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友谊

    天摇地动,烟尘弥散,许久方才恢复平静。

    寂静!

    诡异的寂静,只有风在呜呜地刮着。

    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半空中,凝聚在那道衣衫染血脊梁却笔直如枪的身影上,他们似是不敢置信,似是已被刚才的一击打懵了脑袋,张大嘴巴,却迟迟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

    目光中,已尽是震惊骇然之色。

    嘶!

    不知谁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本微弱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氛围中却显得那么刺耳。

    “这家伙,简直不是人!”

    “绝境中的逆袭吗?”

    “老天!大王的潮汐道意被他破掉了!”

    犹如炸开了锅,各种惊呼此起彼伏地响起,好像只有这样的呼喊才能宣泄心中的震惊、骇然。

    “竟然在绝境中领悟道一条完整的风之道意,这等领悟力未免也太过恐怖了一点……”青丘狐王喃喃自语。

    “恐怖?我觉得很正常,他应该就是这样的人。”玄睛老鼋王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仿似陈汐干出怎样的惊人之举,他也觉得再正常不过。

    噗!

    一道人影蓦地在半空中现身,赫然便是鲲鹏王,他此刻面容苍白几欲透明,身形摇摇欲坠,步伐踉跄,再也忍不住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望着远处那道犹如血人似的峻拔身影,鲲鹏王瞳孔扩大,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陈汐这一击,不禁斩碎了他的潮汐道意,更是重伤了他,若非他躲避及时,差点就丢掉性命,可即便如此,他也已无力作战。

    “逃!”

    “这家伙太过变态,竟然在转眼间掌控一条风之道意!风之道本就是天地间的大道之一,而我的潮汐道意则是水行大道的一种,简直就像萤火与皓月争辉,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再挣扎下去,说不定就被他杀了……”

    这些念头在鲲鹏王脑海中快速闪过,几乎在瞬间,他便已作出决定,转身就逃。

    想逃?陈汐漠然抬头,心中一动。

    咻!

    一柄玄冥飞剑破空而去,宛如一抹藏匿于风中的匹练,如风似电,在鲲鹏王根本来不及躲闪之际,洞穿其后脑,而后剑光一旋,精准利落地割掉其头颅。

    哗啦!

    血浆喷涌,鲲鹏王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嚎,便即成了一具无头尸体,自半空轰然落地。

    刷!

    做完这一切,陈汐再也不看鲲鹏王的尸体一眼,转身俯冲,方向赫然便是啸月岭山腹之内。

    没谁敢阻拦,因为此刻的陈汐,在在场所有大妖小妖心中,已成了一个杀神,一个一剑斩灭鲲鹏王的强者!

    山腹内。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没有动静了?陈汐不会出事了吧?”端木泽惊疑不定,刚才一股恐怖之极的气流扫过,差点就把山腹给挤垮毁灭,然而此刻,外界却是再没有一个声音响起,诡异般的寂静。

    杜清溪和宋霖同样惊疑不已。

    “完了……陈汐死了,咱们也要被炼成丹药了,早知道如此,他应该先救了咱们,再去跟那头鲲鹏王战斗,如今倒好,希望破灭了,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慕容薇失魂落魄,如丧考妣。

    “闭嘴!”端木泽痛骂道。

    “无耻!”宋霖不屑开口。

    一时之间,带着浓烈火药味的争吵再次上演,因为对战斗结果的未知,因为气氛的寂静沉闷,每个人的心中的阴郁和愤怒都再也按捺不住,彻底爆发,犹如火锅浇油,越演越烈。

    便在这时,一阵沓沓的脚步声响起,房间内的吵骂声骤然消失,寂静之极,只有那越来越接近的脚步声在回荡。

    “完了,要被抽血噬魂了。”慕容薇不敢看,吓得花容惨淡,闭上了眼睛。

    包括杜清溪三人在内的其他人,也都是心中惊慌不已,随着那脚步声的接近,心跳也是莫名地加快,砰砰作响,跟擂起大鼓似的。

    一道人影缓缓来到门前。

    他血染衣衫,头发披散,浑身兀自逸散出一丝丝扑鼻的血腥味,可他的脊梁依旧笔直如枪,眼眉间依旧平静淡漠,身上那宁静平和的气息,仿似冲淡了牢狱中的沉闷与压抑,令人的心情也不由变得安静起来。

    “陈汐!”

    “你……没死?”

    “这是真的?”

    当看清来人的模样,杜清溪、端木泽、宋霖三人皆愣了楞,似是不敢置信,半响才发出一阵惊呼,心情已是激动万分。

    看着三人发自肺腑的激动和那欣喜若狂的神情,陈汐无声地笑了笑,拎着庚金剑竹斩碎铁柱上的粗大锁链,把杜清溪等人一个个救了下来。

    由于真元被封,他们被关押这里身体早已虚弱不堪,甫一获得自由,身体歪歪斜斜的,竟是差点跌坐在地上。

    “你……你不会真的杀了鲲鹏王吧?”远处的苍滨满脸的狐疑,似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咱们已经获救了,等回到龙渊城,我要多准备一些礼物赠给陈汐,可不能让他白忙活一场。有功就要赏,不是吗?”慕容薇活动了一下筋骨,又恢复了那股矜持模样,骨子的高傲令她说话时,总带着一股高人一筹的施舍味道。

    陈汐没有理会两人,看着杜清溪三人,点头说道:“鲲鹏王已经死了,不过那青蟒王恐怕还在附近,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还有一点陈汐没说,那就是在施展出最后那道虚无风剑之后,他的真元也已彻底枯竭,身体又饱受伤害,已是再无一战的可能,此刻他已是强弓之末,纯粹靠着极大的毅力在强撑着。

    “先等等。”杜清溪突然来到陈汐身边,俯身在他耳畔:“手中之剑借我一用。”

    陈汐一怔。

    就在他一愣神的时候,杜清溪已是极为自然地拿过他手中的庚金剑竹。

    “咦,清溪姐,你拿剑做什么呀?”慕容薇疑惑道。

    扑哧!

    就在她说哈的时候,杜清溪一挥庚金剑竹,直接削掉了她的脖子上,喉咙瞬间被切开一个大洞,血流迸射,她睁大眼睛,似是不敢置信,身子却已是软到在地,不停地抽搐着,气绝身亡。

    杜清溪没有注意到这些,割掉慕容薇的喉咙后,她手中的庚金剑竹余势不减,又是一剑刺向苍滨。

    “你敢!”

    苍滨早已察觉不妙,见状猛地朝后退去,不过他真元被封,身体孱弱,倒也逃不快。而一侧,端木泽和宋霖早有默契似的,一左一右,包夹而上,封死他的退路。

    “你们……”

    扑哧!声音戛然而止,苍滨捂着自己的喉咙,直至倒地身死,他的眼神依旧怨毒地盯着杜清溪,似是没想到这个一直沉默无言的清冷女人竟会如此狠辣无情。

    杜清溪两剑斩杀掉慕容薇和苍滨,吓坏了其他三个人,他们皆是跟随苏娇进入南蛮冥域中的,换句话说,原本就是跟杜清溪他们属于敌对阵营,此刻自是担心杜清溪再把他们也灭口了。

    “薛景、莫寒、翟宏图,今日我不杀你们,回去告诉苏娇,告诉慕容薇和苍滨的家族,人,是我杜清溪杀的,想要报仇,就冲我来!”杜清溪冷冷望着三人,一字一顿道,语声冰冷,铿锵有力。

    “还有我。”

    “算我一个。”

    端木泽和宋霖齐齐开口,说完两人相视一笑。

    陈汐心中一惊,抬眼看了三人好一会,说道:“谢谢了。”

    他自然之道杜清溪三人为何要这么做,因为他们要证明给自己看,要用这种决然的行动,来帮自己分担这些人背后势力带给自己的压力。

    “我还以为你会大吃一惊呢,想不到你远远比我想象中的要镇定。”杜清溪笑道,把庚金剑竹上的血渍抹去,倒悬剑柄,还给陈汐。

    “既然已经发生了,吃惊有什么用。”陈汐接过庚金剑竹,目光望着三人,缓缓说道:“更何况,我前些日子已杀了柴乐天和俞浩白,早已不惧一切。”

    “杀了就杀了,以前我对不起你,以后我可不能再对不起你了,你把我当兄弟,我端木泽再对不起兄弟,就是连猪狗也不如了。”

    “死的好,我早就想宰了他们!”

    “死了?死了就死了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所有的事情咱们一起面对就是了。”

    闻言,杜清溪三人一愣,随即几乎同时开口,内容不同,却都表露要跟陈汐同进同出,话一说完,三人互视一眼,皆忍不住笑了。

    “走吧。”

    陈汐心头一暖,他觉得这次救助杜清溪三人是正确的,不仅弥补了心中愧疚,还挽回了友谊,得到了尊重和信赖。

    这种感觉很舒服,是陈汐自幼至今第一次感受到的友谊之美好。

    孤苦伶仃太久。

    被同龄人挖苦讥讽太多。

    自然也就愈发地渴望这种来之不易的感觉。

    这一刻,陈汐是开心的,他不善于表达,只有在心中暗暗记下,烙印在心中。

    “陈汐小友,老夫玄睛,携好友青丘,前来拜会道友。”

    就在陈汐等人要离开之际,玄睛老鼋王和青丘狐王翩然而至,玄睛老鼋王笑吟吟拱了拱手,声音温和,令人如沐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