一身的肉......咦?

    屠哲仔细用神识观察自己的身体,就发现每一颗细胞都形成了五棱型的晶体,每一颗晶体都和其他晶体完美契合,动静相适,就像一套精美的仪器。而每一天血管中流淌着的,不是鲜血,而是金色的能量。

    还有,我日,那骨骼还叫骨骼吗?

    日日,那骨髓还叫骨髓吗?

    那五脏还在,六腑可就没了,腹腔成了一个弥漫着金色雾气的巨大的空间。

    还有那颅腔里?脑子哪去了?怎么成了大片的混沌之气?那混沌之气还形成了无数玄妙的痕迹。

    日啊我,那是......道痕?还是神痕?还是神马痕?

    这尼玛,这就不是个人了嘛!

    问题是,老子还有感觉,还有感情,还觉得热血沸腾,还觉得有种种人才有的东西啊,老子咋就不是人了?

    要不......这就是传说中的......进化?

    屠哲兴奋不已,尼玛除了进化他就解释不来这个变化。

    神佛是神马?神佛他就是进化了的人嘛。

    要说这马恩列斯毛还真是伟大滴很呢,无神论,尼玛这世界上哪有神啊?

    第十别法:诸天之身,欲现长短青黄赤白大小粗细,随意悉能,并皆美妙,端严殊绝,令人爱乐。这就是大小变化随意的神通了。有一点不好,诸天男子女子不是帅锅就是美女,想美成啥样就啥样,全都美了,也就无所谓美不美了。

    尼玛,长的帅,那要是个草包他也不招人待见啊!气质知道吗?气质它就到哪里都是区别草包与非草包的重要标志。

    终于,第三日来了。

    今日开庭审理妙匠天宝阁纠纷与打斗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