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拳头有多硬,理就有多大

    第十三章拳头有多硬,理就有多大

    狗狗则在旁边忽闪着两只大眼,一忽儿闪着银光,一忽儿闪着金光,连连变幻着紫光乌光种种光,嘴巴里还神神叨叨地念叨:“破妄眼......虚空眼......无碍眼......地眼火眼水眼风眼真眼种种眼给我开了罢......”

    此时,轰隆一声,大云消散,八天子胡卢只那一行落在地面。

    胡卢只那收起眼中电光因缘斩,背着手看着屠哲。

    周围看热闹的诸天子大人以及诸天众,纷纷给胡卢只那见礼称颂。

    胡卢只那看看地上趴着的摩勒沙比,淡然道:“起来吧。”

    摩勒沙比赶紧站起来,手指着屠哲:“小天主,就是他,这个小......”

    胡卢只那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下去,目光转向屠哲:“通名。”

    屠哲懒洋洋地道:“你通还是我通?或者......大家一起通?”

    胡卢只那眼神一缩,盯着屠哲:“天子礼仪,你不知道吗?”

    屠哲一笑:“《汉莫勒比》律典《天子部》第八条第五款规定,‘彼诸天子交,礼仪具备,问询须合掌颔首,违者抄录该条律典千遍,面壁三日。”

    说着,屠哲双手合十,颔首轻声问道:“在下屠哲,离险岸天主之子,这位天子,恕我眼拙,您是哪位来着?”

    屠哲的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看的众人不住点头。秦雷在旁眼中奇光一闪,不知道在想什么。

    胡卢只那没有回礼,因为他知道,屠哲的礼貌其实就是在打他的脸,如果现在自己还礼,那基本上就落了下风。于是他看着屠哲,忽然仰首大笑:哈哈哈哈哈——

    屠哲戏谑地看着他:“《汉莫勒比》律典《天子部》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彼众天子交,有骄傲轻慢者,抄录本条千遍,面壁三日,这位老兄,好像要抄两千遍,面壁六日了呵呵......”

    胡卢只那立时眼中电光如剑,几乎要刺上了屠哲的脸颊。

    屠哲立时大声喝道:“《汉莫勒比》律典《天子部》第十二条第一款有道:‘彼众天子交,含嗔恚怒者,抄写本条三千遍,面壁十日',这位天子,不过数十息,阁下已经律犯三条,难道仞利天国之律典,在阁下眼中,直接被无视了吗?”

    “无视你爹——”胡卢只那大怒吼道。

    屠哲一笑,退了一步。心里乐道,乖啊小子,不逼你,你怎么会犯大错?

    屠哲环视一圈围观众人,大声问道:“诸位,有谁来告诉我,无视《汉莫勒比》律典,依律该当如何?”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敢和屠哲的眼神对视。这尼玛,你这是害我们呢吧,依律?依个毛啊!那八天子什么时候依过律了?

    八天子的威风啊呵呵,屠哲叹息一声,道:“《汉莫勒比》律典有云:‘诸天主天子天女,诸龙象与八部天龙并诸天人天奴,无视本律典者,诸天主有犯,处闭门思过百日;诸天子天女并诸龙象与天龙八部有犯,处面壁十年;诸天人有犯,贬为奴籍;诸天奴有犯,斫一足一手’......”

    胡卢只那再也不能保持形象,怒吼道:“你爹的,本天子看好你,你来关老子十年试试?”

    说着就大步上前,准备教训屠哲。

    还没等金祀踏步向前,只见秦雷闪身挡在屠哲身前,眼里危险的电光噼里啪啦闪烁,单手一竖为礼,冷声道:“这位天子请止步。要动我大哥,你先踩过我的尸体。”

    胡卢只那一愣,怒得简直失去了理智。尼玛今天这是怎么了?被一个家伙数落,又被一个家伙挡着,这面子丢的哈,尼玛今天不把你们俩小子打坏了,以后在这须弥山上还怎么混?

    于是,胡卢只那对后面的一群天子和数百大药叉吼道:“把对面这些咆哮天宝阁,扰乱秩序的家伙给我抓起来,这俩小子交给我,本天子要让他们尝尝什么叫做惹了不该惹的人——”

    诸天子和大药叉都吼喝一声,阵分二龙戏水,环绕金牧金祀和首陀罗以及几个夜叉,将他们围成了铁通一般。同时,把屠哲和秦雷隔离出来,留给了胡卢只那。

    围观众人一时大哗,这八天子真是要搞出大事来了,连两个小天王都要抓。人群中一些天子就有兔死狐悲之感。

    那些早就把神识探到妙匠天宝阁的诸小天王,除了和八天子交厚的外,全部怒气填膺。这算什么?就算是外来户,那好歹地也是天王啊,你说抓就抓了?你说咆哮扰乱就咆哮扰乱了?是不是哪天不高兴,也把我们大家伙也找个理由给抓起来呢?

    这些暗中的小天王就严密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一些心思细腻的小天王,还打开了天眼,通过天眼把事情的经过转录到天影水晶中。

    胡卢只那目中杀气凛然,冷笑着向屠哲和秦雷走去。此时,他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左眼西方堕光明电闪,右眼东方亢厚大电连闪,两道闪电摩擦撞击,生出咔嚓咔嚓大雷电来,在他的身前伸缩,如怒龙翻滚咆哮,随时会把屠哲碎为齑粉。

    胡卢只那咆哮着:“屠哲是吧?天子是吧?老子今天告诉你,在这须弥山上,在这仞利天国,老子就是律典,尼玛跟老子讲理,你也得有那实力,现在,你去死吧——”

    瞬间,一道霹雳如遮天大刃电射屠哲。

    秦雷见了,立刻上前,大手一挥,手中生出一片雷光,其中一只巨大的雷兽虚影嗷吼一声,身披铁甲,眼射青电,巨口大张,一口将胡卢只那击出的电光因缘斩吞入口中。

    胡卢只那一愣,狞笑着大喝一声:“爆——”

    只见秦雷手中幻化的雷兽的躯体剧烈膨胀,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雷兽虚影炸得成了弥散虚空的光点,渐渐消失。

    而同时,秦雷踉跄跌步,口喷鲜血,脸色煞白,神情委顿,受伤不轻。

    屠哲连忙扶住秦雷,暗地和狗狗神念沟通:狗亲快点,好了没有?

    狗狗一收小爪子:“好了好了,流氓哥你着什么急呀,就这家伙这点能耐,还不够给本狗狗塞牙缝的捏嘻嘻......”

    胡卢只那眼冒邪光,双手摆出一个奇异的姿势,左手空握,一指向天,右手空握,一指指向屠哲,嘴里大喝一声:“缚——”

    就只见屠哲和秦雷所处之地虚空肉眼可见的形成了一个颇梨牢笼,一下子将哥俩和狗狗困在其中,冲突不出。

    胡卢只那伸出的两个食指频旋,指上立时形成两根千丈风杵,呼啸着向虚空牢笼里的俩人一狗撞去。

    围观者中,有识货的,失声叫道:“啊是帝释天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