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三界大盗的嚣张

    第二十章三界大盗的嚣张

    在三界,除了正统的诸天外,还有一些不受约束,啸傲诸天万界的大能和团体。

    不要说三千大世界了,就是三千小世界,也是无量广阔。其中诸天三界占据的大陆和虚空,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还有无尽寒冷荒凉的天域和和无量的星海,亿万星球旋转沉浮其中。

    在这些荒凉之地,一些苦行的大能独自在某处修行,更有一些依靠劫掠为生的大盗集团啸聚期间。三界诸天深受其害但是却对其毫无办法。因为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更不知道他们准备偷抢你什么地方,偷了抢了就跑路,一下消失在茫茫星域中,你想找那是门也没有。

    三界大盗集团,最有名的要数罗刹海和修罗城。这两个盗贼集团,一个海,一个城,似乎应该有固定的老巢。但是,其实他们的老巢是漂浮移动的,在各个空间中不断穿梭,没有固定的地方。在亿万空间,无量星海中想找到他们,比大海捞针还困难千百倍。罗刹海盗贼集团的老大叫劫波罗者;修罗城主名罗妃,据说是个美女。

    除了大的盗贼集团,还有三大独行大盗最为著名。一个是死神乔扎铎;一个是鬼王湿里底;一个是大魔天摩尼阿修。

    两大盗贼集团的首领劫波罗者和罗妃,神通都不亚于三界诸天天主。虽然说三界三十三诸天天主神通都各有所长,但是,每一界都有一个象征性的界主,比如欲界的界主就是他化自在天的天主魔波旬;色界的界主是色究竟天主摩醯首罗;无色界的界主非想非非想天主,那就神秘的很了,可以是任何人、任何有形和任何无形,无法测度。

    只说欲界界主魔波旬和色界界主摩醯首罗,那能耐就大了去了,一般的天主是万万不及的,但即便如此,这俩界主也对两大盗贼集团的首领无可奈何,打不过你是真的,但是你想抓住我可也是做梦。更恐怖的是,三大独行盗的神通比之欲界界主和色界界主丝毫不差,正面对抗,谁也咬不了谁,想抓人家?不是笑话你们,打出真火来,谁伤了谁还不一定呢。

    不过还好,三千大世界中,像屠哲所在的这个小千世界在宇宙中是以百亿计算的,那是数也数不过来。这些盗贼集团或者独行盗来他们这个小千世界劫掠的几率也是微乎其微。碰上了,不好意思,算你倒霉吧。

    事情还真是巧了,千百年也没见过这些盗贼的影子了,就在今天屠哲大闹妙匠天宝阁后的傍晚,大盗大魔天摩尼阿修忽然出现,秒破妙匠天大师引为自豪的禁制封印,长驱直入,把里面的天宝器劫掠一空。等帝释天主与十天子等仞利天武装力量的顶端闻讯杀至,只留下一个摩天巨影和一长串大骂:

    “尼玛你这仞利天还真叫个穷啊,以后多炼制些像样的东西,我摩尼阿修来一趟容易吗我?下次再这样寒酸,请我都不来哈,尼玛神马玩意——”

    嚣张!

    帝释天主你不服气?你倒是追追看啊。

    妙匠天大师红着眼要拼命,但是连人家影子也看不着了。只能在那里吼叫:“我妙匠天炼制的东西不像样吗?艹你大爷的,有种你给我回来——”

    回来?你值得摩尼阿修回来吗?蝼蚁对大象叫嚣,丫你过来,信不信我一腿绊你一跟头磕死你?大象会回应蝼蚁吗?妙匠天大师还真是没有作为蝼蚁的觉悟。

    帝释天主因陀罗就想得开,这算丢人吗?丢给一个三界没人奈何得了的存在,那不叫丢人。不是我们无能,是敌人太厉害了。谁说神就没有阿贵哥的精神?

    抢就抢了吧,就当被孙子糟践了。

    至于三十二诸小天王天子天女天人议论纷纷,私下展开无数联想,联想啊,那跟我因陀罗有关系吗?巧合知道不?巧合就是事情他就那么寸,妙匠天宝阁被盗了?又被封印了?然后又被秒破了?最后全部被盗了?巧的不能再巧了是吧?谁有意见?有意见你说嘛,没人不让你说。

    议论啊联想啊,聪明的你们,就是让你们议论联想呢。

    有人敢猜测这是阴谋?是啊,怎么会那么巧呢?大盗摩尼阿修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天宝阁被封印,肯定会被查点数量去向作为审案的主要证据之一的时候,那摩尼阿修就来了?

    这尼玛时候挑的哈,会不会......嗯哼,不过是猜测哈,别传出去,你说会不会......有人......假冒?

    谣诼!

    谣诼你们信吗?

    虽然有时候谣诼无限地接近于真相,但那毕竟是谣诼不是?

    谣诼是不能当证据滴。

    问题是,你们这群傻13不互传谣诼,能让全仞利天的天众议论汹汹吗?

    不议论汹汹,那些个小天王啊,天子天女啊,怎么会悚然吃惊?

    不悚然尼玛你们怎么会更加地觉得恐怖?

    真作假时真亦假。问题是反过来,他假作真是假亦真不是?

    你把谣诼当真了?

    这就对了。选择站队吧,选不对的话,没准哪天就被假真了你丫的。

    为什么?你问为什么?聪明的你们。尼玛能琢磨出接近真相的谣诼来,琢磨不出来什么叫敲山震虎,谣诼恐怖?

    尼玛你们究竟啥时候才能明白这仞利天界我释迦提恒因陀罗才是老大啊?

    老大的意思是啥懂得不?

    不懂得啊?没琢磨透啊?还把《汉莫勒比》奉为圭膏啊?!《汉莫勒比》啥意思知道不?还不知道?那你肯定没做过强奸那码事。

    所以你可以安心地去死了。

    一夜之间,整个须弥山上议论汹汹,金氏兄弟作为当事人的老子叔叔,当然晓得其中的奥妙。

    金牧苦笑:“看见了吧,这是做给我们看呢,不是要开庭审理了吗?对不起了,证据失盗了。”

    金祀都不知道什么是气闷了,在地上转着圈叫骂:“彻头彻尾地流氓手段,彻头彻尾的无赖面目,彻头彻尾的......”

    狗狗鄙视道:“穷鬼叔叔,偶看你是彻头彻尾的没招。流氓是这样流氓的呀,看看流氓哥,你才知道流氓有时候是夸人捏嘻嘻......”

    首陀罗在旁边运气,秦雷坐着不时瞭一眼屠哲,不知道在想什么。

    屠哲坐在一香草编的蒲团上,半闭着眼里,似笑非笑。

    他想起了前世发生过的那些类似的事情。看守所死人了?怎么死的?自杀死喝水死撒尿死睡觉死,没有证据证明是他杀死。证据?不好意思,事情发生时,摄像头出了点故障,那个时段......他就是一段空白。

    呵呵,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神不要脸,三界无敌。

    想告诉我什么?

    想告诉诸天众什么?

    如此红果果的示意,威慑还是恐吓?

    但是,尼玛威慑和恐吓绝不是战斗!

    尼玛老子对你这天界就是缺乏认同感。

    《汉莫勒比》是不算什么,但是那也是你们名义上的宪法。老子就不信了,你还真敢在公开审理的时候把她给强奸了。

    狗狗一直观察着屠哲的表情,忽然小爪子就撕扯开屠哲的嘴巴:“流氓哥,我咋看你咋笑得拉莫淫荡捏?”

    第二天一早,天使又来宣帝释天主的旨意:

    奉天承运天主诏曰:离险岸天主小天王金牧所生二子屠哲、秦雷,着于今日巳时往妙香天哺园领取天须陀味并天须陀酒各三百盏,以不误其体魄成长。所余沐浴、涂香、着衣、簪鬘、赐器等天子诞生诸仪式,延后至天宝阁纠纷一案审理后进行。钦此!

    接旨后,天使离去。金牧兄弟就发愣,这是......怎么个意思?吃的先给了,让完成长大仪式,其他的就延后?

    屠哲前世饱读三坟五典,对于这些耍弄权谋的伎俩那是再熟悉不过。

    他哈哈一笑道:“小雷雷,首哥,你们猜天主大人想说什么?”

    首陀罗怒道:“总之不是什么好意,咱是大老粗,要多粗,就有多粗啊你干什么狗狗——”

    狗狗摇着小爪子阴险地盯着首陀罗:“你到流氓哥的境界了木有?也敢耍流氓?”

    屠哲冷笑:“哼哼,这是告诉我呢,配合点,把案子审理得当,嗯......是他得当,我就不仅有的吃,还有的穿,有的宝器拿,好处自然少不了我的呵呵。要是审理的不得当,延后,瞧这词用的,水平啊,要不怎么说是天主呢?呵呵,延后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一年,更可能就延没了。啧,我呸......服你呀哈哈......”

    狗狗作凶恶状,奶声叫嚣道:“他敢延没了,看偶把他老婆全抓来,让流氓哥玩三批啊四批什么的,把他气出前列腺来......”

    屠哲黑线满头:“我说狗亲,这个淑女狗狗滴形象还是要保持滴对不?”

    于是又是乱七八糟一阵闹腾,皆不详述。

    一会后,屠哲就让首陀罗领着秦雷去领取天须陀味和天须陀酒。自己则盘坐在蒲团上,凝眉思索。

    狗狗一看到屠哲思索的神情就满眼星星,要不说男人要帅,就要学会装13......嗯那个是要学会装深沉。深沉是美女包括美狗的克星。这话放之三界诸天而皆准。

    屠哲还真不是装,真的是在思索。

    他把始祖蚩尤打入他识海的那缕信息团打开,研究起了不灭魔身**。

    刚刚来到须弥山两天,就让他产生了强烈的要变强大,强大到谁也不敢轻易侮辱的强烈**。

    落后就要挨打。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