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砸不死你?

    第十二章《汉摩勒比》砸不死你?

    屠哲磨着狗狗的头发,一脸诚恳地道:“大人可知道《汉莫勒比》律典?

    摩勒沙比愣怔了一下,这尼玛,这谁不知道?

    屠哲紧接着道:“大人知道《汉莫勒比》律典中有关天奴部一章吧?”

    摩勒沙比的眼皮就跳了跳:“你想说啥吧,直接点,拐弯抹角的,不是好习惯。”

    屠哲正色道:“那我就直接点,大人知道《汉莫勒比》律典《天奴部》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三款的内容是什么?请大人有以教我!”

    摩勒沙比想了想,忽然勃然变色:“你什么意思?拿律典来挤兑我?”

    屠哲目光冷森:“大人的意思是不是遵守《汉莫勒比》律典有点困难?是不是律典的相关内容已经挤兑了大人您呢?”

    摩勒沙比象被噎住了一样,嗓子呃呃呃了半天,才大怒叱责道:“你你你,你是存心来找麻烦的是不?”

    屠哲冷哼:“你若是心存良善,一心为诸天主天子天女以及普罗天人服务,怎么会有麻烦找上你?“

    屠哲迈前一步,大声呵斥道:“你个沙比,倘若你不愿意告诉我,那我来跟你念叨念叨。《汉莫勒比》律典《天奴部》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彼众天奴,执不妄语戒。不得擅称主、王、尊、座、大人等号,犯者由上大人批面二十以为戒’。我说沙比大人,你什么时候脱了奴籍,胆敢自称大人了呢?”

    摩勒沙比气得脸生猪肝色:“你血口喷人,本大人呃不是,本人什么时候自称过大人了?”

    屠哲哈哈大笑:”长耳朵的又不是我一个,沙比你自掌其嘴,话音未落就敢不承认,你当在此诸位天子,诸位大人以及一众围观者的耳朵是摆设吗?”

    狗狗挥着小爪子尖叫:“本狗狗听到了,沙比你休想抵赖!”

    围观众人有些也受过摩勒沙比的刁难,今日见有人出头,当然鼓噪,纷纷叫道:

    “我们也听到了,抵赖是没有用的——”

    “早看这家伙不顺眼了,那个大人上去打他二十个耳刮子?”

    有那胆小的就低声劝阻自己身边鼓噪的朋友:

    “你悄声点吧,这沙比谁不知道他的可恶?但是不怕他你还不怕八天子啊,祸从口出,慎言慎言......”

    摩勒沙比气坏了,今天这面子可是丢大发了。一时间就忍不住吼道:“谁敢打本大人呃呃本人耳刮子?定叫你后悔胡说八道——”

    屠哲大声道:“《汉莫勒比》律典《天奴部》第九十六条第八款规定:‘彼众天奴,当犯戒时,以言语威吓或以大力威胁诸人不得作证者,罪加一等,枷锁其身,曝晒十日。'沙比大人,这一条,我可有记错?”

    你——

    摩勒沙比已经以手拊膺,快炸了肺了。、

    屠哲步步紧逼道:“律典《天奴部》第十条第一款规定‘彼众天奴,若遇天主、天子、天女、诸夜叉王、诸龙象王、迦楼罗(金翅大鹏鸟)等诸上大人时,当口称尊号,跪地行礼。我问你沙比,我父亲我叔叔贵为天主,位列诸小天王,我与我家兄弟为天子,是不是律典中所说的上大人?如果是,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你行礼?难道说,在你这个奴才眼里,《汉莫勒比》律典就是根本不存在的吗?”

    屠哲义正词严,大义在手,当仁不让,看的金牧金祀兄弟一阵心热,好儿子好侄子,就这口才,就这胆识,诸天万界有几个天子天女能够比得上?

    这俩正美着呢,就见善见城帝释天宫方向一阵大电光铺天而来,威势滔天。一个冷厉讥诮的声音传来:“好一个能言善辩的天子,我来和你讲理如何?”

    只见那方向虚空生电,两道电光粗如巨蟒,在空中倏忽来去,纠缠摩擦撞击,生出更大威势,紫电青芒蜿蜒闪烁,炸声不断,象要把这虚空撕裂炸碎。一股深入人心,给每一寸皮肤,没一个毛孔都带来威压的巨力油然而生,令人不自觉的感到恐惧。

    众人抬头望去,脸色各各变化。

    金牧呻吟一声,看着同样有所忌惮的金祀道:“是八天子和他的电光因缘斩。兄弟,这八天子必不能善罢甘休,现在可如何是好?”

    金祀咬牙,握紧了拳头,狰狞道:“左右不过是个不能甘休,你我兄弟受这鸟气也非一日,还不知道什么是个头,我是不管了,今日要有人敢动这俩孩子,豁出老命不要也要和他斗上一斗。”

    金牧听了,也一跺脚:“罢了,豁出去了,倒要看看他们怎么动我的俩儿子哼哼!!”

    虚空中,一片大云似缓似急地飘来,身着龙鳞甲,头罩凤翅盔,足踏麒麟履的八天子胡卢只那负手立于云端。身后一群相厚的天子追随,再后就是杀气腾腾的数百大药叉将,各执宝兵,各张旗帜,浩荡而来。众人就看到,那虚空中上下翻腾闪烁明灭的电光。居然是从胡卢只那的两只眼中射出来的。不禁个个股战,大气也不敢出。

    屠哲深吸一口气,一边淡然看着,一边叹息:“**呀,为了一个奴才,居然出动了暴力机器。呵呵......”

    屠哲放出神念,想着和狗狗沟通,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这个神通,因为他觉得自己自从吸收了始祖蚩尤的分魂能量后,神识就无比壮大,闭着眼睛居然也能看到远至千里之外的东西,而且无论那东西大小,都纤毫毕露,清晰无比。因为从吸收蚩尤的分魂能量,到意外出生并具有了一具肉身,几乎让他没有时间去细细体会身体和神识的巨大变化。

    狗狗果然有了反应,神念传来:流氓哥你说什么事?

    屠哲就开始与狗狗迅速地进行神念交流。说你能不能透视?能的话你看看这妙匠天宝阁中有多少宝器,别给哥哥数露了,能做到吗?

    狗狗一撇嘴:这算什么呀?一件拉不下,藏在虾米地方都给你找出来,哪怕他个奴才施了禁制都的用嘻嘻。

    这时候,最激动和最得瑟的就属摩勒沙比了。妙匠天大师没来,八小天主来了,这样更好,看你这小子怎么个死法。想着就扑下七宝凝成的台阶,噗通跪在了地上,五体投地,口称奴才摩勒沙比恭迎小天主。

    啧,屠哲不禁咂舌。这叫一个贱呐。

    屠哲今日敢于造出这么大声势来找事,那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知道这摩勒沙比的后台是胡卢只那,这家伙肯定要为这奴才出头,没办法,利益所在,不得不如此。

    但是为什么他单单指定要了《汉莫勒比》律典?他就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用律典把对方挤兑死,给他们一个教训,不然以后一家子受气的时候多着呢。

    啥是赖人?赖人都是好人惯出来的。

    老子神通没有?老子一家是外来户?那《汉莫勒比》律典可是你们仞利天界整个国度的宪法和刑法集大成者,老子今日就以律典为刀,砍不死你也恶心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