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破神禁制和逃进血肉

    第六章破神禁制和逃进血肉

    三界诸天有多大?谁也说不清楚。

    东方的大神祖神把诸天分为九天或者九霄,共有三十六片天分布其中。西方的大神佛陀也把天分为三十三天。

    不知道东西方的大神祖神和佛陀们是不是一起讨论过怎么样去划分宇宙的界面和无穷多的空间。不过,他们却是一致地把所在的世界大致的分为欲界、色界、无色界,所有诸天各安其中。

    东方九霄为神霄、青霄、碧霄、丹霄、景霄、玉霄、琅霄、紫霄、太霄。神霄之中,有无上神霄九宸大帝主持这个位面的一切。分别是高上神霄玉清真王长生大帝、东极青华大帝、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九天雷祖大帝、清紫微碧玉宫太乙大天帝、六天洞渊大帝、六波天主帝君、可韩可丈人真君、九天采访真君。各各权势滔天,代天以司造化,主宰万灵。

    这其中最厉害的一个,要数雷祖大帝了。原来轩辕氏得道升仙,化为雷精,坐上了神霄玉府九天应援雷声普化天尊的宝座。雷祖大帝不是他。当时的雷祖大帝是浮黎原始天尊第九子玉清真王。

    轩辕氏到了神霄玉府当天,就神秘拜访了雷祖大帝。出来后,玉清真王就宣布,把雷祖大帝之位让与轩辕氏。于是轩辕氏就身兼了雷声普化天尊和雷祖大帝两大帝座。之后玉清真王大笑着离开,据说是追求永生去了。

    其他七个大帝听说了这件事,各各大惊。

    两大帝座归于轩辕氏一人,就意味着整个神霄玉府的所有暴力机器都直接由轩辕氏来掌握了。五方雷帝、五方雷王、雷部五元帅、雷部二十四天君、雷部三十六神将、包括雷公电婆亿万雷兵雷将都成了轩辕氏的部下。虽然其余七大帝手头也有点实力,但是全加起来,也没有轩辕氏的一根毛粗。更不用说三省九司那帮子和暴力机器不沾边的文官了。

    可以说,轩辕氏在神霄中一手遮天,说一不二,无人敢于忤逆其意。

    雷祖天尊知道七大帝战战兢兢,也不屑得理他们。办公在神霄玉府,却住在离雷城两千三百里的碧霄梵气之中修炼。神霄玉府诸事,自有他坐下的三大弟子雷声普化天尊座下大弟子雷霆总司神威荡魔霹雳真君、雷声普化天尊左侍者青雷将军、雷声普化天尊右侍者石雷将军共同打理。

    此时,雷祖天殿所处之处,梵气氤氲,仙山隐隐,天河横空,凤凰之属或翔天外,或栖琅玕;白螭龙属或驾云漫步,或蜿蜒盘旋,诸多天女衣带当风,来往各处。

    雷祖天殿之中,轩辕氏正在和一个一团雾气似的时隐时现的模糊人影说话。

    雷祖淡淡地扫了模糊人影一眼:“采访灵童,采访真君应夲帝之请,让你跟踪采访南方赤天火光震煞雷帝姜由,可有什么发现?”

    采访灵童恭声道:“禀告大帝得知,那姜由自到神霄南部赤天雷帝府上任以来,以修炼为名,置一尊化身于帝府闭关,声言他不出关,任何人不得打扰。其真身悄然离开神霄天界,于诸天中追杀蚩尤分魂。”

    轩辕皱了皱眉:“哦?姜由追杀蚩尤分魂,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为什么要瞒着众人呢?”

    采访灵童道:“小神正要告白。那姜由于今日追上了蚩尤分魂,和蚩尤索要不灭魔身**和一滴魂血。”

    轩辕猛然回身,帝王威严大摄:“此獠意欲何为?”

    采访灵童悚然道:“大帝息怒,那姜由狼子野心,机缘巧合下得到了抵抗蘷鼓的神功**,想必是要练成之后意图不轨。”

    哼!轩辕盛怒,九炁勃发,震得天殿摇颤。

    “此獠脑后反骨,留他不得。你继续说。”

    采访灵童冷汗涔涔:“是大帝。姜由追上蚩尤分魂后,蚩尤为了保护他一个后裔的灵魂不灭,假意与姜由交易,破开虚空送走他的后裔,然后分魂自爆,大伤姜由,神魂俱灭。姜由悄然回归赤天雷府。”

    哈哈哈哈——

    轩辕笑过之后,眉毛拧了拧:“蚩尤那后裔的孤魂又是这么回事?”

    采访灵童道:“那孤魂野鬼,也是来自蛮荒故土,不知为何来到诸天,有一只狗宠跟着,颇是古怪。”

    古怪?

    轩辕思索了片刻,掐指神道了一会,露出笑颜:“你去吧,代我多谢采访真君,改日登门拜访。”

    采访灵童退下后,轩辕招来他的左侍青雷将军,把事情简单一说,道:“刚才夲帝动用本源之炁运行大罗周天连山易算,大概知道那蚩尤的后裔将要到达西方须弥王城,会有一番际遇。夲帝欲一统九霄,为诸天霸主,算来和此人机缘不小。夲帝传你破除神魂禁制的几门法术,把你打入须弥王城,诞生为天子,与那蚩尤的后裔同为兄弟。一切便宜行事。你可晓得?”

    青雷将军呼诺。轩辕一挥手,一道神光飞入青雷识海。然后一指对着西方捺去,只见一个漩涡出现,漆黑的空间深不见底。

    青雷再拜,然后一步踏入漩涡,瞬息不见。

    在蚩尤分魂破开的空间通道中,浓郁如白乳一般的灵魂风暴挟裹着屠哲和狗狗不断的破开黑暗的空间断层向前冲去。

    蚩尤的灵魂自爆后化成的磅礴如海的纯净能量,在挟裹屠哲的同时,破开已经龟裂的灵魂外壳,像海水一样淹没了屠哲的灵魂。霎时间,屠哲的灵魂就觉得轰隆隆炸开,猝不及防下,所有的灵魂能量和他的灵魂融为一体。屠哲几乎经受不住这样的灌输和融合,只觉得自己的意识炸成一片虚无,又瞬间合为一点,巨大的灵魂冲击波,让他的意识不断地崩溃,又不断地弥合。灵魂的剧痛让他凄厉地嚎叫起来。

    而狗狗夜玛却使劲地在他身边尖叫:“流氓哥——,你一定要挺住,这是大补品,吸收之后你的神识会强大的可怕;你要挺不住,就会成为白痴,听到没有——”

    屠哲只感觉狗狗的嘴巴不断的翕张,却听不到声音。他嚎叫不是因为他意志不坚强,而是这灵魂能量的融合太可怕太痛苦了,要比他挨枪子痛苦千万倍。这还只是蚩尤的一缕分魂,只有蚩尤完整灵魂的百分之一。如果是整个灵魂自爆的能量,那不用说了,屠哲就算是意志再坚强,也会被炸得魂飞魄散。

    毕竟,屠哲只具备凡人的灵魂。对于强大到可以形成风暴,破碎虚空的魂力,别说见过,想象都不可能想象到。这样的事情,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就如夏虫语冰,怎么会让虫子理解?

    但是,屠哲这只虫子毕竟不是一般的虫子。意志力之强,远超凡人。尽管灵魂在融合能量时不断破碎,但还是凭着一股倔强与逆天的不甘反复地告诉自己,撑下去,不能白白让始祖魂死道消。

    世上有不平,男儿当杀人!

    始祖的豪气震烁万古,弑佛杀神。我屠哲已经死过一次,再死一次又能如何?

    一次灵魂能量的融合,其奈我何?

    屠哲一边嚎叫,一边抵抗着灵魂的痛楚。渐渐地,挟裹他灵魂的能量开始稀薄,痛楚逐渐减弱。他咬着牙道:“狗亲.....咱们这是......到哪了......”

    狗狗在屠哲的怀里大喜:“流氓哥你能说话啦,太牛叉了,不过......到哪了,狗狗还是吧知道喔......”

    屠哲睁开眼睛,啧,不是眼睛,是神识。他泼洒神识,忽然咦了一声。

    在他的眼前,漆黑的空间隧道不再使他眼晕,虽然忽忽飞过的空间断层仍然让他目不暇接,但是神识所至,却不知道洞穿了几千万里。好像......神识变成了哈勃望远镜,能够看到空间的无限远处。

    嘶——

    这尼玛,这算不算是有了神通了?

    在屠哲痛苦的死去活来的时候,都没有将怀中的狗狗放开。狗狗心里甜蜜的什么似的,见流氓哥醒来,不再嚎叫,还奇怪地咦了一声,就知道他的状况了。狗狗吧唧亲了一口屠哲:“流氓哥,是不是看的好远好远了啊?”

    屠哲道:“岂止是好远好远啊,远的都没有边际了,唉狗亲,你说哥这算不算是有了大神通了?”

    狗狗撇了下嘴巴:“切,别臭美了你,你看得到诸天的最高最远处吗?你看得到空间壁障吗?你看得到诸天节点、虚空道痕吗?流氓哥,做鬼要脚踏实地,不能指望一口吃个胖鬼......”

    屠哲尴尬地张了张嘴,苦笑道:“那哥这算是个什么境界捏?”

    狗狗想了想道:“也就是天眼通的第一层吧,再多也不可能了。”

    屠哲啊了一声:“这才第一层,那得要多少层才能达到最高境界?”

    狗狗撕着屠哲的嘴巴,切齿道:“你这个流氓贪心不足,狗狗我达到第一层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捏,你这一下子就第一层了,都羡慕嫉妒恨死我了都,你还不满足。”

    屠哲呲牙咧嘴问道:“狗亲你达到第一层用了多长时间?”

    狗狗道:“谁耐烦一年年的数?用你们阎浮提的时间来算,大概也就五六千年?七八十来千年?哎呀,反正是很久很久了喔。”

    屠哲一听,差点吐血。

    看了又看狗狗,屠哲就觉得这妹妹怪怪的,那牠活了多长时间了啊?做他的祖宗的祖宗的祖宗都富裕的没边了吧。

    这尼玛,这狗狗是我妹子?

    狗狗看出了屠哲的疑惑,瞪了他一眼:“再看挖出你眼珠子当泡踩。狗狗我很老吗?你们阎浮提人寿命一百,我们一夜就当你们一生。我们寿命七万两千岁,你说我现在才多大?当你妹妹你不吃亏的.....”

    被震撼的屠哲几乎忘了自己还在空间隧道里狂飙,眼神空洞,神神叨叨地在哪里计算,还没等他计算出来,就听得轰隆一生巨响,他和狗狗一下子没入了一片泥浆般的血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