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战鲲鹏王

    此人甫一出现,一股铺天盖地的妖气便疯狂涌现,化作滚滚黑雾,缭绕在他的身体四周,气势骇人之极。

    “鲲鹏王!”

    杜清溪失声惊呼,飞快说道,“陈汐你要小心,这家伙炼体、炼气修为都有紫府圆满境界,实力丝毫不弱于寻常黄庭修士!”

    炼体炼气双修?

    还都是紫府圆满境界?

    望着十几张外的黑袍鲲鹏王,陈汐心中暗自一惊,竟然和自己一样炼体炼气双修,不过他的修为可是高出自己太多了,这下恐怕危险了。

    “青蟒,你先回炼丹室照看炉鼎,这里就交给我了。”鲲鹏王傲然而立,淡淡吩咐道。

    “大哥,这家伙杀了墨蛟,决不能放过他!”青蟒王怨毒地瞥了陈汐一眼,便即转身离开。

    “你很不错,紫府初境的修为,却能领悟道意境界的武道修为,想必在你们人类修士中,也是个颇为罕见的天才。”

    鲲鹏王目光幽幽地盯着陈汐,似是已把陈汐的底细都已看穿,轻声说道:“不过,你还远远不是我的对手,虽说我们妖类的领悟力远远要逊色于你们人类,但是,我已修炼万年之久,无论是炼体、炼气,还是武道修为,都要远远深厚于你,所以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无论再挣扎,你也是必败无疑。”

    修炼万年之久!

    陈汐心中再次一凛,鲲鹏一族,本就是荒古时期恐怖之极的强横存在,传闻那些血脉纯正的成年鲲鹏,足足有几千里之大,张开翅膀,更是能把天都遮住,张口吞山噬海,挥翅能上青冥!

    眼前的鲲鹏王虽不比其祖先那么令人恐怖绝望,但也是极为强悍的存在,修炼上万年啊,再愚钝的生灵,历经这漫长的岁月恐怕也都已成长为霸据一方的强者。

    “不要听他胡说,鲲鹏一族虽天赋异禀,但资质却是极为不堪,一万年的时间才修炼到紫府圆满境界,就足以证明这一点。若换做是荒古时期,这家伙在鲲鹏一族中,充其量也只是个刚学会走路的婴孩。”宋霖急忙开口道。

    鲲鹏王并不恼怒,神色阴冷如故,波澜不惊,轻声说道:“你说的都对,但是,说这些都没有意义,不是吗?”

    的确没有意义,陈汐承认这一点,因为一个事实摆在面前,鲲鹏王是在场修为最高的,也是最恐怖的,这点谁都无法否认。

    “说这么多,其实我也是不忍杀你,起了怜才之心,希望你能够成为我的手下,跟随我一起共创大道,傲啸天下!”

    鲲鹏王认真说道:“当然,如果你拒绝,我今天肯定杀死你,毕竟你的领悟力太吓人了,一旦令你成长起来,必定成为日后大患,不杀了你,我寝食难安。”

    杜清溪等人齐齐一怔,似是都没有想到鲲鹏王如此看重陈汐,“不可能!”陈汐想也没想,断然拒绝。

    “你不多考虑一下?”鲲鹏王问道。

    “不用考虑,跟着你无疑是助纣为虐,祸害天下,我陈汐虽非悲天悯人的圣贤之辈,但也拥有自己的证道之心。你给出的路,不适合我。”陈汐一字一顿说道。

    这一刻,陈汐突然感觉鲲鹏王带给自己的压力被冲淡了许多,仿似这一番话与神魂产生了共鸣,令自己的道心愈发磐固坚韧,通明豁达。

    “好!大道三千,各有各的路要走。可惜,你今日终究要殒命于自己的道途。”

    鲲鹏王叹了口气:“若你担心波及你的朋友,就跟我出来吧,放心,既然是战斗,我就堂堂正正地杀了你,令你死也死个明白,决不会偷袭于你。”

    说罢,鲲鹏王黑袍一挥,妖雾弥漫中,已是朝山腹外飘掠而去,竟是再没看陈汐一眼,好像根本就不担心陈汐会不来。

    “陈汐,不要去,你赶紧逃吧,不用管我们。”鲲鹏王一离开,杜清溪就急忙说道,清眸中尽是担忧着急之色,真挚诚恳。

    “对!逃,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等死就死了,你可不能因为此事,葬送了自己性命。”

    “清溪说的没错,你远非那鲲鹏王对手,还是赶紧逃吧。”

    端木泽和宋霖也几乎同时开口,神色坚决认真。

    “你们……怎么能这样?不试一试怎么能知道?陈汐一走,咱们岂不是都要被炼制成丹药?你们愿意,我可不愿意!”一侧,一直没有开口的慕容薇尖叫开口,她来自龙渊城青木学院,容貌秀美,楚楚动人,然而此刻她却是神色变幻不定,眼眸中有着一丝愤怒。

    陈汐还记得,慕容薇和俞浩白,以及杜奎杜泉这对双胞胎兄弟一样,一直唯柴乐天马首是瞻,言听计从,在南蛮冥域中虽没有为难过自己,但是在柴乐天为难自己时,她却是在一旁推波助澜,像一个只会摇尾巴讨好柴乐天的奴仆似的。

    如今,杜奎杜泉两兄弟死在剑仙洞府,柴乐天和俞浩白也已死在自己手中,只剩下了慕容薇一个人。

    原本陈汐还颇为同情她的遭遇,但是现在听了她的话,心中却是一阵不舒服。

    “慕容姑娘说的没错,陈汐,大伙的命如今都掌握在你的手中,你可莫要辜负大家的希望啊。”一旁,苍滨也大言不惭地开口了。

    “卑鄙!他妈的,坑害我陈兄弟的时候有你们,现在又想把他的命都给坑了?没门!”端木泽气得破口大骂。

    “苍滨,我记得你跟苏娇似是恨不得杀了陈汐吧,你现在这么说,不觉得无耻吗?”宋霖也是恼怒不已。

    见杜清溪也要开口,陈汐再也忍不住,开口制止:“不要说了,我此次本就是为了救你们而来,大不了是一死罢了。不过,不拼到最后,我却是决不会放弃的!”

    话音未落,陈汐的身影已是化作一抹风,飘然离开。

    啸月岭上空。

    黑云滚滚,妖气纵横,鲲鹏王负手立在虚空之中,身上的妖气狂舞呼啸,黑袍猎猎作响,气势滔天!

    “大王!”

    “大王要出手了吗?”

    地面上、山岩上……啸月岭方圆百里内,此刻正有无数道目光朝此汇聚,望向空中那抹犹如睥睨天下的君王似的傲岸身影。

    嗖!

    片刻后,又是一抹流光闪动,一个瘦削峻拔的少年出现在虚空,与鲲鹏王只有百丈之遥。

    “啊,竟然是那个人类少年!”

    “这家伙在千幻迷踪阵中可是厉害之极,咱们的兄弟足足有几百号都死在了他的剑下,实在可恶!”

    “我听说墨蛟大王好像也被他杀了,不过,如今咱们大王出手,这人类少年必死无疑。”

    看到陈汐,附近的妖类又是一阵窃窃私语,望向陈汐的目光中有着震惊、不屑、怜悯、仇恨……不一而足。

    “最后给你一个机会,要不要归顺于我的麾下?”鲲鹏王碧油油的目光宛如两道绿色闪电,霍然落在陈汐身上,声音尖细,却带着一股杀伐果断的气息。

    “要战就战,无需多言。”

    陈汐神色平静道,右手紧握庚金长剑,八柄玄冥飞剑犹如一群游鱼一般,在身体四周游走逡巡,严阵以待。

    这是一场堂堂正正的战斗,一切阴谋伎俩都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粉碎,拼的就是实力、勇气、武道修为。

    对陈汐而言,这一场战斗更是他修炼至今遇到的最为恐怖的一个对手,神经紧绷的同时,一股炽热的战意也是在内心迸涌而出,他的眼眸冰冷一片,全身的气机却是沸腾如烧,脑海中空灵一片,尽是那犹如熔浆似的滚烫战意。

    斗志昂扬!

    “好!能够释放出这等纯粹悍猛的战意,的确有资格与本王交手。”

    鲲鹏王仰天长笑,声音中蕴含着一丝霸道凛冽的杀意,落入附近那些妖类耳中,不亚于雷霆灌耳,震得鼓膜都要碎裂一般。

    措不及防之下,陈汐只感觉心中犹如被重锤砸了一下,全身气机差点就要崩散紊乱,连忙运转真元,寒冷如冰的真元很快便把一切异状驱散一空。

    这家伙杀意竟是如此浓郁,若是换做以前的自己,恐怕只听他的声音,便即会气机紊乱,气血爆裂而亡吧?

    不过,能跟这样级别的敌人交战,才最痛快!

    陈汐非但没有惊惧,胸腔间的战意愈发浓烈,目光愈发冰冷纯粹,率先发动攻击。

    嗡!

    庚金剑竹通体雷芒闪烁,更有一丝丝玄冰似的气流弥漫表面,一眼望去,三尺长的庚金剑竹,仿似已化作一条充斥着雷霆之力的玄冰螭龙。

    刷!

    陈汐从原地消失,下一刻便即出现在鲲鹏王面前,庚金剑竹如电刺出,整片虚空仿似刮起了狂暴肆虐的飓风,鞋带着绞碎一切的恐怖力量,朝鲲鹏王席卷而去。

    这一击,陈汐没有留后手,拼尽全力。

    “太弱!”鲲鹏王双臂一振,两掌之间已是多出一条滚滚大河,河水漆黑,滚滚涌荡,宛如潮汐潮落。

    哗啦啦……陈汐的全力一剑,已蕴积着风之道意、却犹如泥牛入海,竟是被这条黑色大河轻易抵消一空!

    刷!

    陈汐一击不中,身子暴掠而退,心中已是震惊之极,这,这是什么功法?