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三日之期 诡异频现

    第十九章三日之期诡异频现

    离险岸天王宫,屠哲的出现给了金氏兄弟无限欣喜。

    屠哲一回来,顾不得解释,直接就将狗狗抱了过来,口含牛头旃檀丹,度入狗狗口中,静静地等待着狗狗的醒来。

    在此期间,金牧几次想开口询问屠哲被移走之后的情形,但是看到屠哲几乎眼不离狗狗,也就只好压下了好奇。

    大约过了数十息,狗狗呼吸急促,身体开始颤栗,胸腹波浪般起伏,随后口一张,一股淤血喷了出来。屠哲神情紧张,看着金牧急道:“老爹,狗狗没事吧?”

    金牧道:“淤血吐出来就好了,这旃檀丹疗伤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我和你叔叔还真没见过。你这丹药是......?”

    屠哲摆摆手,顾不上跟金牧解释,用袖子擦拭着狗狗嘴角的血迹,而狗狗喷在自己身上的大片血迹却视而不见。

    此时狗狗睁开了眼睛,弱弱地问了一句:“流氓哥,狗狗这是在......第几层地狱?”

    屠哲的眼睛湿润了,抚摸着狗狗的小脑袋:“胡说神马捏?哥哥我给你找来了丹药,你这呵呵,还阳了又哈哈......”

    狗狗一听,立马蹦了起来,四周一瞧,奶声叫道:“呀呀呀,真滴呀,穷鬼老爹,穷鬼叔叔,那个小雷雷捏?”

    屠哲也看向金牧金祀。

    金牧这个那个半天也没说出个子午卯酉来。金祀就说:“哎呀大哥,迟早被你给憋死,我来说吧,小雷和首陀罗估计是偷旃檀丹去了,你不在,我们手里又没有丹药,眼看着狗狗那样,小雷这不是就那个啥嘛......”

    屠哲一听就急了:“啥啥?小雷去偷丹药?你们咋不拦着?这要是被发现了,还不得被打死啊?”

    金祀道:“这不是没注意嘛,转眼就不见了......”

    屠哲站起来就朝殿外走:“不行,我得去找他们......”

    狗狗急道:“还有我还有我,他们是要救我的,我也要去!”噌的一声就进了屠哲的怀抱。

    金氏兄弟互看一眼,金祀吼道:“看神马?孩子没了,神马都是浮云!你不去,我可去了哈......”

    摩尼藏天王殿。摩尼藏小天王正在接待一个不速之客——帝释天主的大儿子因陀罗迦。

    因陀罗迦礼数周到,满脸憨厚的微笑,轻声道:

    “家父让侄儿来看望摩尼藏叔叔,顺便捎带一句话给叔叔。请叔叔三日后驾临善法堂天旁听审案,并请叔叔不要夹带一些不该夹带的......”

    摩尼藏苦笑了一下,随手抛出一个天影水晶:“旁听就不去了,顺便跟你父亲给我请个假,就说我这两天感冒了,不宜出行。”

    因陀罗迦眼中满是笑意,心说怕啦?早知道这样,当初为啥鬼使神差的要录下影像呢?贱呐您是呵呵。

    因陀罗迦恭声告辞,留下摩尼藏小天王在哪里自己跟自己运气。

    半日间,包括摩尼藏小天王在内的十几个小天王都交出了天影水晶。一致地让十天子帮忙请假,说三日后去不了。理由出奇地一致,都是感冒了。

    尼玛你们能更出息点吗?谁听说过天王还能感冒的?不要说天王,就是天奴他也不知道感冒是个神马玩意不是?

    诡异的气氛就这样在须弥山上蔓延开来。

    钵私地天王宫殿外不远处,秦雷隐藏在一片云雾中,焦急地等待着首陀罗。看着钵私地天宫外来回巡游的几百夜叉,他真不知道首陀罗是怎么混进去的。

    正抓耳挠腮之际,身旁微风一过,就听首陀罗的声音响起:

    “兄弟,快撤,得手了......”

    秦雷嘴巴张的老大,这就得手了?

    二人借着云雾急急遁去。

    钵私地天王宫中,打坐的钵私地天王睁开了眼睛,戏谑地望着宫外秦雷二人远去的方向,满含深意地笑了。

    天王叹息一声低语:“就凭你们两个笨贼,想偷本王的丹药?呵呵,那是我让你偷你才偷得着。没办法啊,直接借给你,那是不行的,偷嘛呵呵,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诡异继续在须弥山上蔓延。

    帝释天宫天妃殿。

    天主因陀罗正凝望着悦意天妃的背影。

    悦意俯在殿廊的栏杆上,曲线玲珑的背影依旧馋的因陀罗欲火大炽。奈何悦意就是不给他好颜色,更拒绝和他行那夫妻之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他家中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呢?悦意虽然天资绝美,但是众天女的三批四批若干批不也是趣味无穷?

    换个妃子,对他这样早让他一脚踢到冷宫里去了。但是悦意不一样不是?不说三界第一美女的名声给他大涨面子,就他那个无法无天的老爹罗睺大阿修罗王,那也是见不得女儿吃亏的主啊,当年那一仗打得,要不是多亏了仁王护国咒,指不定谁灭了谁呢,他现在可不敢再次和罗睺开仗。

    不过,给本天主甩脸子看,不敢打你,还不敢消遣你几句?

    于是因陀罗就酸了吧唧地道:“天妃啊,不要说我没提醒你,要解放思想,认清形势,不该说的别说,不该做的别做,不要老是抱着醋坛子看,熏晕了容易犯错误对吧?

    天妃转身面对因陀罗,冷笑一声:“解放?你已经解放的像个嫖客了,难道你希望我也解放成妓女?你可以走了,我做什么,说什么,不需要你操心,有胆你休了我,放我回摩婆帝城娘家,咱们彻底一拍两散,如何?”

    因陀罗阴阴地道:“这你不用想,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救了屠哲那个小天子,你说你什么意思?”

    悦意哈的一声道:“我需要向你解释吗?我乐意,你管不着,你可以走了,你再待下去,我要呕吐......”

    因陀罗看了悦意半天,悦意一瞬不瞬地和他对视。

    因陀罗点指:“你......好自为之!”

    悦意不屑地冷哼一声,转身又看栏外的风景。

    因陀罗拂袖而去。

    胡卢只那手里惦着十几块天影水晶,脸色很难看。你爹的,有这么多小天王录了影像?他们居然敢跟我过不去?

    老二瞿波迦懒洋洋地道:“老八你本事大,这事给二哥呢就怕怕了,给你估计能有办法对付这些个老不死的。弟兄们拭目以待。”

    胡卢只那大怒:“老二你什么意思?看我笑话?还是唯恐天下不乱?”

    瞿波迦打着哈哈:“我哪有那本事?唯恐天下不乱,这乱不乱的,那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大概你的意志是可以的......”

    你——

    老大因陀罗迦道:“行了哈,你们是兄弟不是冤家,什么样子?还没咋地呢,就兄弟睨墙。想当天主没错,问题是,你大哥我不是还没死嘛真是的,你俩有本事就比赛一下看谁先把老大我给灭了吧,扯淡呢嘛,走了走了......”

    胡卢只那见兄弟们都散了,咬牙道:“好你们这些个老不死的,时间有的是,看老子我慢慢玩死你们哼哼......”

    屠哲抱着狗狗在空中焦急地飞行。一边飞一边问:“我说狗亲啊,你能看多远吧,这也不知道这俩家伙到哪了呀?”

    狗狗奶声道:“多远啊,我也不知道喔,反正是很远很远喽,我看看吧先......”

    狗狗神识远放,四处扫描,忽然道:“在那边在那边,他们回来鸟......”

    屠哲急忙道:“哪里呢?我咋看不见捏?”

    狗狗道:“你当然看不到喽,还有好几万由旬远捏。”

    后面紧跟着的金氏兄弟面面相觑,这是啥狗狗嘛,几万由旬都看得到,搁给个小天王神识也就能放到万把由旬,这狗狗......几万由旬。这......还是一只狗狗吗?

    屠哲满头黑线:“那赶紧的去追上他们啊,别一不留神给人抓走了......”

    狗狗道:“没事的,我看他们是往回赶呢,这样,咱们到他们必经之路上等他们吧好不啦?”

    屠哲疑惑地道:“咱们迎上去,依狗亲你滴神通,不需要多久吧?”

    狗狗眨巴着亮晶晶眼睛:“问题是,我的伤刚刚好不是?”

    屠哲惭愧地搂紧了狗狗。

    “啧......你看哥哥一着急就忘了这茬了呵呵,那就等吧......”

    旁边金氏兄弟道:“这样吧,我们去迎着他们,你和狗狗在这里等,以免这俩家伙拐个弯又上谁家去顺东西......”说完就问清秦雷和首陀罗回来的方向,驾云疾驰而去。

    接下来,就是狗狗和屠哲精彩的对话。

    “流氓哥,你救我的牛头旃檀丹谁给你的呦?”

    “这个嗯哼......本来吧,是不能说的,不过狗狗是哥哥我最亲的人,那当然是不能隐瞒喽?”

    “到底是谁给你的嘛......”

    “嗯哼,是这样哈,那个不是有个三界第一美女吗?你应该知道的......”

    “哎呦喂,三界第一美女给你的呀,流氓哥,偶好崇拜你啊,是叫悦意的那个吧,哎呀偶早听说过她,是偶滴偶像耶,流氓哥你看看偶眼里西吧西都是小星星?”

    “嘶——狗亲你这......别掐我,哥哥肉嫩啊......”

    “流氓哥,第一美女还给了你神马东西?偶怎么闻着好像你身上有神马东西的香味是你之前木有的喔?”

    “是个空间宝器,奔荼利花空间宝器,里面宽敞着呢啊——你能轻点掐不嘶嘶......”

    “喔,那流氓哥你是不是觉得悦意真的是很漂亮很漂亮呀?”

    “那个神马......她这不是跟我结拜姐弟了嘛,以后咱都是一家人啊是不是?”

    “哦,那意思你要是想泡她,就是**喽?”

    屠哲于是一头一脸的黑线。

    等金氏兄弟接回秦雷和首陀罗,屠哲胸脯上的肉也几乎被狗狗有一把没一把地掐成了死猪肉。

    回到离险岸天王宫,屠哲冷冷地看着秦雷:“说,我是你大哥不?”

    秦雷发愣,这是哪一出呢?我可是偷回旃檀丹来着。首陀罗也惊讶,不知道屠哲什么意思。

    屠哲转头看着首陀罗:“还有首哥你,你们知道有多危险吗?胆子大得没边了,能从钵私地天王宫偷回丹药来,我要感谢你们吗?尼玛你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让我怎么办?再去拼命?”

    秦雷和首陀罗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屠哲展颜一人给他们一拳:“以后干什么长点脑子,麻痹的,我的兄弟怎么可以说没就没了?”

    傍晚,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妙匠天宝阁禁制被破,诸多宝器被盗。妙匠天大师暴跳如雷。

    屠哲望着房顶愣了半天,呢喃道:“好手段,尼玛要不要灭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