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狗狗的神印

    第十四章狗狗的神印

    胡卢只那掐诀放出了大威力神通帝释天印。帝释天的十个儿子都部分地传承了天主老子的一些厉害神通,其中这个帝释天印被称作是帝释天的杀手锏。

    多年以前,帝释天与四大阿修罗王,须弥山北大海下千余由旬的摩挲帝城的罗睺阿修罗大战,就用这一神通拘禁了罗睺阿修罗王的全部部属。要知道,每一个阿修罗王的地盘都和须弥山的面积一样,都是纵广八万由旬。而每一个阿修罗王的部众也以亿万计。这么多的阿修罗众被一个神通拘禁在空间牢笼里,当时就震惊了整个欲界。

    当然,这神通也看是谁使出来的。胡卢只那不过刚得到传承不久,自身法力对上年轻一代足可自傲,但是和他老子一比,差距就不是十万八千里那么简单了。不说威力,就说笼罩的范围,也不过纵广三十由旬而已。

    即便如此,虚空牢笼和风杵也逼得围观众人连连施展天行术后退,躲到较远的空中,以免池鱼之灾。

    此时,狂卷而至的风杵呼啸打下,要将虚空牢笼与困锁其中的屠哲秦雷狗狗一起打成碎末。

    天上围观众人惊呼出声,纷说八天子这是要下死手,牢笼里的哥俩恐怕活不了了。

    被诸天子和大药叉围困的首陀罗目眦尽裂,虎吼一声:“挡我者死——”

    一拳轰开身前几个大药叉,就要向屠哲冲过去。

    首陀罗不是神通不济,只不过为人方正,耻于阿谀,被大药叉将不喜,才被派到金祀的行宫做守卫。其真正的实力,比之大药叉那是高明了不知道几许。

    首陀罗冲出几步,却被后面一个阴笑着的天子放出一件法宝打在背上,口喷鲜血,飞出百丈,翻落在地。

    金牧兄弟被围,又见屠哲秦雷处于生死一线。数百年被压抑的怒火在此时陡然爆发。金牧一脸决然,金祀双目喷火,各各施展出种种大术,将周围天子以及大药叉冲得七零八落,旗帜歪斜,刀枪丢弃,法宝碎裂。

    娄宿二子,再不济也是三十二小天王之一,本身就具有二十八宿娄金狗的天赋神通天犬哮日和二十八宿诸印,连天上大日也可以吞噬,大星都可以打碎,虽然算不上圣人,但也是亚圣级别的存在,岂是这一群药叉和纨绔天子比得了的?

    金牧兄弟大发神威,打破围困,冲向困锁屠哲的虚空牢笼。

    胡卢只那的风杵已然裹挟漫天的风暴击向牢笼,金氏兄弟显然已经有点来不及了,哥俩怒吼连连,血气翻涌,金牧大吼:“我儿有事,我定杀你——”

    屠哲秦雷,命悬一线。

    秦雷掌中不断飞出青色雷光炸向牢笼四壁,牢笼内轰鸣不已,但是却奈何不了牢笼四壁。一时急得他满头是汗。

    屠哲看到外面风杵砸下,叫一声:“狗亲——”

    狗狗夜玛不紧不慢地道:“流氓哥害怕了啊,小雷雷你也歇会,看姐姐我的......”说着一手为定拳收于腰间,一手为慧拳高举过顶,奶声尖叫一声:“七母锤印——”

    只见高举的一手中,霍然出现一只大如山岳的乌光巨锤,朝着虚空牢笼风杵落下的一壁轰隆砸去。

    没有剧烈的轰鸣,四维忽然失音。只看见锤印碎裂了虚空牢笼,直接迎上了两柄风杵,碰触之下,风杵崩碎四散。

    虚空牢笼碎片和风杵烟散的丝缕飞上高远的虚空,渐渐的声音恢复,围观的天众悚然股战。

    这是什么神通?那可是八天子啊!那可是帝释天印啊!

    就这么给轻松破掉了?

    破掉了不要紧,要紧的是,那是被一只看上去只有尺把长的狗狗给破掉的啊......

    几乎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一时都失去了思想的能力。就连金牧兄弟也呆在了空中,保持着冲击的姿态,嘴巴却张的老大。

    难以置信!

    胡卢只那神通被破,遭到反噬,浑身如遭锤击,体肤破裂,血珠乱飞,保持站立都有困难。

    不可能!我被一只破狗给打败了?

    这怎么可能呢?

    我是帝释天主的儿子,我有高贵的血统,我有完美的家世,我有强大的传承,我怎么可以败?而且是败给一只狗?

    在离妙匠天宝阁千里远的虚空中,站立着一位身着蓝色宝衣的青年。他遥看着天宝阁外发生的一切,嘴角露出耐人寻味的微笑。他是帝释天主的二儿子瞿波迦。

    瞿波迦叹息一声:“唉,老八居然败了呵呵,还没怎么打就结束了?”

    他摇摇头,对身后的一名大药叉道:“去请伊罗钵那大龙象王,就说他的好徒弟被人欺负了,知道啥意思吧?”

    大药叉诡异地一笑:“二少主,我就是您肚子里的蛔虫,这事能不办好吗?”说完一哈腰向善见城侧的大龙象王殿飞去。

    瞿波迦又耸耸眉毛,自语道:“老八啊,不要怪哥哥我心狠,是你自己太能找事了呵呵,天主老子看你顺眼?那就看看你有多顺眼呵呵......”

    狗狗夜玛很拉风地打败了胡卢只那,就不再理他,睁着一双亮晶晶眼睛对屠哲道:“流氓哥,我很厉害是吧嘻嘻......”

    屠哲笑着刮了牠小鼻子一下,神念沟通:狗亲啊,战果如何?

    狗狗得意地一扬小爪子,传神道:手拿把掐,证据确凿,连账本我都扫描了一遍,怎么样?流氓哥,要不现在公开?

    屠哲摇摇头:事情闹大了,现在不易公开,关键时刻拿出来,它就是一原子弹呵呵......

    狗狗蹙着小鼻子:哼,就知道流氓哥你最阴险了,不过,偶稀饭嘻嘻......

    金牧兄弟从空中落下,走到屠哲身边,上下打量着狗狗,看的狗狗不高兴了,小爪子作抠挖状:“看什么看,挖掉你俩穷鬼的眼珠子哼哼哼......”

    那边首陀罗摇晃着来到屠哲身前,满脸是血,凄惨无比。屠哲拍拍他肩膀:“首哥,还挺得住不?”

    首陀罗胸脯一挺:“死不了......”

    屠哲点点头,目光森寒地看着还愣怔在那边一脸不可思议的胡卢只那:“八天子是吧?你爸是李刚是吧?”

    胡卢只那一愣:“李刚是谁?尼玛你消遣本天子?老子是帝释天主的八儿子?你伤了老子,这事大了,没完了——”

    秦雷大喝:“你杀人就可以?别人伤你就不行?拳头大就是道理是吧?老子现在就结果了你这王八蛋,看你再嚣张!”说着就准备再发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