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子诞生

    第七章天子诞生

    七万两千岁!

    咱地球一百年,人家狗狗他们才一夜?这尼玛用计算机也得算个大半天吧?

    屠哲数学本来就不咋地,这么庞大的数字显然有点让他发懵。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一日一夜各一百,再乘以七万两千,这尼玛得是几位数?这尼玛你奶你大爷的得活多久?

    人家活个一年等于是咱三万六千五百年啊,尼玛搁地球整个远古到现代无数岁月就没了啊。

    那咱算什么?人家一觉就把咱一生给睡没了,偶滴天呀。

    屠哲于是悲愤地咬牙自问。人类是个啥?

    蝼蚁!还不是那种小强式的蝼蚁。

    屠哲悲愤地想大叫:刀来——

    老子不活了。

    想想就又不自主地苦笑,我还活着吗?都死得妥妥的了。

    还没等他自怨自艾出个大意思来,就轰隆一声撞入了一处稠如泥浆,血腥刺鼻的所在。

    好歹的屠哲融合了蚩尤的分魂能量,也算是天眼通的第一层了。那视力之强,也是不得了的。

    他就看见四周都是粗拉的肉壁,水桶粗的血管河流一样奔涌着好大的血流,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就见血水四处喷来,把他淹了个结实。

    火焰般灼热的血水瞬间包裹了他的灵魂,就觉得无量血水不断化为血肉纤维交织覆盖在灵魂外面,无数血管经络筋腱凭空而出,分布全身。随着更多血水的转化,灵魂外的血肉滋生越多,比眨眼还快地飞速增广增厚,皮肤,毛发随生随广,随生随长,蔓延生长的速度超过了屠哲的思维。

    还没等他定住神魂,就觉得血肉内骨骼生发,头骨,胫骨,肱骨,脊椎,指骨,足骨各各化生,各各壮大,宝光莹莹,光华剔透,照亮血肉。

    紧接着,血水涌入骨骼架起的胸腹空间,生发了五脏六腑,强大的生气开始在胸腹中远转,流向躯干和四肢。五脏六腑毫不客气地把屠哲的灵魂挤到颅骨之中,瞬间化为白玉般的脑髓,原来包裹在灵魂外的蚩尤的稀薄的灵魂能量,虽然稀薄,但依然磅礴,还有三分之一的样子,这一下被挤到颅骨中,一下就侵入了刚刚成型的脑髓。疼痛猛然来袭,屠哲大叫杀了老子吧。

    撕裂!对,就是撕裂。

    好像每一颗脑细胞都被一只无情的手撕裂。灵魂深处咔嚓咔嚓的细胞碎裂声让屠哲觉得其实死透了没感觉也未尝不是一件美事。

    但是随着痛楚,脑际轰然开阔,有无穷空间在扩展延伸,嗡嗡然有天音妙出,一股美妙的滋味悠然生出,思维无限壮大,无数银色的丝线于无明处生发,以一种玄妙的轨迹,交织在一起,布满空间。倏然化为天空星域,有无数璀璨的星星悬挂其上,让屠哲沉醉。

    这尼玛,血肉重生?脑域开发?

    这无法想象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使得他如在梦中,不可思议。

    这尼玛这里又是哪?

    这身体还在长啊,一米,两米,五米......十米,一百米,二百米,五百米.....

    身体还在飞速长大。屠哲看着自己的身体,恐惧的浑身颤栗,不禁朝着手中越来越小,此时在他眼里已经小如微粟的狗狗夜玛嚎叫:

    “狗亲——阻止他——”

    西方的大神当初在划分三界的时候,把千个小世界分为欲界、色界、无色界三大部分。

    其中欲界有六个大天。分别是四天王天、仞利天、夜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

    其中四天王天和仞利天属于地居,夜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属于空居,在无量大云上开辟空间,依云而居。

    欲界六天众也是有情众生。所谓有情众生,就是血肉为体,有五欲六入七情之辈。五欲说的是财、色、食、名、睡;六入说的是色、声、香、味、触、法;七情说的是喜、怒、忧、思、悲、恐、惊。总而言之就说的是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感情的生命。

    欲界六天中的第二天仞利天,因为此天天主帝释天以及须弥山和三十二诸小天王不断地和阿修罗众的战争而名闻诸天。(须弥山划分为三十三处,各有一个小天王与其部众眷属居住,名录如左,有兴趣的道友可以看看,没耐心的可以直接略过:1、善法堂天,2、山峰天,3、山顶天,4、喜见城天,5、钵私地天,6、俱吒天,7、杂殿天,8、欢喜园天,9、光明天,10、波利耶多天,11、离险岸天,12、谷崖岸天,13、摩尼藏天,14、施行天,15、金殿天,16、鬘形天,17、柔软天,18、杂庄严天,19、如意天,20、微细行天,21、歌音乐天,22、威德轮天,23、日行天,24、阎摩那娑罗天,25、连行天,26、影照天,27、智慧行天,28、众分天,29、曼陀罗天,30、上行天,31、威德颜天,32、威德焰轮光天,33、清净天。)

    须弥山伫立于广阔无量的海水中。水面以下八万四千由旬,水面以上八万四千由旬,每一由旬就是11公里还多。它像只巨大的火炬插入虚空,第一层有四大夜叉王把守;第二层半山腰有四大天王驻守;最高处就是须弥山顶。山顶中央就是帝释天居住的善见城。城周围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宫殿,是其他三十二小天王为了拜见帝释天方便,临时居住的。

    说起来这三十二个小天王和帝释天的关系也是有远有近,好坏有差。那些关系近的,所居住的行宫就可以有纵广九十由旬的面积,下来的八十、七十......三十、二十,最小的才十二由旬。

    三十二小天王行宫中最小的,要数离险岸天行在所和谷崖岸天行在所。这两座行宫中居住的是最不招帝释天待见的俩兄弟。一个是离险岸天小天王金牧,一个是谷崖岸天小天王金祀。

    金牧和金祀不招帝释天待见,是因为这哥俩不是在地主,而是两个外来的小户。被排挤被挤兑被不待见那也是理所当然。

    金氏兄弟来自东方诸天,是二十八宿中,西方七宿中娄金狗的儿子。

    因为西方七宿处在东方诸天的最西边,和西方诸天接壤,为了学习西方诸天的先进功法和斗争经验,被公派到须弥山来,成了三十二诸小天王中的两员。

    要说这金氏兄弟形貌身姿也算是很拿得出手。起码身量比起其他小天王不差,都是长一由旬,宽半由旬。高大威猛自不待言。无奈出门矮三辈,在这须弥山上,老大也就管管周边天域内的牧业,什么天马、天羊、天牛、天猪的,诸如此类。

    老二金祀说起来是管诸天祭祀的礼官,其实他最大的权力,也就是布置布置场地,倒腾倒腾器物牺牲,和个装卸工也没什么两样。

    三十三天亿万天众,最郁闷的就是说这哥俩呢。

    这一天金氏兄弟正聚在大哥金牧的行宫里说话,守卫宫殿的夜叉头领首陀罗按照俩人的吩咐端上来天须陀酒。

    金祀看到首伽罗亲自伺候着,应当出现的采女一个没见,就疑问道:“首陀罗,采女怎么不见啊?”

    首陀罗张了张嘴,似乎想解释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尴尬而又苦涩地看着金牧。

    金牧吁了口气苦笑道:“老二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须弥山上诸小天王,就咱哥俩是外来户,眉高眼低,酸言辣语的也没少经见。平日里夜叉采女们在外面也是抬不起头来。那些个采女,见识了其他小天王从属,就羡慕的很,心里边对你我也不大恭敬......”一抬头,见首陀罗一脸的汗色,就笑笑,歉意地道:“首陀罗,这话可不是说你,你别往心里去哈呵呵,唉......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采女们在咱哥俩这里不得已,平日里又少了许多赏赐,自然惫懒怠慢,想必一个个的都说是来了月事了哼哼,一帮子采女,都懒得找第二个理由。”

    金祀举着琉璃宝盏,摇晃着天须陀冷哼两声正准备饮用,突然变色,将天须陀泼洒在地。怒声道:“这妙香天哺园的管事,一个奴仆,也这样欺辱我等吗?”

    金牧知道这兄弟比较怨气大,就安慰他道:“算了算了,左右不过是一罐天露罢呵呵”

    金祀大袖一坲:“只是一罐天露?哼哼,三千华露,三千香露,三千玉露,三千果露,三千龙涎,三千佛陀舍利露才酿成这天须陀酒,三千盏即可增加一条龙力,诸小天王哪个不是日饮三百?我看就是怕你我兄弟本事超过他等,否则,就凭一个妙香天哺园的腌臜泼材,也敢如此小觑我等?此等黑得如墨般酒,就是奴仆采女也不见得吃,让他们做吧做吧,总有一天哼哼......”

    就在金祀大发脾气,又无奈地坐下后,看到那做大哥的身形僵硬,表情古怪,不知道做什么。

    嗯?金祀望向金牧,一脸询问。

    啊?首陀罗望向金牧,一脸惊诧。

    哈!金牧忽然喜上眉梢,狂叫道:“兄弟快快快,大哥要有儿子啦哈哈哈——”说着忙不迭一把撩起长袍,露出天柱一样的大腿,就见他膝盖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一个大包来,而且眨眼间就有了小山来大。

    金祀一看,大爷,这是要生了。忙去帮大哥把长袍拴在腰间。对首陀罗大喊:“快取蠲沉疴水来,我要有侄子了哈哈.......”

    首陀罗转身跑向偏殿,飞也似举着一罐蠲沉疴水过来,就见金牧小天王膝盖上的大包已经开始破裂,前后不过十来息,皮肤开裂,宝光冲天,弥漫小诸天,天音浩荡,彩云齐动,万花曼舞,百鸟同唱,异香弥空。这是诸小天王生子时都少见的异象,不仅惊动了周遭三十二诸小天王殿中天众,就连大龙象王伊罗婆那也被惊动,望着满天异象沉思不语。

    帝释天正在帝释天宫中闭目修炼漏尽通神功,忽然睁开眼,对下面道:“来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此时,从金牧膝盖的大包裂口中,跳出一身高半由旬(将近6公里)高年约十二岁的光人来。这光人落地后,怀中还抱着一只半尺长的小狗。正是血肉重生的屠哲和狗狗夜玛。

    屠哲**的身上金光渐散。茫然地看向四周三人。

    尼玛,这是咋回事?

    狗狗倒没有什么惊奇,打量一下金牧和金祀、首陀罗,奶声道:

    “流氓哥,好像是到了须弥山耶,你十有**成天子了喔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